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滑】Monolog By Cunic(五)

  雖然說Art on ice這個行程是經紀人薩慕爾半誘半拐的讓拉裘斯接下來的,但是我敢保證,當他接到拉裘斯從瑞士打來的跨洋電話(而且還是對方付費)時,一定打從心底後悔這個決定。

  怎麼說呢?

  Art on ice開始前一周,所有音樂家跟滑冰家都必須前往表演場地進行協調,包含了讓音樂家跟滑冰家先簡單認識的聯誼活動,以及事前的排演等等。

  畢竟art on ice可不是簡單的表演,不只有音樂、滑冰,還要配合燈光、特效(比如噴火之類的),甚至還有體操表演。而對表演體操與滑冰的人們而言,跟音樂家的完美配合是表演成功的重要因素。

  要與拉裘斯合作的是兩個瑞士的滑冰選手,上一次薩慕爾有提到的露辛達,以及他很刻意的略過沒有提到的蘭比爾。所以當主辦單位在開幕茶會上拉著露辛達跟蘭比爾到他面前的時候他的表情很不明顯的僵了一下,不過又很快的掛上職業笑容。

  熟知他個性的我不難猜到他肚子裡早把薩慕爾的祖宗八代罵了個狗血淋頭。不過不管他心裡再怎麼不快,也在美麗的滑冰選手一句話下冰消瓦解了。

  「您好,艾德文‧馬頓先生,我是露辛達,這次跟您合作是我主動提出的,因為我非常的喜歡您的音樂。而把您的音樂介紹給蘭比爾之後,他也對您的音樂十分傾心,所以這次就必須仰仗您多多幫助了。」

  美女都這麼說了,還有什麼好計較的?

  不過開幕茶會也不僅止讓搭檔們彼此認識而已,還有簡單的自我介紹跟一些餘興節目,基礎上提供餘興節目的當然都是音樂家們,比如現場獻唱、彈奏等等。

  而我親愛的搭檔拉裘斯,當然是拎著我上台自我介紹了。

  「各位好,我是艾德文‧馬頓,很榮幸能更應邀來參予這次的Art on ice盛會,那麼廢話不多說,就在這邊幫各位演奏一曲《魔法使特拉提瓦里》,也是這次蘭比爾選手會使用的曲目。」

  什麼?話意外的少?

  我這麼說吧,這傢伙在該節制的時候也是會節制的,畢竟不該說的話說的太多會破壞團隊默契,而且比起說話,用音樂讓其他人了解自己才是最好的方法。

  這招當然也非常的有效。

  整個開幕茶會就在非常愉快的狀況下結束了,拉裘斯也如願以償的跟許多女性促膝長談,回到協會安排的旅館時拉裘斯也愉快的想著說不定晚上會有美女敲門共度良宵,結果晚上還真有人敲門,但不是美女。

  「啊......那個、請問是,艾德文‧馬頓先生嗎?」

  那是個留著半長不短亞麻色頭髮的青年,有著一張端正的臉孔,偏大的鼻子在那細長的臉蛋上有點不合比例的突兀感,但是整體來說是個相當好看的孩子。

  「我就是,您是普魯申科選手吧?請問有什麼事嗎?」拉裘斯微笑著擋在門口,一點也沒有請對方進房的意思。原因很簡單,他雖然喜歡邀請第一次見面的女性進房,但是對男性沒興趣。

  「啊、是這樣的,剛剛沒機會跟您說話......我只是想來跟您打個招呼......」普魯申科非常靦腆的抓著頭髮,那個態勢怎麼看都像是正在跟心上人告白的小女孩。

  「您特地來只是要跟我打招呼嗎?」拉裘斯似乎覺得很有趣,居然搬出他平常對“突然來訪的女性”所說的話來了!

