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Font Definitions */ @font-face {font-family:新細明體; panose-1:2 2 3 0 0 0 0 0 0 0; mso-font-alt:PMingLiU; mso-font-charset:136; mso-generic-font-family:roman;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3 137232384 22 0 1048577 0;} @font-face {font-family:"\@新細明體"; panose-1:2 2 3 0 0 0 0 0 0 0; mso-font-charset:136; mso-generic-font-family:roman;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3 137232384 22 0 1048577 0;} /* Style Definitions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so-style-parent:""; margin:0cm; 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none; font-size:12.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新細明體; mso-font-kerning:1.0pt;} /* Page Definitions */ @page {mso-page-border-surround-header:no; mso-page-border-surround-footer:no;} @page Section1 {size:595.3pt 841.9pt; margin:72.0pt 90.0pt 72.0pt 90.0pt; mso-header-margin:42.55pt; mso-footer-margin:49.6pt; mso-paper-source:0; layout-grid:18.0pt;} div.Section1 {page:Section1;} -->

本篇為真人同人衍生,所有內容純屬虛構,與真實人物無關
請勿以本文內容告知文內所提之人物與相關人士或一般向FANS

 


語言是種不可思議的東西。

最基本的就是拿來傳遞人與人之間的意念以及情感了,不過往往也有很多「弦外之音」隱藏在語言裡頭,能夠將這些弦外之音明確的理解的人就是所謂的聰明人。

不過樋口豐認為,更聰明的,是能巧妙的運用語言、使用語言的人,尤其是可以把那些弦外之音啊、雙關語啊什麼的用的淋漓盡致的人。

基於這樣的理念,他一直認為櫻井敦司是個聰明人。

二十多年來的音樂生涯,說真的,U-TA也並非沒有想過要填填詞什麼的,不過每次自己偷偷寫完之後看了櫻井敦司的詞就會暗自垂淚,然後把成品送進碎紙機裡。

人果然還是應該只做自己適合的事情才對,就如同星野所秉持的原則一樣。

不過偶爾作一下不適合自己的事情不也很可愛嗎?反正又不會給別人造成困擾,就如同他並不負責合音,眼前沒有麥克風,所以可以跟著敦司小聲的唱歌也沒關係一樣。

今年也破了四十,爆竹中唯一一個未婚男人這樣想著。

不過可愛歸可愛,不能用歸不能用,才能不及人家就是不及,更何況今井的曲子很多都極難填詞,像這次就把敦司搞到連續失眠壓力破表,這也是所謂有能者必須背負的東西吧?

不過基本上單曲已經完成,專輯也大致搞定,總算是可以鬆口氣了。

因此,稍微放縱的慶祝一下團長大人的生日,應該是不為過的,至少不用跟前次哥哥生日時那樣慘,還得先完成進度才能出來慶生。

不過所謂的放縱,也跟「一般性爆竹酒會」沒什麼兩樣,頂多就多了個生日蛋糕,然後今井三五好友連同招換獸叫一叫就喝開了。

但是,也許是年紀大了吧?U-TA覺得,大家的話都比以前來的多了。

以往呢,常常一群人悶不吭聲的喝,尤其是敦司,那個喝法簡直是把自己當成酒缸在倒。

現在大概是年紀大了,喝酒多少有點節制了,話也多了起來,一群中年男人聚會總是會不斷的「想當年」。

不過依照現在的成員來說,那個「想當年」有點危險。

酒會的成員,以壽星今井壽為中心,圍繞著BUCK-TICK以及LUCY的成員,他老人家專用的招換獸,以及感情好到可以彼此吐嘈的朋友們。

以二十多年來的相處經驗,本能告訴他這完全是有著王子病的團長大人下意識挑選了會把他當成手掌心的寶在捧的成員,不過說真的,其實只要是對今井壽認識稍深的人,不知為何都會把他當王子服侍就對了。

至於這個成員有點「危險」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的「當年」多少造成了一些危機,而在這種回憶人生過去展望未來的生日酒會上「想當年」當然就很容易帶出某些危險的話題。

