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日Kings on ice聯演絕對偏心觀後感!

OK,今天的主題是9月1日的King on ice聯演XD
這場聯演的地區性其實相當的濃厚,雖然在匈牙利當地大街上貼了海報,網路上卻沒有太多相關的報導,不管是最大電視台的RTLKulb或是MTV都沒有事前的訪問或是報導。
不過在八月三十一日時,MTV推出了艾德文跟另一位先生(好像是Syma負責人)的專訪,而九月一日早上,匈牙利的Duna電視台也有相關報導,在後續動作方面,Duna好像還會有演出或是訪問,不過看不懂匈牙利文的我也不知道該什麼時候鎖定才好(哭)
總之,這場演出之後,似乎引發了某些疑問(笑)。

第一、這場名為“King on ice”的演出,賣的到底是艾德文‧馬頓,還是普魯申科?
我個人認為是,兩個都賣(笑)
打一開始招牌就打的很清楚;艾美獎得主與冬奧冠軍的聯演,名字掛的是“Kings on ice”,微妙的複數型(笑)。

第二、艾德文‧馬頓是不是頭殼壞去?怎麼請了普魯申科來搶光自己的丰采?
這場演出雖然在之前沒有太大的宣傳,不過之後的報導倒是很多,而這些報導一面倒的集中在普魯申科身上,而身為地主的艾德文‧馬頓,反而沒有受到太大的重 視。而一位記者甚至在論壇上以私人的身分發表了關於這次演出的心得,裡頭有句話說「雖然馬頓是我們的同胞,但很顯然的,他們其中一位(小普)在我們這邊得 到了更好的承認」。
可憐的艾德文‧馬頓,果然被本國人討厭了(笑)。

第三、這個場地,為什麼小的如此尷尬?
其實Syma本身不小,只是除了搭台之外還多加了觀眾席,把整個冰場圍的很小,依照目測法來看,似乎只有正規冰場的一半。

第四、這場表演,到底有什麼涵義。
其實商業演出除了賺錢之後總還有某些意義存在,那麼,這場Kings on ice,除了賺錢之外的意義到底是?


大家都知道我是艾德文‧馬頓的FANS,但是我也非常的喜歡小普。
所以,要我來回答這些所有的問題,我都只會給予正面的回答(笑)。

我看完了這場表演,研判了一下後續效應,以及近來小普的職業動向之後,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像艾德文‧馬頓,致上最高的敬意。

您真的是為了朋友兩肋插刀的好男人,真的。

我一直認為艾德文他的人格特質裡頭有一點非常有趣,就是他非常的喜歡向大家廣告他所愛的事物,不管是藉由動作、演出、或是任何的行為,他願意向所有人分享他最愛的事物,甚至願意他所愛的事物比他自己還要耀眼。

第一個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史特拉提瓦里”。除了他之外,我沒看過其他的提琴家如此不遺餘力的廣告他的琴。若要說他在依靠琴的名聲,那麼光是第一張CD裡 頭的《魔法使特拉提瓦里》也就夠了,但是他從來沒有因為這樣就不去廣告他的琴,他拼命的向所有人炫耀他的琴,告訴大家他的琴有多好!
他廣告他的琴這件事情從來沒有間斷,如果有人有印象的話,在05歐錦上,他現場演奏帕格尼尼第二十四首隨想曲前,特別的說了「我將用史特拉提瓦里(特別強調他的琴),為大家帶來一首帕格尼尼(沒說是哪一首曲子)。」
而在06都靈冬奧GALA上,幫TM演奏之前,他也在跟觀眾們打過招呼之後,說了「我將用史特拉提瓦里(還是特別強調),為大家帶來一首普契尼(依然沒說是哪首曲子)」
試想,在幫一位男單冠軍、一對雙人滑冠軍演奏之前,他為什麼要特別提出他的琴?而且在場的都是滑冰愛好者,當所有節目結束,觀眾們可能會記得場上有一個莫 名奇妙(笑)的小提琴家,但是有多少人會記得他曾經提到了他手上的琴是“史特拉提瓦里”?在那樣的狀況下,他明顯的比他的琴更醒目,為什麼要把他的琴,是 一把史特拉提瓦里說出來?
我個人認為,正如我分析他的人格特質一樣,他希望所有人都愛他所愛的!他希望所有人都知道他所愛的!所以他永遠都會繼續告訴所有的人,他演奏的是史特拉提瓦里!而正如他在《弦樂與節奏》中所說的,史特拉提瓦里,是他共同進行音樂冒險的夥伴。
那位記者說,他不喜歡馬頓把自己定位在這種好鬥的風格,但是我就是喜歡他這好鬥的風格!
若說他是一位音樂鬥士,史特拉提瓦里就是他的冒險的夥伴,也是他的寶劍!
他希望天下的人不只愛他的音樂,也愛他的冒險夥伴!愛他的寶劍!
他如此希望,不遺餘力的在每一次的訪問、每一次的報導中,把他的琴一次又一次的提出來,讓大家都記得他有把史特拉提瓦里!而且他不只是一把琴!不是琴手的工具!是他的夥伴!分享他音樂靈魂的夥伴!


