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滑]Monolog By Cunic(十二)

  「有時候,我真的會覺得你是個徹頭徹尾的大混蛋,拉裘斯。」說出我心聲的是我的心靈之友,拉裘斯的經紀人─薩幕爾。

  Art on ice所有行程到今天結束,慶功酒會也舉行完畢,大家回到旅館收拾行李準備回家,而拉裘斯與他的合夥人之一,也是照理說他最該去套關係的大顧客──俄羅斯的普魯申科,還是相敬如冰跟彼此沒話說。

  拉裘斯反而還跟普魯申科的歌手夥伴希爾聊了許多關於音樂方面的見解,而且還聊的挺投機的樣子,我很少看到拉裘斯跟一個男人聊的這麼開心......

  「像我這麼優質而且充滿活力的跨界音樂家哪裡找,怎麼說我是混蛋呢,薩幕爾。」

  你的確是個混蛋拉裘斯,別笑成這樣,會讓我想拿琴弓打你。

  「普魯申科的經紀人跑來找我了,他對於你幫蘭比爾編曲的事情表達了強烈的不滿,認為你的行為等同於背信棄義,下次不會再找你合作了。」

  「喔?那你怎麼回答?」

  「我?我說,站在公司的立場,能為你多點廣告機會是求之不得的,所以答應蘭比爾選手的邀約也是為了獲取經濟利益,如果說因此而招致了俄國隊的不快的話,請不要怪拉裘斯,怪我這個短視近利的經紀人吧。」薩幕爾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出這串與事實不符合的話語,他這個經紀人最可憐的地方就是,必須把一切不利於拉裘斯形象的事情一肩扛下,對外說是他的主意。而偏偏拉裘斯這個人雖然明知薩幕爾的辛勞,卻從來沒有想過要稍微收斂自己的言行。

  「真是辛苦你了。」

  「我希望你能以實際行動來體察我的辛苦並且少為我惹一些麻煩。」

  「那可能很難。」

  「我知道,我也只是隨便說說而已。」

  ......你們兩個在唱雙簧啊?

  「但是,你這次真的很反常。」薩幕爾雙手叉在胸前,歪著頭望著拉裘斯。「你好像是故意要惹普魯申科生氣似的。」

  沒錯,平常不論發生什麼事情他都會盡量保持最低限度的禮儀,就算要整人陰人也會笑裡藏刀背後捅,所以這次事件最讓人意外的一件事情並不是他以“幫蘭比爾編曲”這件事情捅了普魯申科一刀,而是他居然“光明正大的在普魯申科的眼前亮刀子”。

  「被發現啦?因為我有點不愉快呢。」拉裘斯燦爛的笑著,雖然表情跟嘴上說的話完全搭不起來,但是他的確為了某件事情在不高興的樣子。

  「為什麼?當初跟普魯申科合作你也挺高興的啊?怎麼練完尼金斯基之後你卻好像在生什麼氣一樣。」

  喔,不愧是拉裘斯的經紀人,跟了他三年果然不同凡響。

  「......我看了,他所有比賽的錄影帶。」拉裘斯停下整理行李的手,抬頭望著站在牆邊的薩幕爾。「從以前青年賽到他最近的比賽,我必須說,我被那些剪的亂七八糟的音樂荼毒的非常難過。」

  「但這不是你生氣的理由吧?」

  「......02年鹽湖城冬奧,那就是我生氣的理由。」

  啊?你氣那個幹麻?

  不過說到鹽湖城冬奧,那也是叫我印象深刻。

  因為拉裘斯反反覆覆的把鹽湖城冬奧的男單比賽看了一遍又一遍,而且並不是只看普魯申科的部份,還看了當年的冠軍,亞古丁的檔案。

  當年的冠軍是亞古丁,亞烈克索‧亞古丁。

  簡單的說一下亞古丁的履歷,他是普魯申科的師兄,當普魯申科成為米申的徒弟時,這個比普魯申科大兩歲的滑冰選手就已經是米申的愛徒了,然後經過了一連串原因,米申拋棄亞古丁轉而訓練普魯申科,亞古丁則轉投身在美國的俄羅斯籍教練塔拉索娃,後來兩人就在比賽場上針鋒相對你來我往,雖然02年鹽湖城冬奧都是代表俄羅斯隊,但是彼此之間的仇恨已經深到濃到明顯到讓媒體炒作的非常愉快,還有廣告為證。

  那廣告裡頭的“We hate each other.”實在是重的可怕。

  我不知道他們之間為什麼可以從師兄弟變成仇人,轉投教練這種事情有多嚴重我也不懂,我只知道他們之間確實有很明顯的敵意,而且......

