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olog By Cunic(十五)


  有一個人在觀眾席上笑的很噁心。

  噁心的程度足以讓他那一群萍水相逢的床伴們毫不留情的離他而去,欠打的程度足以讓現場的普魯申科迷們衝上去揍他一頓。

  那個人就是我的主人,普魯申科的編曲師,世界一流的小提琴家,拉裘斯‧洛伊斯‧裘利,藝名是艾德文‧馬頓的男人。

  這傢伙一邊打著瞌睡一邊看著場上來來去去的男選手,然後在喊到蘭比爾跟普魯申科的時候才把眼睛張開來。

  在看蘭比爾表演的時候還好,雖然一臉無聊卻還沒有做出太失禮的舉動,但是當他看到普魯申科跌了第一個跤的時候,臉上就漾起了一抹欠打到無以附加的笑容!

  人家跳你的曲子跳到摔跤你很開心是嗎!?

  雖然我對花式滑冰是沒有很大的研究,不過就連我都看的出來普魯申科這次的確很失常,不但摔了兩跤,旋轉也有點不穩,莫非是被昨天拉裘斯的話給影響了?

  可是上次拉裘斯刻意拿蘭比爾刺激普魯申科,他還很不服氣的跳了一串6.0呢......

  還是說,是那句「勁敵的徒弟」造成的效果?

  如果是的話......我覺得你根本就不該開心吧呢,拉裘斯......

  總之,比賽結束之後,拉裘斯非常愉快的回到別墅裡頭叫了外匯在院子裡開桌放上各式各樣毫無疑問是在氣人的法國料理,然後讓他那二十個美女團員準備好之後在普魯申科打開門踏進家裡的那一刻演奏起《1812序曲》。

  而身為俄國人絕對聽過這首歌的普魯申科臉色當場充滿殺意。

  這首歌是的作曲者是俄國有名的作曲家柴可夫斯基,在1882年公演,作為莫斯科工業藝術博覽會的慶典曲,也是為俄羅「救世主大教堂」舉行祭典的儀式。該教堂是為了紀念俄國在1812年擊敗了拿破崙而建造的,也就是說,1812序曲也含著紀念俄國此一勝利的意念存在。

  在普魯申科輸給法國名將朱伯特的時候演奏擺明了討打啊.....

  一曲奏閉,拉裘斯面帶微笑的對著唯一的觀眾鞠躬。

  「恭喜你,然雅。」

  「恭喜什麼?混蛋拉裘斯。」

  「恭喜你獲得銀牌。」

  喂!想討打的話先放下我再說!

  「......對於我摔冰,你沒什麼話要說嗎?」

  「把怒氣都吃下去如何?我準備了很多法國料理喔。」

  是這個用意嗎?

  「......有啤酒嗎?」

  「CHATEAU香檳,法國沒有好啤酒。」

  然後拉裘斯把我交給他的團員之後就拉著普魯申科往後院去了。

  接下來的狀況我自然是不得而知,團員把我收好之後大概也跑去後院大快朵頤了吧?那種料理的數量不像是兩個人可以解決的,當然,如果拉裘斯是拿來讓普魯申科砸了洩憤就另當別論啦。

  然後,整整三天,我都沒有出過提琴盒。

  三天之後拉裘斯把我帶出家門,卻已經是直接到了滑冰場休息室了。

  然後我在休息室裡聽到了讓我震驚無比的消息。

  「然雅,等下表演時你要小心點喔,因為我會在冰場上演奏喔。」

  「喔,在冰場上......什麼!?在冰場上?」瞬間普魯申科調整鞋帶的動作停了下來驚訝的站起身,然後被拉裘斯壓回座位上。

  「對啊,主辦單位沒有準備給我站的位置啊。」

  說謊!我明明記得上次匈牙利冰協來找你的時候還說會幫你搭臨時舞台!你趁我不在的時候做了什麼啊!

  「等一下!這太誇張了!雖然表演時常常會有其他人在,但是最少要練習一下啊!我根本沒有排過你在場上的狀況耶!」

  對啊!你們根本沒有排演吧?有排演的話一定會讓我出去的啊!

  「沒關系的,憑你的實力一定不會撞到我的,不是嗎?」

  「廢話!我當然不會撞到你!問題是冰場上帶小提琴不好吧?萬一你滑倒了怎麼辦?」

  沒錯!就是這樣啊!而且光是冰場旁邊的舞台我就受不了那種冷熱交逼的感覺了你還要站上冰場!

