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正殿


比:唉.......
系鋸:你情況還好吧?
比:還好,托你的關照。這位是?
御:唔...........我叫御劍怜侍。
比:啊,歡迎歡迎,歡迎小帥哥。要不是發生了這種事、老婆婆我....【你想怎樣=口=要不事發生了這種事,你想對小御怎樣!?】
御:(小、小帥哥.....)我想請問您....我們找......“比基尼”大娘.......?
比:啊,那就是大娘我啊!
御:............看上去,似乎和比基尼沒什麼關係啊【我想的是,要是真的穿了,你想看嗎?】
比:哦呵呵呵呵!大娘我可厲害了!尤其到了夏天。
系鋸:那個,御劍檢查官......這個人就是目擊者比基尼大娘。
御:........你為什麼不早說?!難怪你的工資一直那麼少!
系:嗚嗚嗚,肚子好餓的說。
比:那個.....請問我家綾美到底怎麼了?
御:總之,我有幾句話想向您打聽打聽....


對話
1.案發當晚
御:首先告訴我昨晚的事。
比:昨晚有修行者在。晚飯後,我跟她去裏院的修驗堂了。
御:(真宵嗎...........)那是幾時的事?
比:從這裏出去是9點的事修行要一整晚,很漫長。按照規定,住持也必須陪著。
系鋸:是很厲害啊。
御:刑警.....現在不是你感慨的時候。
系鋸:.......是。
御:你在晚上11點目擊了案件,本應該在裏院的你為什麼回來了?
比:啊~你這樣盯著大娘我、我會緊張的啦!【御劍似乎很習慣直勾勾的瞪著人說話.....(笑)】
御:(嗚.......連我都有點緊張了)
系鋸:哈哈哈、御劍檢察官,覺得冷了呢!

引出話題返回大堂的理由

2.目擊的事

御:那麼告訴我你在內院目擊的事。
比:那是11點剛過的事,真是的!真是的!真是的!那.....
系鋸:啊鎮靜鎮靜!別跩領帶的說!
比:我看到了2個人影,其中一個已經倒在地上了.......另一個在背後捅刀子!
御:那麼你看到犯人的相貌了?
比:真不敢相信.....那個人居然是綾美!
御:這可真另人吃驚。
系鋸:換了我也是!就像是我在法庭證言台上看到..........御劍檢察官、把成步堂律師給刺穿了!【.....藏一下,這邊,原來,系鉅你是御成派,而且,還喜歡法庭戰的說(炸)】一樣的情景....
比:沒有辦法,那是現實。我看到後不由尖叫,然後就昏過去了。
御:(看來,目擊到的情況,似乎沒錯.....)
比:只是我覺得那時得綾有點不對勁。
御:不對勁?
比:和平時不一樣。
御:(怎麼回事........)


3.返回大堂的理由

御:為什麼監督修行過程中你離開裏院了呢?
比:啊大娘我腰不太好。
御:腰?
比:尤其到了冬天晚上,連水桶都提不起來。昨晚特別冷,凍的腰腿啪啪直響,我想回去好好洗個澡,所以回了葉櫻院。
御:放著修行者不管了?
比:啊怎麼會?所以我才叫綾美,在敲過熄燈鐘之後過去的。
御:(她確實沒去裏院嗎?為什麼住持會在那看到她?還需要一些更詳細的情報啊.....)


4.修行者

御:修行者是?
比:綾裏真宵。那孩子不壞,是特別申請來這的,機會難得的特別修行,就這樣泡湯了。
系鋸:特別修行?
比:恩。要在靈冰上坐著念佛3萬次。
御:難道她現在還在那做特別修行?!
比:不不,沒關係。昨晚的只是正式修行前的熱身。
御:是那樣嗎?...........
比:啊對了,還有件事我很擔心。
系:聽嗎?還是不聽,搖擺不定的男人之心的說。
比:那個小女孩,就是那個真宵的妹妹吧?
御:(真宵君有妹妹嗎?)
系:他大概是在說春美吧,綾里 真宵的堂妹的說。
御:春....美......?
比:她......昨晚應該和繪裏守先生在一起的.....到今天早上還沒出現。
御:你.......... 你說什麼?和被害者在一起?!
比:全都是因為老皤皤....老婆婆的腰惹的禍啊!
御:(和被害者在一起的,小女孩.....不見了!)
系鋸:難道是神隱!?

證物:
律師徽章:從成步堂處接過,他把這個給我的目的,莫非是......?
系:那個,能看下這個嗎?
比:這個嘛.....為什麼呢?你看,大娘、很那個的啦,是淑女的啦。不知世事、不知廉恥也不知親人吧。叫做“閨中淑女”是吧?【我想這解釋有問題啦,“櫃中淑女”是嗎?= =】
系:確實,像是能放進櫃子裡的大娘呢,御劍檢察官。

勾玉:從成步堂處接過,據說能看穿人的思想。......簡直一派胡言。
比:這、這不是........!這不是綾里家世代相傳的勾玉嗎?這可是相當貴重的寶玉啊!
系:不、不愧是御劍檢控官!總之!利害的說!
比:話說回來,看不出你也是個狂熱者啊。
御:什麼........?
比:帶著做的這麼精緻的玩具到處跑。肯定是個倉院流的大FAN呢!
系:不、不愧是御劍檢控官!總之!利害的說!
御:(看來還是不要隨便讓人看到比較好......)【被誤解了XD】

掛軸:綾禮舞子的畫像。
比:啊..........啊啦啊啦阿啦。經常看到呢!倉院流靈媒道的現任掌門、綾里 舞子大人。
御:綾里啊...
比:舞子大人失蹤之後,已經過了快二十年了,看來,他似乎是想把掌門之為讓給自己的女兒。
御:那個,女兒是?
比:啊、啊。再怎麼說,大娘也是倉院流的支派,宗家的事,是不會告訴我的.......

