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今天只打算更新轉轉轉教父(何)
可是世界上有些東西實在太神奇,神奇到既然天音招換就不得不寫的地步......
這是來自俄羅斯的報導翻譯(笑)(電梯、宅男、美少女囧)

名字: Edwin [Marton] (marton Edvin)
題材: 音樂家
類型: 採訪
日期: 2006-10-09
來源

「小提琴─這是珍寶,
他是唯一一個距離音樂家的心臟位置最近的樂器,
而且他的聲音與人相似......」 - Edvin Marton
親愛的芒果你好浪漫...(死)

以下翻譯是從翻譯基轉英文又轉中文的,哪邊不對是都不負責的囧\~/



記者:-艾德文, 我知道, 您是出生在小提琴世家, 那麼, 以音樂作為職業, 小提琴作為樂器─這是父母的選擇嗎?

EM:不,並不是。毫無疑問的, 他們教我提琴去參加比賽,但並不是所有的小孩都會走入音樂學校,為了去培養任何樂器上的習性,他們認為他們的人生跟職業都只能在音樂上成長。
我五歲的時候在幼稚園就讀,有個迷人的女孩吸引了我,我想要引他注意!明智的媽媽要我對女孩演奏小夜曲,我花了很長的時間去學,而且超乎期望的成功了......女孩親吻了我!
然後我第一次了解,那把小提琴─令人驚奇的樂器,他可以描述無法用言詞表達的感情,所以我對父母說,我想要一輩子演奏小提琴....
(說真的芒果你的學琴動機不純到一個炸.....=_=,不過這邊也可看出他小時候好像木訥寡言不會說話?XD他娘也夠狠,要他用小提琴演奏小夜曲來表明心跡,這種告白方法很古老耶XDDDDDDDDDDDDDDDD我看他娘想要他學琴想很久了XD||||
是說Andera小美眉也夠開放,就這樣親下去啦XD||||
從此之後用琴追人成為習慣!?囧)


記者:但成功的條件-不僅止於天份或是自身的渴望, 還要讀書、每天的勤奮練習, 最後還需要一點運氣。

EM:是, 而且對我來說,那令人難忘。 在八年間,我持續的複雜的競爭(那裡有六百個人), Leonid Kogan注意到我, 而我被允許進入只有十一個孩子可以就讀的中央音樂學校就讀。就是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樂學院。 為了完成學業,十七年裡頭進了布達佩斯的李斯特音樂學院,維也納音樂學院,還有紐約的茱莉亞......
(這樣說來他花了六年讀維也納,可是怎麼茱利亞只念了一年?更可怕的是就這樣種下跨界的種子囧.....
多讀幾年我看他手上拿的就是電子提琴了他囧)



記者:二十歲的時候你在蒙特利爾國際小提琴賽中得到冠軍,被認為是最好的小提琴手。你身為一個藝術鑑賞家演奏了古典樂跟爵士樂,卻無法讓你滿意嗎?

EM:不,我總是很滿足,而且我也會在演奏會中演奏兩三首的古典樂。 古典─絕對的提琴樂,不該剝奪聽眾這樣的樂趣…
然而他出現了, 我的朋友,同時也是鄰居, 是一個DJ, 以一個完全不同的方式啟發我, 節奏與電子音樂。 具體的來說,在紐約, 那裡有新的節奏、新的聲音。大都市的生活節奏, 自信心的出現, 那,如果我們把古典音樂轉換成現代的語言, 給他心的樂音, 他會獲得其他的面貌,其他可能的感受。 但是對我來說,我還是想要描述關於聲音、旋律、以及他的平和......換句話說,我知道了,我想成為作曲家。


記者:但作曲的第一印象如何出現?

EM:那時我在紐約,小提琴在其他的城市。 小提琴─他是活著的東西… 我感覺他,他感覺我。 我記得他那令人難忘的聲音, 就向人們記得那些習以為常的聲音, 即使當時他很遙遠… 我在公園中散步,那附近就有造景瀑布,那讓我瘋狂的想念我的小提琴。 瀑布下突然有聲音出現,就成了那首「Miss you」的構思。 所以我通常喜歡在瀑布的聲音中作曲。
(我記得你的CD中寫的是洛杉磯耶芒果囧,還有你的第一首曲子不是《魔法史特拉提瓦理》嗎?最近流行講話自打嘴巴?包含小普說你們02年就認識了之類的XD)


記者:-在瀑布的聲音中?
EM:-瀑布的聲音中, 像是一個厚重的維幕, 它攔截其他聲音, 你就會感覺到彷彿聽到了曲調, 那是自你的身體裡頭發出來的聲音。
(內在的聲音啊......是說在瀑布邊我可以聽到什麼呢?)