  普魯申科輸了。

  02年鹽湖城冬奧,是亞古丁業餘的最後一場大賽,這兩個同門師兄弟代表俄國爭奪同一枚獎牌,媒體的焦點投射在他們身上,而他們的表現也是比賽場中最精采的。

  但是普魯申科輸了。

  他得了銀牌,表情卻比銅牌得主還要冰冷。冰冷到攝影師寧願多照銅牌一點也不想照他,不然我想他的表情應該可以嚇走他一票女性FANS。

  當金牌得主亞古丁對他伸出手時,我敢保證他一定很想一把打掉。

  不過,輸的是普魯申科,拉裘斯那時也不認識他,他生什麼氣?

  「當我看到那場比賽我就知道了,他在尋找可以讓他發揮力量的音樂,不論是不是巧合,他在Art on ice上看到我、發現我,覺得我的音樂可以讓他發揮力量,而我也承認,他的滑冰與我的音樂是很好的搭配。」拉裘斯頓了頓,笑了開來。「當然,只要我願意,我可以為任何一個人編寫讓他發揮完全實力的曲目。」
  
  「那你有什麼必要生氣啊?一流的滑冰家選擇了你耶!」

  「回到原點,他要找的是“能讓他完美發揮的音樂”,那,讓他有這個動機的人是誰?」
  
  「亞古丁?不會吧,他退役了,以後他們不會再爭獎牌了。」

  「正因為他們不會再爭了!普魯申科沒有機會贏過亞古丁了!」拉裘斯不耐煩的揮了下手臂,似乎覺得薩幕爾太不開竅,不過我覺得薩幕爾的領悟能力已經比我好了。「正因為如此,普魯申科才更必須要用更好的音樂、更好的技巧來去證明他比亞古丁優秀,所以他才找上我!」

  「那不是很好嗎?代表他認為你可以幫助他超越亞古丁啊。」

  「我說了,我討厭被利用!」拉裘斯激動的站了起來。「《獻給尼金斯基》是為了他而編曲的,能讓他超越所有人立於頂點,但並不是為了讓他超越某個特定的人!打贏某個特定的亡靈!我看他撐著傷勢練習我就心煩!」

  「......」

  等一下,拉裘斯,你這話......怎麼聽起來......活像在吃醋啊......

  「普魯申科的眼睛被遮住了!他認為亞古丁贏過他的地方是優秀的音樂與動作編排,而且他的失誤也比普魯申科要少,這給普魯申科錯覺、讓他認為自己只要動作更精巧、音樂跟編排更好就可以贏過亞古丁!」拉裘斯越說越激動,這、真是反常......

  「然後!他就用精密的技巧來糟蹋我的音樂!糟踏為他伴奏的我!糟蹋我的Cunci!」

  「......我明白你的意思,拉裘斯,但是我以為你跟帕格尼尼一樣,認為音樂的娛樂性大於一切呢。」薩幕爾苦笑著。的確,拉裘斯就是這樣的人,身為一個跨界音樂家,在很多狀況下他都讓自己看起來非常廉價,因為他認為,音樂是每個人都可以聽、每個人都可以擁有的,就連我使特拉提瓦里的聲音也不例外,應該讓所有人都聽到。

  「不一樣,薩幕爾,這不一樣......」拉裘斯扯起嘴角苦笑,這在拉裘斯身上是很少見的表情......「我花費了這麼多的心血,不希望它成為滑冰機器的伴奏音樂......更不想讓它成為復仇的工具。」

  所以,你就拿蘭比爾去刺激普魯申科嗎?

  你這樣,等於同時在傷害蘭比爾跟普魯申科啊。

  「......我能明白你的心情,不過你要知道,這樣只要弄一個不好,你會同時失去普魯申科跟蘭比爾這兩個顧客,更甚者,以後的花式滑冰界沒人敢邀你編曲。」

  「......我的音樂,可並不是只能用在滑冰吧。」拉裘斯笑了。

  「是沒錯,不過,在冰場旁邊伴奏的你看起來比被美女包圍的時候可愛。」薩幕爾拍了拍拉裘斯的肩膀,揮了揮手走出門去。「快收拾行李吧,下午四點門口見,車子會到。」

  「知道了,心眼小的經紀人。」

  「你才心眼小呢,音樂家。」薩幕爾笑了笑,關上了門。

  「......是嗎?Cunci,我心眼很小嗎?」拉裘斯苦澀的笑著。

  你......的確是很小心眼啊,拉裘斯......

  難道你一點自覺也沒有嗎......


後記:薩幕爾,拉裘斯的經紀人,不過我也不知道他長怎樣,我是以大約年計四十來歲的長者形象去設定他的,也就是常常與芒果一同出席記者招待會的白髮先生ˇ  
至於亞普恩怨可參看此貼:http://www.wretch.cc/blog/aleona&article_id=7750883

-----
創作者介紹

某冬的普級窩

sal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