綾美的頭巾:案發當晚,敲熄燈鍾前得到,似乎可以保護自己不為惡靈所犯。
比:啊~~~這不是退魔頭巾嗎?修驗者,是很容易被惡靈纏上的,所以,老婆婆我們平日都帶著它。
御:是嗎......?
比:你也真是的。光是拿著是沒用的。要好好帶著!(搶過死命戴在御劍頭上)
御:不!我那個!這個還是......!
比:...........................哇哈哈哈哈哈!!!!
系鋸:哈哈哈!御劍檢察官、才能出眾的說!
御:什麼才能出眾!
比:真搞笑!你就戴著吧!
御:(........這算是、一種懲罰嗎........)
【啊,我也好想看,小御帶頭巾的樣子(大炸)】


葉櫻院的俯視圖:

喔!狂熱者新年號:靈媒頁界的雜誌。
御:這張照片......
比:阿拉阿拉~老婆婆拍的不錯吧?對吧?
系:是是是、是啊。
比:往常呢。是不會接受這種雜誌採訪的啦。這次因為情況不同.....
御:情況不同?
比:好了好了好了。總之、拍成美人真是好啊。


繪里守老師的照片:天流齋真志守拍攝
比:.......嗚嗚嗚,怎、怎麼.......事情竟然變成現在這步田地.....都怪、都怪我不好、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
系:好了好了,老婆婆你就別太難過了。
比:我說!.....你小孩子懂個什麼啊!
系:恐恐...恐怖的說!
比:白長滿臉鬍子、白穿一身外套.........要是當時被殺的是你就好了!【出家人不可以這樣喔= =/好孩子也不可以學習】
系:.................為什麼,非到說成這樣不可呢?
御:(的確..........有點不自然啊............)

氣象數據:案發當晚現場附近的氣象數據


人物資料一攬:
成步堂龍一:從小學開始就是好友。從矓橋上摔下,現在正在住院。
比:那孩子......滿臉的滄桑啊。
御:哈啊..........
比:可是、沒想到.........他竟然會去投河!活著的話,還有很多可享受的.........畢竟,靈行道的修行,並非就是整個人生啊。
御:...................(看來,他誤會了.......麻煩,交給刑警去解釋吧)
系:自、自己的說!!?

矢張政志:從小學開始就是好友,不記得怎麼和他交上朋友的了。
比:是天流齋 繪里守大人的高徒吧?他似乎很喜歡老婆婆我呢。
系:耶?
比:這些小男生的心理,老婆婆我心理清楚的很~
御:哈啊......【小御,是在強顏歡笑吧?XD】
比:老婆婆我也真那個,畢竟,我是住持啦。啊,無奈之下,就讓他給我畫了張肖像畫。
御:(是張很好畫的臉啊.....)【小御你不是很沒有美術神經嗎?(笑)】

天流齋繪里守:本案的被害者,年齡不詳的畫冊作家,矢張的師父。
比:.......嗚嗚嗚,怎、怎麼.......事情竟然變成現在這步田地.....都怪、都怪我不好、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
系:好了好了,老婆婆你就別太難過了。
比:我說!.....你小孩子懂個什麼啊!
系:恐恐...恐怖的說!
比:白長滿臉鬍子、白穿一身外套.........要是當時被殺的是你就好了!【出家人不可以這樣喔= =/好孩子也不可以學習】
系:.................為什麼,非到說成這樣不可呢?
御:(的確..........有點不自然啊............)

綾美:本案的被告,葉櫻院的尼姑,似乎沒有靈力。
御:昨晚........你和真宵君,到里院,修驗堂去了。當時,你見到綾美了嗎?
比:當然見到了。因為我和他說過、讓他十點敲過熄燈鍾後馬上過去。
系:然後、綾美......就到里院去了?
比:這是當然的了,綾美這孩子,可聽話了。後來呢,那孩子,就幫我照看真宵小姐的修行了。
御:(可是......綾美本人的供述,卻是另外一回事....她說她“沒去里院”...)
系:正所謂...... 《謎中之謎》的說......

綾里真宵
比:這孩子是位很重要的客人,偉大的修驗者。
御:偉大........?
比:說起《綾里》、這可是倉院宗家掌門的姓氏啊。她將來,一定能成為一位強有力的靈媒師的。
系:說起來,一年前。圍繞著倉院流靈媒道的《掌門》、曾經發生過一起案件的說!
御:刑警.........我可不大喜歡談這種不現實的事。
系:哈哈哈,御劍檢察官,害怕了呢。
御:...........(我哪有害怕了)
【御劍只是討厭吧,靈媒~"~....幸好這個案件不是他當檢察官,不然只怕有的鬧了】

綾里春美
比:啊啊~~~~這孩子,到哪兒去了呢.......
系:據調查,也沒回家去的說。
比:葉櫻院附近也沒看到人影......
御:(這樣一來.......這孩子可能出現的地方,就屈指可數了)
系:啊!失足掉下吊橋、被河水給沖走了之類的.......!
御:............................................你幹麻總把事情往最壞的方向想!
系:嗚............我只是想模仿一下御劍檢察官以往的辦事方法........
御:(和你共事、自然會變成這種性格!)
【其實這段對話是很耐人尋味的(笑),也就是說,御劍以前是那種會把事情往最壞的方向想的人,可是御劍現在不會了,大概是因為成步堂吧?而御劍把事情往最壞的方向想的關係,是因為系鋸.....太胡纏了吧?(笑)】