其中最危險的話題自然是Buck-TickLucy的團務問題。

U-Ta依稀記得04年那時,今井不聲不響的跑去跟Kiyoshi他們組了Lucy,以為團長大人依舊在偷懶的Buck-Tick成員們悠哉的日子被丟下了一個悶雷。

雖然他們團長大人另外祖團並非沒有前科的事情,而那些團也往往就逐漸的消失在今井壽的過去回憶之中,但是這次Lucy的成員讓U-Ta相信這個課外活動應該會持續下去。

畢竟從很久以前,今井就一直說想要跟HIDEKiyoshi組團試試看了。

後來千葉給他們帶來了Lucy某次練習的錄音,一邊碎碎念著希望Buck-Tick的成員也管管今井,說他要作Lucy也沒關係,別把Buck-Tick放著不動,一邊哀嘆著他根本管不動今井壽之類的話。

然後,有人爆發了。

那種爆發並非火山式的爆發,而是靜靜的,宛如黑洞的侵蝕式怒氣擴散。

一邊靜靜的聽著Lucy歡快到近乎吵鬧的練習狀況,一邊聽著千葉抱怨的櫻井敦司,笑了。

U-Ta敢發誓,那絕對是他跟櫻井敦司相處二十年來,出現在他那張美麗的臉上最恐怖的笑容。

「那,乾脆都來solo吧。」

「耶?」

「反正今井他都跑去另外組團了,我們乾脆就來solo怎麼樣?都組團要二十年了,都還沒有作過solo,這也很奇怪吧?」

現場成員面面相覷,都很明白敦司他一定是極端火大了才會做出這種結論。以往不論今井如何組團亂跑,櫻井敦司始終保持著穩定的態度未曾試圖作任何個人活動,頂多也就跟著今井跑去組了那個Schwein,與其說是另外組團不如說是把今井給扯住。一直以來也有人問敦司為何不進行個人的音樂活動,也始終被他用一句「懶」給打發了過去。

不論敦司不solo的出發點到底是什麼,但是身為Buck-Tick中人氣最高者拒絕solo的舉動確實對於整個團的穩定性有很大的助益,特別是在他們那個沒有自覺的團長總是亂跑的狀況下,如今,櫻井敦司卻主動開口要solo……

基本上這種狀況應該是全團要共同抵制的大危機,但是這時星野一句話卻把整件事情給敲成了定案。

「好啊,我也想跟別人合作看看,應該會很有趣。」

事情就這麼決定了。

能不決定嗎?團長跑了,主唱氣了,剩下的作曲者以不知道看狀況的態度贊同了。

不過U-Ta也並非對solo的事情有著很大的抗力,畢竟跟別人合作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老是窩在Buck-Tick裡頭固然安心,但是跟外人合作也有其新鮮感。

只是那段時間Buck-Tick真的是搞到風雨飄搖,五個人全部solo,敦司一副想看看自己到底能作多少事情似的還跑去演了電影,更恐怖的是暫停solo時的惡魔場巡演,這兩人依舊冷戰不止,就連排練時需要的協調也不肯面對面溝通,而是「U-Ta,幫我跟今井說。」、「U-Ta,幫我跟櫻井說。(老天爺!他真的稱呼敦司為櫻井!)」,搞的U-Ta差點想要拉著他們兩人坐下來說「我求你們合好吧。」

不過,這一切總算是塵埃落定了。

應該啦……

基本上,現在只是回到了老樣子,大家依舊懶懶散散,團長也還沒開始亂跑(對,是還沒開始,沒人敢保證他何時會開始),甚至令人震驚的完成了下張專輯的製作,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大概就是下一期偷懶期的開始了。

這實在是糟糕的自覺。

而慘的是這不只是自覺恐怕也是公認的事實,Kiyoshi似乎也有這樣的想法。

Buck-Tick的新專輯都快要差不多了吧?那我們可以準備作Lucy了吧?」Kiyoshi擺出了虎視眈眈的態度想要預約接下來今井的檔期,藤井麻輝似乎也打算鼓吹今井跟他合作,要不是麻輝今天沒空來,不然現場的狀況應該會很精彩。