第二個明顯的例子,就是他的朋友──葉夫根尼‧普魯申科。而且我認為這次的“Kings on ice”表演,是他深愛這位朋友的表現。
也許有人會說,這麼小的場地,根本就是委屈了普魯申科,他沒辦法發揮他的滑冰技巧、沒辦法做出他最招牌的4-3-2連跳,但是在我來說,我卻覺得,這是艾德文為他這位朋友著想的方法。
如果是普魯申科的FANS,應該就知道普魯申科暫時退下業餘戰線,進行職業表演的原因吧?正如他自己所說的,他需要休息。他暫時不想(注意,暫時)面對幾乎無止盡的技巧苛求,拼命的折磨自己已經傷痕累累的身體,讓自己的技術更高一層。
他需要休息。
可是我們也都非常的明白,我們可愛的小普、認真的小普,是那種願意為他的FANS們表現出他最美好、最優秀的技術的表演者!只要場地許可,只要他的身體狀況許可,他願意表演4-3-2連跳、願意表演貝爾曼選轉。
更何況還是他難得出現一次的匈牙利,而共演者還是他的好友、他的編曲者─艾德文‧馬頓,依照我們對普魯申科的認知,他一定會表現出他最優秀的技術,來回應他的好友、回應匈牙利熱情的支持者。
如果艾德文‧馬頓給他一個標準冰場,也許我們還可以看到精采的4-3-2連跳。如果他的好友這麼要求,普魯申科會拒絕嗎?
我想不會的。
可是艾德文沒有這麼要求,他甚至只準備了一個小小的冰場,小到普魯申科要展現他美妙的Footwork,還得要他在自己不滑倒的狀況之下往後退開個幾步(笑)。
如果不在場地上加座位,如果讓入場者少個幾百個,普魯申科也許就可以擁有一個廣大的冰場,發揮他的技術,致於這點小小的價差,只要把票價提高就可以了,憑著普魯申科的招牌,還不能狠狠的把票價拉到天價嗎?。
但是我們狠心的艾德文‧馬頓(笑),卻只給了他個小小的冰場,更別說當天還有雙人滑、冰舞的群舞,都得擠在這個小小的場地了。
我們的主演者,艾德文‧馬頓,想必對整場表演的形式是有其主宰權的,那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我認為第一個,就是如同我前面所表示出來的......他不希望他親愛的朋友為了他,勉強自己表演高難度技巧。
4-3-2連跳,普魯申科的招牌,我們已經習慣了普魯申科輕而易舉的把它跳出來的樣子,卻忘了這連跳為他那年輕卻傷痕累累的身體所帶來的嚴重負擔。
艾德文‧馬頓,曾經目睹普魯申科離開冰場。
05年的歐錦賽,普魯申科的身體狀況已經不是很好,Gala上的《教父》,跳躍搖搖欲墜。05年的Art on ice,同樣是一曲《教父》,他們在冰上激情的表演,卻是建立在普魯申科的麻醉藥與麻醉針上。三個月後,普魯申科緊急退賽。05年的世錦賽Gala上,他 對著廣大的電視牆,空白的冰場,拉著他為普魯申科編寫的《教父》。
我們很難想像他是用什麼樣的心情,目睹他的朋友離開冰場,用什麼樣的心情對著沒有人的冰場拉琴,又是用了什麼樣的心情用一曲托斯卡,繼續站在冰場上擋路(笑)。
所以我會認為,這個小小的冰場就是他對普魯申科的關心。
他把普魯申科請過來,也不要他定在布達佩斯進行長時間的練習,他希望觀眾可以來的更多,讓匈牙利的人們,不論是他個人的FANS、或是普魯申科的FANS,來到這裡,看他與普魯申科的演出。
我們也可以從FANS們的攝影(我非常希望還有更多的人把他們拍下來的東西貢獻出來XD),看的出普魯申科這次的表演相當的輕鬆愜意。
宛如在玩樂一般,除了正規的表演與跳躍之外,他開心的與前排的觀眾們互動,在表演中突然跳出角色,對觀眾們微笑、耍可愛(笑)、突然跑到艾德文的身邊拉起空氣小提琴(大笑);在謝幕的時候坐在舞台邊晃著雙腳,彷彿非常的開心、非常的快樂。
喔,他甚至不需要背台詞、或是跟宿敵抱抱。(笑)