現場
左下角堆積的蒲團
御:(牆腳堆積著雜草編的蒲團)蒲團下面,壓著的白紙.....是什麼?
系:是啊,是什麼呢?【遲鈍= =上司都這麼說了,當然是要你去看啊!】
御:........你能去看看嗎?系鋸圭介刑警。【被叫全名了吧?= =難怪老是減薪】
系:是、是、是!御劍檢察官!是這個!(拿著信)破爛的褐色信封的說!
御:怎麼了,刑警?
系:這.......這是.......超‧重要線索的說!完全可以說超級線索!
御:總之.........快看看吧。
系:看來,這似乎是給綾美小姐的信的說。『今晚十點,極樂庵見。.....如果你不想讓別人知道你的秘密』
御:莫、莫非.......是威脅信?【收起證物綾美的信】
系:不論如何、不愧是御劍檢控官的說!為什麼不論何時都能發現重要線索呢.......超‧檢察官的說!換句話說、就是超人的說!
御:我認為把這個看漏了的人、才能稱之為超人。【可惜,有個連紅字都能看漏的“可憐人”,可憐的.....Q_Q(同情淚)】


牆壁
御:不吉利的文字,把整個屋子都淹沒了。
系:在這種屋子裡睡覺的畫,大概會做惡夢的吧。
比:這裡是正殿啦。有咒文守護的啦。邪魔外道,是進不來的。【可以全都拆掉了,因為確實有東西進來了= = 】
系:喔、那、在這屋裡睡覺的話,就不會感冒了的說!
御:(這男的、滿腦子只知道睡覺啊.........)

火盆
系:喔!是火缽!暖暖的火缽的說!
御:......不是火缽。是火盆。
系:喔!放著好多草墩的說!
御:......這不是草墩。是蒲團,念“蒲團”。
系:...........................從剛剛開始、御劍檢察官就一直在扣字眼的說。
御:蒲團姑且不論、哪有叫“火缽”的啊!【系鋸對日本文化的了解,跟冥差不多.....?= =a】

勾玉
御:.........有種很強的存在感。
比:這叫小勾玉,是宿泊著許多靈體的寶物喔。
系:唉.....這叫“小”嗎?
系:《大勾玉》祭祀在綾里大屋的正殿里。本應在前不久的《倉院之里‧密寶展》展出的.......因為實在太大了,所以沒能弄到會場里。【到底多大啊= =】

祭壇旁邊的蠟燭
御:祭祀著巨大勾玉的祭壇。裝點的很古樸。
系:並列著許多蠟燭的說。這麼說來.......最近都沒.......吹生日蛋糕蠟燭了的說。
御:那個、你就把這些蠟燭吹熄作為補償如何。【驚!御劍你是認真的嗎?】
系:御劍檢察官、能幫忙唱一曲嗎?《生日歌》
比:我、我說我說我說!不要隨便吹蠟燭!
【啊,可惜,我想聽小御唱生日歌(滅)】




前往葉櫻院境內

系鋸:這就是凶案現場。除了屍體其他都完好保存。
御:辛苦你了,那我就來調查一下吧。(警官們似乎還在搜查啊.........)
系鋸:對了御劍檢察官,保險起見我再問一句。明天的審判你真的要為那個尼姑辯護嗎?
御:既然我接受了就會全力以赴。
系鋸:這樣一來,自己的立場上......是不能輕易洩漏我們的搜查現況的說。
御:別擔心,警官。你只要閉著嘴洩漏情報就行了。
系鋸:收到的說!明白的說!
御:唔、嗯、就是這樣(這刑警、偶爾也會不安啊)
【終於了解“檢察官佩帶律師徽章就像刑警拿殺手許可證”的意思(苦笑),要是可以任意隱匿製造證據,的確很恐怖】



調查
1.黃金像
御:這黃金像手持的,就是凶器嗎?
系:沒錯,似乎是叫做《七支刀》的說。【因為沒看到日原文.....但是,應該是七歧刀才對吧?】
御:凶器上殘留的血跡,是被害者的吧。
系:是的說,沾的滿滿的說.......啊,說起沾滿。在七支刀的握柄處,也沾滿了指紋的說。
御:指紋.....?
系:當然、是被告.......綾美的說
御:((震)凶器上、有她的指紋..........!!)
系:...........................怎麼了?突然不說話了。
御:成步堂那傢伙.........一直都是懷著這樣的心情站在辯護席上的嗎?
系:果然,很讓人不爽嗎?
御:老實說,對身體不太好。
【得到證物七支刀】


2.地上的杖
御:這是什麼?這跟魔法使的手杖。
系:似乎是被害者手持的東西的說。沒什麼可疑的說。啊,對了,有件事只能在這邊說的說。
御:嗯,什麼事........
系:這可是機密,不能跟任何人講的說。
御:......我知道了。
系:其實,自己以前......想當一名魔法使的說。
御:....................................
系:.............................
御:..................................講完了?
系:講完了的說。
御:【無視】(這跟手杖,似乎是用很結實的木料做成的.........)指紋呢?是否留有指紋?
系:留下的,只有被害者的指紋的說。
【得到手杖】

滑雪板
系:自己、相當喜歡滑雪的說。
御:喜、喜歡滑雪............那麼,雪橇怎麼樣呢?
系:啊、因為自己喜歡滑雪的說。雪橇,不合我脾氣的說。
御:...........................
系:怎麼了?御劍檢察官?
御:(是..........是我想多了嗎?)【你到底想到啥了啊?御劍】

二樓
御:葉櫻院的正殿就在頭頂。
系:啊、唉?正殿,似乎只有一層樓的說?
御:葉櫻院地處山的急坡上。正殿的表側跟里側,高度是不一樣的。
系:嗯~原來如此........那麼,不如乾脆直接蓋成斜面的說!
御:(完全不理解......為什麼要蓋成斜面呢?)

