本篇為真人同人衍生,所有內容純屬虛構,與真實人物無關
請勿以本文內容告知文內所提之人物與相關人士或一般向FANS



討厭過生日的,可不只有女人。
男人也是,到了某個歲數上,總是會很不想面對生日,因為體能啊、生理機能的,確確實實的隨著年齡的增長在下降。
尤其對男人來說,某個地方要是「不行了」,可是最叫人受傷的。
一般而言,最瞭解男人那個地方的衰弱的通常不是本人,而是老婆。
所以說,星野英彥總認為,日本之所以會有這麼多「無性夫妻」,並非因為生活的枯燥乏味或是老公外頭有女人,而是男性並不希望自己男性機能的衰退被人瞭解的太清楚,就算對方是自己的妻子。
不過星野夫婦並非無性夫妻,因為星野並不會太執著於男性雄風是否不復盛年,而且自己的妻子也不會拿這種事情來說笑,適當得以鮮花、甜言蜜語、自己親手做的大餐來增進夫妻之間的生活情趣更是他維持幸福婚姻的法門。
之所以會這樣一方面是因為認真的天性使然,二方面極有可能是因為兩個生活混亂的負面案例所致。
不過這兩個負面案例現在都擁有了幸福的家庭,而星野依照二十多年來相處的經驗認為,這兩個案例絕對都是「無性夫妻」的統計數字之外的人類。
至於維持的方法,應該跟星野不太一樣,他也沒什麼興趣打聽,畢竟閨房中事就算是再好的朋友都不方便主動詢問的,酒足飯飽了想說的自然會說,這就是男人的友情。
男人的友情跟夫妻的感情是不同,維持的方法自然也是不同的,星野是這麼認為的。
至少,男人友情的維持方法,絕對不存在著「甜言蜜語」這一項。
所以,當他聽到那句話時,差一點就把嘴裡的酒噴到桌子上。

「我會永遠待在你身邊。」
說出這句照理說應該是對老婆或是女友說的話的人,是櫻井敦司。
對象是本日壽星,從今天開始就要43歲的今井壽。
此言一出,本日壽星用著一如往常的特殊笑聲「Hyayaya」的笑的很開心,其他人則是瞬間愣住。
「咳、咳、咳……」星野忍著不把嘴裡的酒噴出來,卻把自己給嗆到了,而造成他嗆到的罪魁禍首則擺出了關心的態度望著他。
「你還好吧?hide?」對於自己所投下的言語炸彈毫無知覺的櫻井敦司關心的詢問著,星野揮了揮手示意無妨,敦司說了句「別喝太急啊。」然後又幫他把杯子倒滿。
櫻井敦司,不只是個酒鬼,酒吞橫綱,還是個勸酒狂。
星野好不容易順過氣來,有些怨恨的瞪著這個害他嗆到的罪魁禍首,但是櫻井早就轉移了注意力,幫同席的Kiyoshi敬酒,星野可以看出Kiyoshi的笑容有點扭曲,而另一位同席者AKAKI則發出了「櫻井先生跟師匠的感情真好啊!」的慨嘆。
「哎呀呀……」發出低低的感嘆的是坐在自己身邊,同時也是席中最年長的Anni,正用著有點看好戲的表情望著那兩人。
「這算是獨占宣言嗎?」坐在另一邊的U-Ta低聲的對星野說著,星野跟Anni同時苦笑。
的確,有點像是獨占宣言啊,對Lucy的兩位發表的今井獨占宣言。
今井壽43歲生日酒會,參與者不多,就Buck-Tick的成員,Lucy的成員,以及半途被今井叫來的AKAKI,以及幾個感情好的朋友。至於今井壽的新婚妻子,有著正當職業,實在不能跟這群一旦錄音完就無所事事的男人喝到天亮,所以沒有參加。
而某方面來說,Buck-Tick的成員跟Lucy的成員,存在著一些矛盾。
這種矛盾的肇始者自然是兩者共通的成員今井壽,不過他本人對於這種狀況根本毫無所覺,或者說是置之不理也可以。
因為自今年初結束了天使的巡迴之後,就不斷的有消息說Kiyoshi想把今井拉去做Lucy,不過巡迴結束的時候今井說自己曲思泉湧,要繼續準備Buck-Tick下張專輯,因此Lucy自然是沒辦法有半點動作。
雖然今井是這麼說的,Buck-Tick的曲子還是放置了半年多才終於開始有進展,期間完全是在偷懶!
這段期間Buck-Tick的成員偶爾也會在各個場合,像是酒店裡頭跟Kiyosui偶遇,他就會詢問Buck-Tick的新曲進展如何,或者是透過某些相熟的編輯來詢問進度,但是根本沒人可以給他答案,因為進度都在今井壽的腦子裡!而今井壽本人只會告訴Kiyoshi說「我正在作Buck-Tick,Lucy再說啦……」這種根本就是推託的話。
Kiyoshi自然萬分的煩惱著Lucy不知何時才能再開,對著Buck-Tick的成員們偶爾會投以哀怨的眼光。
這根本就是本末倒置嘛!
不過基本上他們碰到的機會也不多,所以很多狀況也都是側面傳來,大家也不甚在意,但是今天大家全碰在一起,新單曲快要發行,新專輯也弄的差不多了,Kiyoshi自然拼命的鼓吹今井快去作Lucy,大有想長期搶走今井壽的趨勢,才讓櫻井敦司說出那句話。