不過整場表演下來之後,我們也很明顯的可以知道,艾德文‧馬頓,這位地主的風采,被普魯申科給搶的一乾二淨。
兩位當地的記者都挺不給面子的,沒採訪到普魯申科的那位說「雖然馬頓是我們的同胞.....」,致於有採訪到的那位,則把訪問的重點放在普魯申科身上(笑)。
這場表演的兩個主角,一個是當地的跨界提琴家,常常在春祭、新年音樂會出現的常客;另一個是鮮少來一次的男單冬奧冠軍─普魯申科。
如果我是記者,我也會訪問普魯申科啊!畢竟艾德文馬頓還是常常待在匈牙利!可是普魯申科很快就要回去啦!
試問,艾德文‧馬頓,他不會預料到這種狀況嗎?
就算他沒想到,他的經紀公司會沒想到嗎?
他需要普魯申科這塊招牌來賣他的票嗎?不需要的!他是可以在匈牙利的大型音樂廳舉辦演奏會的音樂家耶!而且把一樓的位置撤掉的話,可以賣的位置又更少囉,賣不完嗎?
我可不相信。
但是,艾德文卻在明知自己的光采會被搶光的狀況下,邀請了他的摯友前來。
所以我要更進一步的大膽推論──這場表演,是艾德文為普魯申科的職業生涯,提出的另一種建議、另一種可能。
我們也許可以把這次的表演,視為日後普魯申科與艾德文‧馬頓搭檔進行職業演出的前哨戰。
沒有電視上的大幅報導,把廣告限於當地與平面廣播媒體,試探他們兩人的人氣可以在有限的宣傳之下做到什麼程度?
毫無疑問的,光是普魯申科個人的人氣,就可以塞滿整個會場,我們可以想像的到有不少人買不到票的喪氣表情;更別說還有艾德文的FANS了。
所以他還擺出了一樓的位置,不只把冰場限縮了,減輕普魯申科的負擔,還增加了入場者,讓更多人可以看到他的摯友為匈牙利的冰迷們獻出的表演。


總而言之,整場演出我覺得艾德文最該被譴責的地方,不是狹小的場地,而是他演奏《教父》時失準的跳弓以及音準......雖然後來抓回來了(苦笑)。

而且,我認為艾德文絕對不會為了普魯申科搶光他的丰采而忌妒、憤怒、生氣,或是傷心。
就如同他不遺餘力的廣告他的琴,他也樂意讓大家更愛他的朋友、他的夥伴──普魯申科。
每當他站在冰場上,他都很清楚主角不是他,他只是讓表演增色的元素,真正的主角是他的夥伴,他很樂意的展開他的雙臂,把掌聲都獻給普魯申科。
而普魯申科,也明白他這位年長的朋友的體貼,走到他的身邊,與他一同接受觀眾們的歡呼。
打從他們第一次一同站在冰面上之後,每次的表演,艾德文‧馬頓,都會走上冰面擋路,就連這次小到他不往後退個幾步就不能讓普魯申科表演連續步的小場子也一樣。
而普魯申科也沒有把這個擋路的傢伙(笑)趕離冰場,要他乖乖待在舞台上;而是寧願分神去注意這個身懷名琴的朋友所站的位置,免的撞上了一把他得賠上大半輩子的琴(大笑)。
普魯申科讓艾德文‧馬頓分享這個本該只有他一個人的冰場;艾德文‧馬頓讓普魯申科用身體表現他的音樂。
這是這對差了七歲、不同國籍、不同領域的朋友之間有的默契。


艾德文‧馬頓,用著尊敬的語氣,稱呼這個小他七歲的朋友,有著「偉大的靈魂」。
他不在乎這位朋友掩蓋他的光芒。
他深深的明白這位朋友幫助他,把他的音樂、把史特拉提瓦里的聲音,帶向了這個世界的每個角落。
而普魯申科也明白,這位朋友用他的音樂,幫助他攀向了奧運的頂峰,走向更具藝術性的滑冰之路。
普魯申科在他的訪談中提到「我們沒有誰領導誰的關係」。
他們是彼此提攜的朋友,而他們也打從心底重視彼此。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會看完我這長篇大論,也不知道大家看完之後是否贊同我的想法。
但是,這就是我所看到、分析到的東西。
我愛他們兩人,我承認我愛艾德文‧馬頓多一些,但是,我也喜歡可愛的、認真的、努力的普魯申科。
我打從心底希望他們的友誼可以持續永久。
更奢望普魯申科真的可以跟艾德文兩人,組成音樂家與滑冰家的搭檔,在世界上巡迴表演。
這是個奢望,我知道,但是,就容許我幻想一下吧(笑)。
總之,不論如何,我都希望你們能更幸福的微笑。
請你們一直的幸福下去吧(笑)。


稿於06年9月7日凌晨12點

點此下載表演視訊
匈牙利普FAN論壇提供:含托斯卡、教父、帕格尼尼第五號隨想曲、謝幕曲





然後,在最後的最後,我還是不得一提的是....   

芒果,你又胖了(炸)



-----
創作者介紹

某冬的普級窩

sal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