石牆
御:石牆之上、應該是通往山門
系:是啊.......關於石牆、沒什麼好的回憶的說。........................話雖如此,卻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回憶。
御:.........你有權保持沉默、刑警。


石燈
御:石燈,似乎到了晚上,就會有人來點上。
系:火焰之光,別有一番風味的說,自己月末也要在房間裡欣賞躍動的火焰了的說。
御:..........刑警。麻煩你去交一下電費。
系:您是怎麼知道的.........



對話
1.被害者
系:被害者是畫冊作家天流齋 繪里守,真名不詳的說。去年獲得畫冊大獎之前的,經歷,也完全不明的說。
御:.......真沒想到啊、現在........還有身分不明這種事。
系:被害者的死亡推測時間、是二月七日晚間十點到十一點左右的說。死因是由於背後被凶器刺中、失血過多而死的說。
御:凶器.........?
系:被害者的身體、被人用刀完全刺穿了的說。
御:嗯~~真夠慘的.......
系:此外,還有一點奇怪之處的說。
御:.........是什麼?
系:被害者全身有“跌打”過的痕跡的說。看來被害者、是從二樓左右的高處、摔落下來的說。
御:二樓左右的高處......你是說.......剛好、和那邊的房間、高度相當.......?
系:不愧是御劍檢控官的說!被害者昨晚正式在那邊屋子寄宿的說。
御:(是被人用刀刺穿之後推落下來的嗎?)
得到天流齋的解剖記錄

2.案件大概
御:那麼、刑警。把昨晚這裡發生的事、整理一下向我匯報。
系:是、那麼,請看俯視圖的說。拒案件的目擊者所說,當晚,她在葉櫻院吃過晚飯,就跟真宵到里院去了。晚上十點,綾美在敲過熄燈鍾之後,也到里院去了。比基尼把修行的事交給綾美後去了葉櫻院洗澡。然後在境內目睹了凶案。至於詳細情形,請詢問正殿的住持的說。
御:《里院》是嗎?還缺少一點情報.......


3.明天的審判
御:審判、就在明天啊,檢察官的是如何了
系:負責本案的,應該是那位GODO檢察官的說。因為目前聯絡不上,似乎正在找別的檢察官商量的說。
御:怎麼回事?
系:他總是這樣的說!突然一下就失去聯繫的說。啊!莫非是因為那個的說。因為成步堂 龍一感冒了,所以他也失去幹勁了?
御:明天的審判......我打算、作為特別辯護律師出庭。可是、要是被人發現我是檢察官,那就麻煩了。
系:這話說的是,可是,如果審判長負責案件的話,想不被發現,恐怕不太可能的說......
御:不管怎麼說,他大概也記得我的長相。所以......我安排了別的審判長來負責此案。我跟他只見過一面,很可能已經把我忘了。【=口=御劍你會不會太猛了?還可以安排審判長的?】
系:但是,檢察官又怎麼辦?檢事局里,沒有人不認識御劍檢察官的說!【高嶺之花?(笑炸)】如果不知情的檢察官說了出來的話,就麻煩了的說。
御:那個,沒關係。為了保險起見、檢察官方面,我也安排好了。【那你還問什麼問啊?= =】
系:御........御劍檢察官.......您竟然這麼利害的說!

里院
御:真宵君進行修行的里院是?
系:據老婆婆所說、為修行所準備的是間破爛的小屋的說。地點是在朧橋對岸的說。
御:(那座,燒斷了的橋嗎?)朧橋對面、除了里院,還有其他建築嗎?
系:沒有了的說。
御:“沒了”........?
系:橋對岸、被四面陡峭的懸崖所環繞、從某種角度來講,是座陸上孤島的說。
御:(朧橋對岸,只有里院......)
系:似乎是荒無人煙的說。
御:(要平安活著啊......真宵君)


證物:
手杖
系:啊、對了、這事兒大概沒跟您說過!自己以前....
御:想當名魔法使對吧?
系:唉~~~~~~~~!您怎麼知道的說!?厲害的說!魔法使的說!從某個角度來說、超人的說!
御:(火)你不是才剛剛說過的嗎!

七支刀
系:這支刀,分叉繁多,暗諭著我們的人生的說。
御:喔........這我還是頭次聽說。
系:有時,自己也會想的說,如果我沒有當強行犯系的刑警,自己的人生,又會怎樣呢......
御:你也會想這樣的事嗎.......
系:當然的說!有過各種各樣的想像的說。交通科的自己。警視總監的自己。竊盜科的自己。逮捕君的自己。
御:(似乎就是沒想過不當警察.......)【你希望他不當嗎?XD】


人物資料一攬:

綾里真宵
御:真宵君是否平安無事呢?要是他有個三長兩短,就沒臉去見成步堂了。
系:啊~~~別擔心的說,到那時、就由自己去見成步堂好了........怎麼樣?
御:.....................
系:不不不!只是開個玩笑、活躍一下氣氛而已的說!
御:就沒辦法到對岸去了嗎?朧橋的繩索,不是還沒燒斷嗎?
系:橋全長江進二十米的說。其實,自己並不是外表上那種超人的說。
御:(.........總之,能平安無事就好了........)