我會永遠待在你身邊。

真的是噁心到了極點!
與其說是「永遠待在今井壽身邊」,不如說是「今井你別離開我」吧?不愧是櫻井敦司,居然可以面不改色的說出這種噁心的話,這種鬼話就算是把他星野英彥灌醉了都不可能說出口,但是櫻井敦司卻有辦法用著像是「太陽是從東邊升起的」這種理所當然的語氣說出來,然後繼續理所當然的喝酒聊天。
從這方面來說,櫻井敦司真的是個奇葩。
星野斜眼望著說完了噁心的台詞敬完了酒又沉默下來繼續喝的櫻井敦司,發現他視線的櫻井對他笑了笑,拿著酒杯的手伸向他,似乎是要跟他乾杯。
星野橫了他一眼,怪罪他剛才讓自己嗆著,但是依舊遞出了杯子,跟櫻井的酒杯碰了下。
然後,眼前多出第三個杯子,Anni也把酒杯往前伸。
接著是第四個,U-Ta也遞了出來。
四人相視一笑,低低一聲「乾杯」,酒杯發出了清脆的聲響,回到了主人的唇邊。空中這時才又多出了一個酒杯,酒杯的主人用著有些發直的眼神瞪著他們四人。
「……」星野這次沒有嗆到,但是多少覺得喉嚨有點發緊,因為今井壽那種眼神彷彿在控訴他們四人排擠他,而那個才做了「永遠待在你身邊」宣言的男人,則用著流暢的動作把酒瓶抄了起來,把今井半滿的杯子倒滿,再一次的,把自己的酒杯遞出去。
然後,這次是五個杯子碰在一起。
接著,Kiyoshi不甘示弱的跟岡崎一起向今井敬酒。
星野一邊啜飲著杯中的酒水,一邊望著眼前的一切,總覺得眼前的景象曾經無數次的上演過。
從以前學生時代,後來出道,大紅,沒落,到現在。
當然,酒會會有各式各樣的理由,也會有各式各樣的成員,就如同一句老話「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一般,有些人因為各式各樣的理由,從酒會中永遠的消失了。
但是,也有一些不變的東西在。
比如說,他們五個。
但是,也沒人能保證這些不變的東西可以維持多久。
櫻井敦司那句話是個太過無謀也太過勇敢的承諾,反正他的承諾也是屬於不能相信的那種。
但是,如果成真了也不要緊吧?
就如同夫妻生活需要某些情趣以及新的刺激,男人的友情有這種噁心的承諾也沒關係吧?
抱持著這樣的想法,星野把酒杯遞到櫻井敦司眼前。
「敬你那句噁心的話。」
然後,櫻井敦司用著比少年時代還要沒有陰影的方式,笑了。


後記:

資料來源:D大的部落格,ASAKI的BBS。
場景,今井壽43歲生日酒宴,參加人確認有櫻井敦司跟ASAKI,其他人員不敢保證,都是我自己虎爛的。ASAKI在自己的bbs上爆料說,S氏在今井的生日酒宴上做了「俺はいつでもおまえの側にいる」宣言,並且被ASAKI列為本日金句。

 

創作者介紹

某冬的普級窩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