  「不、也不是這樣......」普魯申科那張白皙的臉龐泛起紅潮,很明顯的是不太擅長跟陌生人說話,又有點惱羞成怒的味道。拉裘斯正要開口調侃(調戲?玩弄)對方時,普魯申科卻突然大聲了起來。

  「我只是,很喜歡您的音樂......而已,就是這樣!打擾您了!」說完,普魯申科頭也不回的走了。

  然後,拉裘斯望著對方高挑纖細的背影,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難得,他居然會看著男人的背影笑。

  第二天正式開始練習之後,普魯申科又再次找上了拉裘斯。

  「那個,昨天,很抱歉,突然間去打擾......」普魯申科用著有點彆腳的英文跟拉裘斯打招呼,拉裘斯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示意他坐下。

  「你用俄語吧,我會說。」

  「耶?」

  「我在烏克蘭出生的,也在俄羅斯讀過三年書,俄文沒問題的。」

  「那、太好了!」普魯申科開心的笑著,可是隨即納笑容隨即僵住,很明顯的他不知道自己接下去應該要說什麼。就這樣張著嘴巴尷尬的笑著。

  很明顯這孩子不太擅長跟人搭訕啊!那他為什麼要來找拉裘斯呢?就只是因為喜歡拉裘斯的音樂?

  「你喜歡聽嗎?《魔法史特拉提瓦里》。」難得的,拉裘斯居然自己拉開話夾子,他可是很少會幫男性接話的!(當然碰到女性他會很自動的口若懸河)

  「嗯......嗯!我覺得你的音樂很有震撼力!而且快慢的銜接也非常的漂亮!很適合滑冰!」

  喔喔!很適合滑冰啊!那想必普魯申科是要找他幫忙編曲了!可是普魯申科啊!你找錯人了,這傢伙對男人很無情的啊!

  「如果只是想用我的音樂滑冰的話,放CD就可以了,預定在ARI當天販售,下個賽季你愛用什麼就用什麼。」

  拉裘斯這傢伙也真是的,居然欺負年輕人,人家會特地來找他分明就是想要他幫忙編曲,居然還叫人家用CD......沒辦法,要是普魯申科你是個女的他就不會這樣了,乖,快回去你那邊吧,你那兩個俄國伙伴已經很不安的朝著這邊看了好久了。

  「我不僅是想要用您的音樂而已!」普魯申科激動的站起身來。「我希望您能幫我編曲!只屬於我一個人的曲子!」說完之後,他才發現自己的音量超越了必要的程度,滿臉通紅的坐了下來。

  「可以啊。」
  
  我就說嘛,他不會答應的......什麼?拉裘斯剛剛說什麼?

  「耶?真的嗎?」

  等下!拉裘斯你說可以?你答應幫一個男人編曲?我沒有聽錯吧?

  「前提是,我要知道你有多少斤兩。」他把我的盒子打開,輕輕的撫摸著我的琴身。「我的音樂不賤賣、史特拉提瓦里的聲音不賤賣、你若夠格,我就為你編曲。」

  拉裘斯藍灰色的眼睛帶著一點試探的神色望著普魯申科,那可是我從來沒看過的眼神.......拉裘斯他打算做什麼啊?

  「......我會讓你看看,我夠不夠格的。」那一瞬間,本來靦腆害羞的年輕人,掛上了如戰神般勇猛的笑容。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男人與男人之間靈魂的交談嗎?

  就在當天,拉裘斯回到宿舍之後,打了跨洋對方付費電話,要經紀公司延遲CD的發售。

  「我有新曲的靈感!先停止發售!我要加上最後一首歌!曲名想好了!文案也幫我更改一下!」拉裘斯不顧薩慕爾搞不清楚狀況的哀號自顧自的說話。「新曲的名字叫《Art on ice》,記得要加上一句:《For Plushenko》!」

  接下來他就掛上電話非常開心的把我跟紙筆拿出來開始譜曲。

  「Cunci啊、Cunci,你不覺得很有趣嗎?那個年輕人。」

  是挺有趣的沒錯啦,還挺可愛的,雖然你肯為一個男人編曲實在是讓我嚇了好大一跳,但是你有新曲靈感我也很開心......

  不過,為什麼我有股詭異的不詳預感呢?

後記:匈牙利名人事蹟上書名了《弦樂與節奏》早在02年七月就混音完了,本來也是預定二、三月要發售的,可是根據博客來上的資料發售日卻是五月。這是為什麼呢?(笑)
http://www.wretch.cc/blog/aleona&article_id=7849672這是女主角(?)普魯申科

  



-----
創作者介紹

某冬的普級窩

sal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