綾里春美
御:春美君啊.......聽說他不見了
系:似乎是這樣的說。而且,似乎也沒回倉院之里的說。
御:不是說,案發當晚,他和被害者在一起嗎?
系:似乎是沒錯的說.........啊、莫非、是被殺害畫冊作家的兇手給.......
御:別、別胡說!【似乎是打了系鋸一拳】
系:嗚啊~~~~~~~~~的說!不、不愧是御劍檢察官~~好重的拳頭的說!
【小御下了法庭就很容易激動(笑),怎麼還動手打人呢?還是碰到系鋸就沒耐心了?】

老天爺,我的手指快不能動了..........OTZ


移動至山門
御:喔啊.....矢張不見了
系:一定是因為怕了我門的說!
御:(那傢伙,還有精神枷鎖,一定要找機會撬開他的嘴……真夠麻煩)【小御好狠喔XD】


拘留所


綾:啊,御劍大人……
御:打擾了,我想再問你一些話。
綾:可是,我能說的都說了。
御:綾美小姐,請你不要忘記,我是站在你這一邊的。請你敞開心扉,告訴我所有的事情。
綾:是、是的。


對話裏院

御:剛才我聽住持說了。她的話很明顯,她說看見你行刺天流齋。還說.......真宵修行時你也在場。
綾:哎?
御:你說你沒去裏院。然而住持卻在裏院看到你。
綾:我……我、那天晚上,我沒去裏院.......
御:(看來……他似乎是不會痛痛快快的說出來了,要是解開了精神枷鎖,就會知道答案了吧?)

使用勾玉


枷鎖1.你所害怕的是.........
御:既然由我來接手這個案子……就要找出一切疑問的答案。
綾:是、是的……
御:微不起眼的小小契機;也會給案件帶來新的光明……在法庭上,我見過無數次這樣的瞬間。所以,我一定要找出來。昨晚,你真的沒到里院去嗎?
綾:這、這個、之前我已經說過了……
御:……沒錯,你曾經這麼說過、因為害怕,所以就沒去。
綾:對……沒錯。
御:如果這是真的……你究竟在怕什麼,這就成了問題
綾:…………………………………
御:綾美小姐,莫非你在怕這個?(署名給綾美的便條)這玩意兒,是我在正殿發現的,收件人是你的信。
綾:啊……這、這是……
御:怎麼樣、綾美小姐
綾:請、請您別這樣盯著我……【說真的,御劍正面盯著人看真的狠嚴厲XD】
御:你所恐懼的,就是這封信的威脅者!(碎一個鎖)(與其說是證據的力量,還不如說是我的眼力把鎖給盯碎了……嗯、正是這樣)【綾美都被嚇哭了,小御果然有自覺(滅)】
綾:可、可是、御劍大人
御:怎樣?
綾:我……我一直認為、這、這紙條只是惡作劇而已……
御:惡作劇?
綾:因、因為,就算我有秘密……我也不怕被任何人所知曉……
御:…………這又如何呢?
綾:毗忌尼大人、就像是我的親生母親一樣。我從未對她隱瞞過任何事!
御:……或許事實的確是如此。但是。只是在昨晚的話,情況卻有所不同。
綾:……!
御:雖然這秘密究竟是什麼……很遺憾,我並不知情。但是、你卻不想讓這個人、知道秘密!(成步堂龍一)
綾:啊……
御:你對於他來說,似乎是如此的……他對於你來說,似乎也有著特殊的意義。所以你不想……被他知道,你心中的黑暗……秘密。怎麼樣?
綾:不愧是……他的朋友啊……(解除成功)

對話害怕的事

綾:晚飯後我在房間看到了這個信。我害怕極了。
御:上面寫的極樂庵是?
綾:是朧橋旁邊的山小屋。
御:山小屋?
綾:沒有人住的空屋子。
御:那麼圖上的位置是?
標出了極樂庵的地點

綾:在這條小路深處。我想裏面有什麼壞人在等著我,所以我沒去。我實在、連想都不願意去想……
御:這就是你封鎖在心底的……秘密嗎?
綾:是的。
御:(看來有調查極樂庵的必要,也許還留有威脅者的痕跡)總之晚飯後你沒有踏出過自己房間?
綾:沒錯。
得到綾美的證詞
御:明天的審判,我肯定贏。為了讓你和成步堂再會。
綾:!
御:那個時候……請你親口……對他說出你的秘密。
綾:我想……這是白費心思。
御:為什麼?
綾:我是認識他,可他未必認識我。


證物:
給綾美的便條:在正殿中發現,大概是他扔掉的吧。
御:這封信的收信人……似乎是你吧……?
綾:………………………我想、這一定是誰的惡作劇吧。所以、我就把他給扔掉了。
御:(目光微妙的東張西望……似乎最好從別的方向來收集情報)

七支刀
綾:這、這就是……凶器?
御:是的,你有什麼印象嗎?
綾:哎、對,是內院的供子大人手中拿的……御:
御:(住持似乎目擊到了,昨晚、你用這支刀,把天流齋 繪里守給……)
綾:……?

人物資料一攬:
毗忌尼:
御:聽說、他是葉櫻院的住持。
綾:是的,對我來說,是像母親一樣的人
御:母親?
綾:我……從小被人給寄癢再這靈行道場里。從那之後,就一直接受照料。
御:為什麼……?冒昧問一句,你的家人……
綾:……………………………這可就說來話長了。

真宵
綾:啊……是昨晚的修驗者大人啊。看上去是位很堅強,可以倚靠的人呢。
御:………………………………………………(呃,我覺得這位女性,“看人的眼光”似乎有點問題…………)【問題可大了XDDDD】

春美
綾:是修驗者大人的妹妹吧?真是可愛,他可喜歡咖哩了。
御:哈啊……
綾:昨晚還說、要拿剩下的咖哩去當宵夜……把鍋給端到屋裡去了。
御:(看不出來啊………她還真能吃) 【結果抹在舞子大人頭上(炸)】

