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olog By Cunic(十三)

  不管怎樣,Art on ice終於在沒有引發俄國、瑞士、匈牙利三國大戰的狀況下結束了。

  而且Art on ice結束之後,拉裘斯還幫蘭比爾又演繹了另外一個版本的吉普賽之舞,原因是他的教練認為原先的版本無法強調出蘭比爾長於旋轉的特色。

  對於拉裘斯這種拿蘭比爾氣人的舉動,普魯申科則是以漂亮的分數回擊。就像是要對拉裘斯證明他的優秀一樣,一月的俄羅斯錦標賽,尼金斯基居然奪下了一整排漂亮的6.0。

  拉裘斯看著電視轉播苦笑。

  「真是不認輸的天蠍座啊。」

  還不是因為你挑釁人家。

  總之,接下來就是歐洲錦標賽了。

  而身為地主國的匈牙利冰協,也對這位幫三個選手─兩個男單一個女單─編曲的當地音樂家提出了賽後表演的邀請。
  
  喜歡出風頭引人注目的拉裘斯當然是一口答應了。

  至於到時候要表演什麼樣的節目,當然就是看誰得獎了。

  「所以,我們最近就練習《獻給尼金斯基》跟《命運》,尤其是《獻給尼金斯基》的部份大家要特別注意,銜接的地方......」拉裘斯認真的對團員們講解,可是在一旁觀看練習狀況的薩幕爾提出了疑問。

  「吉普賽之舞不用練習嗎?」

  「啊,那個啊?蘭比爾大概不會想在賽後表演看到我吧,而且,大會應該不會安排賽後表演給第三名以下的人吧?」

  你直接詛咒蘭比爾連銅牌都拿不到?太過分了吧?

  「新版的吉普賽之舞編排太緊急了......雖然說是為了強調他的特色才臨時把慢板的部分增加,但是我並不認為這樣急就章的編舞可以拿下好成績。」拉裘斯把琴弓搭上了琴弦。「我的音樂這麼好駕馭的話,豈不天下人都來用了?」

  這麼說倒是很有道理。

  「你對他這麼沒信心怎麼還挑他來氣普魯申科啊?」薩幕爾似乎覺得很好笑。

  「喔,其實我也認為想氣他的話最好的方法是幫朱貝爾編曲,不過我討厭他。」

  「因為亞古丁是他的教練?」

  「......你真的越來越討人厭了,薩幕爾。」

  「在你身邊待久了嘛。」

  這兩人的相處方式還真活像是狼與狽......

  「不管怎麼說,你的曲子幫他拿下一整排6.0,我看光是這點就可以讓《獻給尼金斯基》名留青史了。」

  「那也只有在俄國人的滑冰史上。」

  「要在世界賽拿一整排6.0基本上是幻想。」

  「如果他真的能夠完全掌握住尼金斯基,那也不是幻想。」

  「你覺得他沒有“完全”掌握嗎?」

  「喔,有啊。」拉裘斯諷刺的扯起嘴角。「宛如照著音樂跳舞的活洋娃娃。」

  「你的曲子就是為了讓他拿到冠軍而做的,而冠軍最需要的就是精湛的技巧跟穩定性啊,像個娃娃一樣完成曲子也沒什麼不好。」薩幕爾攤了攤手,似乎是在說這是沒辦法的事情。

  「娃娃也分很多種的......」拉裘斯淺淺的嘆了口氣。

  對話就這樣結束了。

  不過拉裘斯很明顯沒打算就這樣讓普魯申科以6.0大獲全勝。

  歐錦賽前一個禮拜,他拍了封電報給普魯申科,邀請對方在比賽期間到他家住。

  「你認輸了?」受託去拍電報的薩慕爾這麼問。

  「什麼認輸?」休息時間嗑著零食的拉裘斯回問。

  「這個。」薩姆爾揮了揮手上的紙條。「你邀請普魯申科到你家住,不是要對你為蘭比爾作曲一事賠罪嗎?」

  「怎麼可能啊?」

  我拜託你不要用燦爛的笑容打破你親愛的經紀人的期待,拉裘斯。

  「總不成是想叫到家裡暗殺他吧......」

  「處理屍體太麻煩了,要殺得在戶外。」

  請不要一臉認真的討論這種問題!

  「說的也是,所以你到底想做什麼?」

  「只是想交流感情而已。」

  拉裘斯笑起來非常好看。

  好看到讓我想哭。

  歐錦賽前兩天,拉裘斯前往機場接機,來拉裘斯的別墅住的只有普魯申科一個。

  「這麼大房子只有你一個人住?」普魯申科在門外就望著內含室內溫水游泳池、蒸汽浴室、地下撞球間的房子發楞。

  「不盡然,這是別墅,平常只有傭人在,我家人都住在別的地方,我不想讓他們受到打擾。」

  「喔......可以理解,媒體也常常想看我的房間什麼的,搞的我得弄一個專門採訪用的房間給他們拍攝......」說完,普魯申科像是想起了什麼問道:「那這幾天這邊只有我們住?」

  「也不對。」拉裘斯笑了笑,拿出鑰匙把門打開,立刻就可以聽到盈盈笑語從右手邊的院子傳來。

  「......」普魯申科望向聲音來處,明顯呆了。

  這也難怪,畢竟,進入一個男人的別墅,卻看到一群女人穿著打扮鮮豔亮麗的在庭院裡嘻笑烤肉,任誰都會呆住。

  「這是我的團員們,你見過的。」

  「啊、是、是的,我有印象,裡頭有幾位我的確見過......」

  有幾個你沒見過很正常,他組的室內管絃樂團有二十個女性,每個都可比模特兒般美麗動人,他帶著巡迴的班底雖然是固定那五個,但是在本國參加許多演奏場合時都會換人。

  所以......請別用那種看種馬似的眼神看著我的主人,這樣我也很難堪......

  他請團員們來純是請他們來放鬆、遊樂的,所以、真的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

  「先去放行李吧,然雅。」

  我親愛的主人,也請你不要裝作完全沒發現他那眼神的樣子,稍微解釋一下嘛......

  「......嗯,好。」

  你是不是後悔應邀而來了,普魯申科?

 

 

 

 


-----
創作者介紹

某冬的普級窩

sal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