不過,現在就已經不怎麼有趣了。

因為自從Kiyoshi開口跟今井提Lucy的事之後,櫻井敦司,就回到了他那沉默的酒吞橫綱狀態之中,一杯杯的把酒往嘴裡倒。

雖然U-Ta知道敦司不可能當著這種場合進行任何抗議或是發怒,但是看著還是頗叫人心驚的。

「那個……A-chan,你還好嗎?」

「嗯?我很好啊,怎了?」被U-Ta沒頭沒腦的這麼一問,敦司也很快的回以禮貌而溫和的微笑,能有這種反應看來也不是很生氣才是了。

「沒有,只是……你不要太在意嘛,反正我們的進度也差不多了,今井他去作Lucy也無妨啊。」U-Ta靠在敦司身邊小聲的說著,敦司回以似乎有些扭曲的微笑。

「我不在意啊,一點都不在意。」

不在意才有鬼……

似乎也有人發現櫻井敦司臉色不善,把話題給扯到了別的地方,問大家有沒有要送給壽星的禮物或是祝福之類的,一群人這才想到他們坐下來就只顧著喝酒,蛋糕沒開蠟燭沒點禮物沒送,才手忙腳亂的把生日會上最起碼該有的基本形式給擺出來。

吹完了蠟燭之後一群中年人一邊笑鬧著一邊開禮物,基本上有些成人級的禮物是不適合拿出來行諸文字,因此我們略過不提,但是不管是什麼禮物,都在櫻井敦司說出那句話的時候相形失色。

「我沒有帶禮物。」櫻井敦司微笑著這麼說。「不過,我可以給你一個保證。」

「啊?」這是已經喝到快茫的壽星的回應。

「俺はいつでもおまえの側にいる。」

然後,壽星笑了,其他人卻楞了。

U-Ta相當努力的去思考這句話所代表的意義,的確,的確就是表面上所指的「無論何時我都會待在你身邊」沒有錯,但是,在今井的生日這樣說對嗎?

這聽起來相當的適合解釋成「無論是貧窮富有,或是健康生病,我都願意待在你身邊」之類的結婚誓詞,不過這在他們兩人之間應該不通用,所以應該要解釋成「無論你想怎麼作,我都會待在你身邊」,甚至是「你休想搞鬼,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盯著你」,或者是「你別想甩開我,我會一直跟著你的」之類的。

這算是在對Kiyoshi宣戰嗎?「會一直跟在今井身邊,所以不准他去作Lucy」?或是「會一直跟在今井身邊,所以你休想要他去作Lucy」?還是「會一直跟在今井身邊,所以去作Lucy也無妨,反正他會回家!」?

「這算是獨占宣言嗎?」U-Ta對星野低聲的詢問著,星野也只能回他一個苦笑。

U-Ta有點不敢繼續想下去了。

本來他還在慶幸麻輝沒來,狀況不至於太混亂,現在他更慶幸今井的新婚妻子沒來,不然恐怕並不是混亂就能了事的……

而讓U-Ta這麼煩惱的罪魁禍首,居然一派悠然的在跟爆竹中最My Peace的星野喝酒乾杯。

有點火大,但是U-Ta還沒發作,Anni就把杯子湊了上去,U-Ta想了想,也跟上去碰了杯子。

清脆的酒杯聲響似乎把U-Ta那種無聊的煩惱給敲散了,算了,就當作是獨占宣言或是宣戰佈告吧,那又怎樣呢?反正也不關他們的事情啊。

這麼想著的U-Ta快樂的把酒送進嘴裡,然後差點一口噴出來。

因為剛剛沒跟他們乾杯的團長、壽星、王子樣,正用著「你們排擠我……」的哀怨眼神瞪著他們。

然後,他們團中的主唱,美人,魔王樣(外表),則流暢的抄起了酒瓶,幫王子把酒杯補滿,再次乾杯。

的確,還是五個人乾杯的感覺比較對。

不管敦司那句話的弦外之音到底是什麼,只要日後還能這樣五個人一起乾杯,是什麼都無所謂吧。

 

後記:日文很有趣,中文很有趣,翻譯起來就更有趣(毆)

昨天FANNY跟D大前後不約而同的跟我說解釋成「永遠在你身邊」似乎定義上不夠完備,那就稍微的給他以別人的角度來看看這句話的感覺會怎樣了,很有趣,真的(毆)

創作者介紹

某冬的普級窩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