成步堂
綾:成步堂先生……他感冒病情如何?
御:總之、發燒很嚴重,意識混亂。因為殺人案被困再裡院的真霄、以及你的事情、似乎相當的痛苦。
綾:是嗎……
御:是的……他康復以後、我打算把事情交還給他。
綾:不、我想成步堂先生大概是不會接受的……我的辯護……



前往山小屋極樂庵

系鋸:這景象,也真夠寒酸的說。啊,居然,比自己的居所還要更勝一籌的說。御:嗯?……有人……!躲起來!
矢:啊~~~我怎麼老是這樣子啊~~~一但喜歡上哪個女孩子,總會被甩的遠遠的~~上次還追到西藏去,這一次、是拘留所。沒辦法。不如把那個警官的錢包偷了?【矢張他哪裡來的錢追去西藏啊= =】嘿嘿........啊不,一看他那張臉就知道沒什麼錢。
系鋸:他在胡扯的說……
御:噓!靜靜的聽他說什麼。【小御意外的適合當間諜之類的?還是檢察官就是這樣?(笑)】
矢:果然、有點後悔、俺不該做那種事……
御:(那種事?)
系鋸:等一下!我對你現在的話有異議!!!
矢:哇!!!怎麼回事?御劍!!你好卑鄙!
御:(哎呀哎呀,白癡員警。)
系:實在抱歉的說、我不自覺地就喊出了‘我有異議!’而且還是從心底大聲的叫出來、還用指頭指著人!
御:你看多了審判了。
系:抱歉的說。
御:沒辦法,矢張……說來聽聽吧。
矢:嗚……………………

對話
1.極樂庵
御:這間小屋,幹麻用的?
矢:不知道,俺也是昨天才發現的。
御:還有……你又為何會在這裡?
矢:這個嘛……因為俺是畫家嘛,俺在找素描的地方。從藝術性上來講,這間破爛小屋不是很好嗎?寧靜、寒冷、沒有電燈、而且還搖搖欲墜。
系:彷彿是在形容自己的居所的說
御:(的確……這間小屋,似乎沒人管……)
矢:喝點什麼暖活暖活吧,熱水如何?
系:嗚………………已經習慣了的說。

2.有關綾美
矢:喂、御劍。你一定……要把綾美給救出來啊!
御:為何、你認為他是無辜的?……“因為他很漂亮”?
矢:廢話少說!不是這樣的啦!俺已經決定了!俺要,和他結婚。
御:………………………………………………………………
系:那個……御劍檢控官看來已經知道了、那就自己來問的說。你對他求過婚了嗎?
矢:不不不,憑他看俺的眼神就知道了!他對俺有意思!要是讓成步堂知道有這麼漂亮的女孩來作俺的新娘的話、他肯定會大吃一驚的!
御:的確……也許會大吃一驚吧。
矢:所以說呢,真希望他別太委屈自己了。要是受傷了,可怎麼辦啊?
系:從剛才開始,就在胡言亂語些什麼?這男的……
御:嗯……真想知道的話……(看來只能在證言台上……讓他開口了)
矢:

3.案發當晚
出現枷鎖
使用勾玉
御:說來……你還沒有說呢……昨晚,你人在哪裡、作了什麼……?
矢:俺說你啊……就沒別的話可說了嗎?就是因為你這種脾氣、所以才沒辦法像俺一樣活的輕鬆自在。
御:…………………………………………………【應該是冷瞪(笑)】
矢:俺、俺知道了!別用那種眼神盯著俺。其實呢……俺,昨晚、看到了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御:不可思議?
矢:……好了好了,可以了吧。那事沒啥好說的啦。還是說點別的吧,聊聊以前的事吧,看,馬上就給你喝熱水了啦。
御:(這麼說來……以前、似乎被這傢伙,給硬逼著喝下過才燒開的熱水)【驚!矢張這王八X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御劍!亂來的傢伙!> <】