  「不會的啦,慢慢走就好了,而且走上去之後我又不用動。」

  「問題不在這邊吧!」

  繼續阻止他啊!普魯申科!別讓他做出這種戕害我生命的事情啊!!

  「這麼有趣的事情你怎麼這麼排斥呢?」

  「只有你覺得有趣吧!」
  
  知音啊!普魯申科!

  我在這傢伙身邊待了快十年沒想到你才是我的知音啊!

  「好吧......」呦,放棄了?「看樣子你一點沒有信心不會撞到我,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畢竟我手上的Cunci要是被你撞壞了,你一輩子也賠不起......我這就去告訴主辦單位要取消......」

  對對對,取消吧!

  「你給我等一下,拉裘斯‧洛伊斯‧裘利。」

  為什麼要等!

  「怎麼啦?然雅。」

  你不要裝天真!拉裘斯!

  「你給我上場!」喂喂!普魯申科!不要經不起激啊!「我跟你保證,我甚至不會讓冰屑飛到你的琴上!」

  「那就太好了,然雅,Cunci也會高興的。」

  胡說!最好我會高興!

  「我倒覺得他會很恨你這個主人。」

  我已經恨到想哭了啊!

  「不不不,我可是把他帶出保險箱的恩人呢。」

  那不代表你可以無止盡的壓榨我!

  「就算如此你也該疼惜名琴吧!那是連我這種非音樂人都知道的名琴耶!」

  你真是個好孩子,普魯申科......

  「要是我換琴上場為你伴奏的話,他反而會鬧脾氣的。」

  ......

  「胡說,琴最好會鬧脾氣。」

  「會喔,有次我把他丟保險箱去中東旅遊,結果一下機就斷了條腿呢。」

  「......」

  ......的確,是這樣沒錯。

  雖然我的確不喜歡冰場,但是你要是換琴的話,我一定詛咒你摔倒。

  「所以,我到哪邊都會帶著他,包括上冰為你伴奏。」

  唔,拉裘斯的笑容看起來可愛多了。

  「而且為了讓他多一點出場機會,我已經跟主辦單位商量好安可曲了喔。」

  「什麼!?安可曲?我怎麼沒聽說過!」

  我也沒聽說過......

  「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命運,你一定聽過吧。」

  「是有聽過,但是沒有舞步啊!」

  說真的,跟普魯申科合作以來很少看他這樣失控大聲說話的,但是今天光在休息室就聽到一堆高分貝的吶喊......

  因為拉裘斯太過欠打了!

  「耶?說這種話就太讓我訝異了,我要是沒記錯的話,你前陣子不是才說過“不管是什麼音樂,我都跳的出來”嗎?」

  「......」

  你這傢伙居然還在記恨嗎......

  「那我先出去了,你慢慢準備喔。」

  
  「......拉裘斯‧洛依斯‧裘利你這個大混蛋!!!」

  普魯申科的怒吼在門後響起。

  但是這傢伙卻喜孜孜的拿著我穿過俄羅斯代表群跟教練們充滿疑惑的目光,找了個比較空的地方坐下來,把我拿了出來。

  「三天不見了,想我嗎?Cunci。」

  是你想我吧?

  「為了強制普魯申科不准練習,我也不能碰你,你一定很無聊吧?」

  我是還好啦,比起三百年,三天簡直像三秒......不過你為什麼不準普魯申科練習啊?

  「這下子他腦袋裡都是想滑冰的念頭,應該可以滑的比比賽上更好吧?我真是用心良苦啊!」

  這種話你對我說也沒用啦。

  「然後場上又有我跟你在,一定是全場注目的焦點啊!」

  基本上我並不太想上去......不過,既然你堅持,我也沒辦法。

  「這下子,大概會有人連冠軍是誰都忘掉吧。」

  ......你說什麼?

  「這種能夠光明正大欺負別國冠軍的事情在別的國家可是很難辦到的啊!」

  是、是沒錯......

  「想想那個法國小鬼在慶功宴上的表情就會讓人覺得很興奮不是嗎?」

  ......你真的是個貨真價實的混蛋啊,拉裘斯......

  

後記:附上最後慶功宴的照片一張
http://www.efsc2004.hu/hun/b_ffi.html
從最右邊開始算起是冠軍朱伯特、中間是亞軍普魯申科、左邊是季軍,也是俄羅斯選手
但是朱某人臉上的表情跟02鹽湖冬奧的普魯申科有的拼....(笑)
  



-----
創作者介紹

某冬的普級窩

sal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