御:不論怎樣我都要問個清楚。昨晚、你所“看到的”矢:
矢:……喔。你精神還真好啊~~御劍,……俺知道了!那就告訴你好了。
御:哎……(這麼簡單就解決了?)
矢:啊、那天晚上呢,俺可是、看到了很誇張的一慕喔!晚上十點左右,就開始打雷了,俺,睡的迷迷糊糊的,過了多長時間呢?突然……“劈喇”!地一下,當時,眼前是一片白光。哎呀,真是比直美的巴掌還要厲害呢。
御:後來呢?
矢:後來,那座橋,就著火了!
御:朧橋,著火了,你目擊到這一慕嗎?
矢:幹麻?俺在跟你說正經的呢!你那目光什麼意思嘛!
御:(畢竟,還殘留著三個精神枷鎖啊,就是說,他還隱瞞著什麼沒說)對了,矢張,你當時、是在哪裡看到的?
矢:哪、哪、哪、哪、哪、哪、哪、哪、哪哩,你、你、你、你、你、你、你、你這話什麼意思!【不適合說謊的傢伙= =】
御:沒什麼深意,先回答我的問題吧。
矢:當然,是在葉櫻院自己的屋裡看到的了!還用的著問嗎!?
御:還是老樣子,沒點城府的男人。
矢: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御:你是……不可能從自己的房間看到朧橋被雷給劈中的!(葉櫻院的俯視圖)這是現場附近的俯視圖。……看看葉櫻院的周圍、矢張。
矢:週、周圍怎麼了?
御:這不用我說明了吧?葉櫻院、被森林鎖覆蓋,從那裡,是根本看不到橋的。
矢:你……你幹麻啊!這些事、早說不好嗎?【一個破壞】
御:那……你怎麼解釋?
矢:解釋什麼?
御:還不願說嗎?
矢:說什麼?
御:……………………………(看來、似乎還沒完)沒辦法,進入下一個環節吧。你當時不在葉櫻院,那麼……“你究竟在那兒”?
矢:這、這、這、這個嘛……………你不可能知道的啦!
御:(矢張當時所在的地點,還有他為何在那兒,回想一下之前所了解到的答案……已經很明顯了)好吧,我就來試試看吧,你就是在這裡目擊到……朧橋被雷給劈中的!(指出極樂庵)
矢:為、為什麼俺要在這種破爛小屋裡……!又冷、又沒電燈、而且還搖搖欲墜……
御:矢張……話說回來、你小子是怎麼知道的呢?這裡“沒電燈”……現在、天色好像還沒這麼昏暗吧?
矢:啊…………啊、啊、
御:那就證明了,你這小子……在天色全黑之後,曾到這裡來過!
矢:不、不愧是御劍、跟成步堂相較,有異曲同工之妙。【嗯啊,都是凌空指喔XD】
御:好了,說來聽聽吧……昨晚,你小子為何要到這麼冷的山間小屋來……?
矢:這個嘛……呃。是個微妙的問題!
御:微妙……難道,你小子……不是在這邊等什麼人嗎?
矢:嗚喔喔喔~~~~你、你……你真夠恐怖的……
御:昨晚……你到這兒來,就是為了等這個人來!【綾美】這樣的地方,你小子所等的人,只可能有一個。
矢:剛才,你怎麼不叫“你小子”
御:……你等的人、沒錯,就是綾美!
矢:嗚嗚嗚嗚……怎麼俺忽然覺得冷起來了、御劍~~
御:那是因為,我冰冷的視線所致。【就某方面來說,這也是小御非常可愛的地方,他也對自己眼神凶惡有自覺嘛(笑),而且還因此自豪喔,果然很可愛XDD】
矢:這個嘛……俺……俺只是真心喜歡綾美姑娘而已……你……你有證據嗎?證明俺在這裡等他的證據!
御:(看來、這樣就能給他致命一擊了……)你小子當時、在等綾美的證據就是……【威脅信】這就是證據。你用這封希里糊塗的恐嚇信把他給叫了出來!
矢:嗚………嗚啊~~~~~~這這這!還給俺!丟死人了!這東西怎麼會跑到你手裡去的?
御:問題不在這兒……你還真夠難堪的、矢張。
矢:什……什麼?
御:竟然以弱女子的私密來要挾、你不覺得可恥嗎!
矢:嗚………嗚嗚……
御:而且、這是什麼!你再這信上寫的《全略》是什麼意思?
矢:因、因為、一本叫《信的寫法》的書上、說是這樣寫的啊……
御:那是《前略》!全都省略的話那你還寫個什麼勁兒啊!(怒)【好像可以想到御劍拍桌大吼的感覺(大笑)】
矢:嗚啊啊啊~~~~~~對不起~~~~~!【解除成功】
※丟錯東西時
御:怎麼樣!矢張!你小子就是在等這個人……
矢:俺說你啊……拿指頭指人這爛習慣,不要帶到法庭外來。
御:嗚……
矢:所以才有人說你是《工作狂》……學學俺吧!
御:(你應該被別人說是個《廢人》吧……)


對話案發當晚

御:矢張!你昨晚真的在極樂庵對吧?並且目擊了落雷?
矢:對……對不起~……
系鋸:無恥!威脅女性!
矢:嗚嗚嗚嗚嗚…………………啊!
系鋸:怎麼了?
矢:什麼啊!從剛才就恐嚇恐嚇的說我!說得真難聽。
系鋸:這上面寫著的!’不來就把你的秘密兜出去!‘
矢:俺哪裡寫過什麼恐嚇信!
系:“如果你的秘密不想被人知道的話”……不管怎麼看、這分明就是恐嚇信的說!
矢:胡說八道!這當然事情書啦!這是情書!
御:你………………………你說什麼?【誰都會愣住……= =難怪矢張老是被甩】
矢:連冬日山野的積雪都能劃開的、俺熾熱的愛!
御:但是,那上面說的秘密又是什麼?
矢:綾美的秘密,那還用說嗎?當然就是我和綾美的親密關係了。這對綾美來說,要是讓住持知道了啟不是很麻煩?這就是,女人酸酸甜甜的小秘密啦!
御:……………………………………………………………………………要事情書的話!那為何用褐色的信封來裝啊!(大怒)
矢:俺有什麼辦法、沒有其他的信封了!!
系鋸:那為什麼你說話一直慌慌張張的?!
矢:俺說了!是因為害怕御劍的目光啦!!!!!!!
御:……………………………………OTZ
矢:怎麼了御劍,幹麻不坑聲啊?
御:這就是……層層精神枷鎖下,所隱藏的秘密………【小御,我知道你覺得自己被整了,乖(拍)】這、這也、太沒意思了……………
矢:雖然還不太清楚,不過,說了別對俺抱太大的希望的啦。好了,打起精神來!
系鋸:但是御劍檢查官!這個傢伙明顯隱瞞了什麼。
御:什麼事……刑警?【居然被系鉅提醒,可見得小御受到嚴重的打擊,根本不想跟矢張打交道了……】
系鋸:他最初是這麼說的:其實昨晚發生了些出乎意料的事。
御:(那麼說的話........)矢張~~~~~~~~~~~
矢:怎麼了?那種泛著綠光、跟狼一樣的眼神!
御:你說的出乎意料的事是指??我最後、再問你一次!
引出話題出乎意料的事
4.出乎意料的事
矢:幹、幹麻啊?我不是說了,看到了朧橋被落雷劈中。
御:剛才你就那樣說過了。但是我想你一定是看到了更另你吃驚的事!
矢:哪有啊?!
御:如果你只看到這個……你根本就不必封鎖心門!沒錯!你昨晚!還看到了更令人驚奇的事!
矢:為、為什麼啊!憑什麼啊!簡直莫名其妙嘛!
系鋸:你!再隱瞞的話就逮捕你!
矢:哇!!!!!!!【一口氣出現五個鎖】
御:嗚啊………
系:怎、怎麼了?
御:又、又要……又要重新開始嗎?
矢:你那目光,幹麻那個奇怪?
御:(……跟、跟這傢伙,是糾纏不完的……想要把所有事情都揪出來……只能讓這傢伙到證人席上……自己去說了!)


出現精神枷鎖
暫時無法解開


證物:
手杖:
矢:哎、是繪里守老師的手杖……老……老師啊~~~~………………………啊。
御:怎麼了,矢張?
矢:怎麼稿的,這手杖……似乎少了點什麼……
御:(少了什麼……?)
人物資料一攬:
毗忌尼:
矢:俺呢。拿這個人是一點辦法都沒有。怎麼說呢,會令俺想起媽媽來。
御:……………………………聽好了,矢張。
矢:幹嗎?
御:我沒問你是怎麼想的。勞煩你說說你所之道的,有關案件的情況。
矢:………………………喂,你的要求也太高了吧?俺可是二十五歲還在當無頁遊民、居無定所的三流畫家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御:(……開始有點羨慕起這傢伙來了)

綾里真宵
矢:喔!是真宵啊。這麼說來、成步堂這傢伙、當時拼命的想去救那孩子。結果,自己卻擅自掉下橋去了。真是從以前開始就讓人不安的傢伙。
御:(……被這傢伙這麼說,成步堂大概死也不會瞑目吧……)
矢:真宵也別感冒了就好了……
御:的確、有點擔心啊……

綾里春美
矢:這孩子,好像是、叫春美吧?和以前看到的春美相比,又漂亮了不少啊。【有嗎?不都那樣= =】
御:其實……從今早開始,就一直沒看到他。
矢:你……你說什麼……?御劍……不是有你在的嗎……你在搞什麼啊!
御:哎?
矢:要是他有個三長兩短……俺、絕饒不了你。
御:…………………………!!
系:被他給受罵了的說。
御:(幹麻,怎麼怪起我來了?)
【我說這真的跟小御一點關係也沒有……= =】


現場:
小屋牆壁
系:又是過分的塗鴉的說。
矢:真是天真啊、刑警先生。這是藝術。這就是俺對綾美熾熱的愛的表現。
御:……矢張,藝術和塗鴉的區別、是什麼?
矢:…………………………不是作者自己的感覺嗎?
御:……………………………(我也有同感)
系:從某個意義上來說、自己刷的油漆、也是相當氣派的藝術品的說!
極樂庵屋頂
御:稻草舖成的屋頂、一片銀裝素裹。【小御很像詩人呢ˇ】
系:自己、最喜歡這種氛圍了說。
御:極樂庵……從某個意義來說、的確是名副其實啊。
矢:的確如此。極樂庵……『極度快樂的俺啊』!
御:…………………………………你給我記好了、矢張。“庵”不唸“俺”【說真的,小御很喜歡挑人語病,這是職業病嗎?(笑)而且雖然在國外住了很久,日本語好像沒有生疏掉,不是好像小學就離開了嗎?小御果然了不起啊!】

萬國旗
御:什麼啊……這寒酸的裝飾是……?
矢:你回想一下,唸小學的時候《快樂會》上。全班同學一快兒把他裝點的漂漂亮亮的。
御:唔、唔……
矢:啊、這麼說來、你對這東西很不在行的啦。
系:耶?是嗎?
矢:這傢伙笨手笨腳的,連個紙鶴都折不好。大家都去鼓勵他,他還嘴上氣嘟嘟的。
系:耶~~~不為人知的一面啊~
御:你閉嘴!……當時的那種恥辱感、我一世都忘不了……想要紙鶴的話!現在我就折五米大的大傢伙給你看!
矢:我說,御劍……五米大的紙鶴、那可是相當大的傢伙喔。
系:是相當大的傢伙的說、御劍檢察官。
御:(所……所以說、老朋友是最棘手的……)
【啊,小御好可愛(炸),其實,這才是他轉學的真正原因吧?(大笑)】

吾童川
系:這就是吾童川的說。因為水流湍急,似乎就算是在冬天也不會結冰的說。
御:要是結冰了,成步堂也就有性命之憂了。
系:正是的說!當時下墜到河里的速度,一定很猛的說!
御:(沒這回事吧……)
【說真的,吾童川應該不深吧?不管怎樣,掉下去活命的機率一定很低,居然讓千奈美跟成步堂兩個人活下來,想必吾童川也會嘆息吧?(什麼話!?)XD】

朧橋
御:稍微有點遠,不過能清楚的看到朧橋。
矢:啊~~~真是、難以置信啊。
御:……?怎麼了、矢張。
矢:哎、不ˋ不、沒什麼。
系:形跡可疑的說!
御:(有種不妙的預感……)

小路
御:延伸向朧橋,有相當一段距離,坡勢較緩。
系:走到這兒來,一路上滑倒了四次的說。
矢:這也沒辦法的啦,刑警先生。因為俺再來這兒的陸上、吃了四只香蕉了啦。
系:…………………………你說什麼!原來是你的說!
矢:回去的路上最好也小心一點喔,香蕉皮。
系:嗯……這是口傳情報的說、御劍檢察官。
【小御沒有跌倒吧……因為香蕉皮OTZ…………跟吾童川一樣冷的搞笑啊!】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laj 的頭像
salaj

某冬的普級窩

sala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