記者:你的小提琴的確是史特拉提瓦理?
EM:- 當我贏得了蒙特利爾的國際小提琴比賽,我從瑞士銀行那兒得到他。 在我之前大概有五十年沒有人演奏他了。 大師在1697年時製作他!但像這樣的珍寶必須仔細的處理, 所以我只有在特殊的狀況下使用, 通常我會用另外一把由義大利製琴師Carlo Testore Giuseppe 製造,其實也沒比較便宜的琴,。
(泰斯托爾啊......就是他錄薩拉薩蒂的琴啊......這麼說來有時可能聽到的是他的聲音?不過每次他跟小普共演好像都是用老史囧.....這次去 SOI也帶了保鑣,上次航空表演也有保鑣......你到底什麼時候用泰斯托爾啊你,這樣操老史的老骨頭對嗎?XD||||)

記者: 那麼艾德文,為什麼會出現與普魯申科聯合演出的計畫呢?(來了來了,必定會有的問題)

EM:2003年我獲得了幫瑞士蘇黎世的冰上表演「Art on ice」寫開幕樂的案子。 一個禮拜裡頭都要跟他的工作小組一起在冰上演奏。 在這段期間,遇到了在蘇黎世的普魯申科。 那開啟了交際, 準備到不大可能的實驗(這句話很難懂), 我們立刻交了朋友。 葉夫根尼從以前就開始尋找充滿激情節奏的當代音樂。 演出之後他回到了莫斯科,我回到布達佩斯,我們不過偶爾聯絡。
但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我接到從米申教練根普魯申科那兒來的電話,「在所有作曲家中,我們為新節目選擇了您。」。
創造性的過程結合了我們兩個, 葉夫根尼它到我布達佩斯的錄音室,。他說明, 什麼節奏在某個地方或另一個節目是必須的, 他表演, 步伐、飛躍,還有其他元素。 但我試圖為他節目的每個片段選擇節奏語曲調, 要怎樣才能讓他在演出的時候,幫助他創造出最亮眼的表現。
(芒果你喔......先看動作才譜曲嗎?先編舞才編音樂......原來這是常態啊......那托斯卡出現也不奇怪了(苦笑),難怪你會很清楚的知道小普哪時候跳到哪邊......)
結果葉夫根尼他獲得了18枚金牌, 而且所有音樂都是出自我之手的(他娘的你好樂啊芒果囧)。 至今我們仍然一起工作, 九月一日的時候在布達佩斯推出了Kings on ice的新演出,, 以後將會進入意大利, 羅馬尼亞, 美國,當然也會在俄國。


記噁:不, 不, 艾德文… 我知道, 作曲家與知名的溜冰運動員合作。 我想知道的是, 那個非常的概念是怎麼出現的,就是廣為人知的花式滑冰運動員與音樂家的小提琴手站在同一塊冰上。 這的確不是出現在音樂之下… 總之, 看見了小提琴手根葉夫根尼在冰上,那不可思議的熱烈激情殘留著: 與音樂一同產生的情緒、那些可以轉化成具體的語言形象,還有葉夫根尼必須的動作,那是否也是音樂創造的意向?… 這個隨機的影響在長期工作中是必須的嗎?(這位記者這邊說話有點文言,所以翻譯軟體翻起來怪怪的,我試圖轉化了一下.....反正就是問芒果:你閒著沒事上冰幹嘛?小普還會配合一些動作,那是必要的嗎?)
EM-主要是對觀眾來說很有趣。
(哇哩囧,很有趣咧!!!能不能為老史的老骨頭著想啊你囧!)


記者:-您的確還有其他的計畫吧?

EM:當然。 例如, 九月預定完成的新專輯史特拉提瓦理,(這麼說來這個訪問可能很早就完成了)老實說我花了很大的力氣跟勞力, 所以我相信, 會有很多人喜歡。 專輯中會由蒙特卡羅樂團進行古典樂的演奏,是由我們相當有天份的五個女孩組成的。當然也會把三百萬人已經聽過的奧林匹克得獎音樂放進去,那為普魯申科帶來了勝利,也得到了艾美獎─世界最有名望的音樂獎之一。我們跟盧貝卡一起創造了他,我認為,它也會找到它的崇拜者。為了推出這個專輯,我們構思了很多扣人心弦的展示與名字,在那之中觀眾會進入完全意想不到的世界─我的世界。這個演奏會 11月1日與11月2日將在聖彼得堡舉辦。
(我想看....踢石頭,行程排排排就是沒有亞洲,去日本也好啊 .....)

記者:-您很努力工作,那你有時間進行其他的興趣或是喜好嗎

EM:-對我而言一切都是有趣的,朋友、足球、, 橄欖球, dayving(?), 馬…, 但時間不夠。只有那個保留著, 我很少享受人生在我那硬梆梆的行程表上很少有突然的變化來用,只能按行程在某些地方休息。 但總的來說, 我是愉快的人, 因為我在最重要的熱愛中生活─就是音樂與小提琴
(芒果你真的好浪漫好可愛是個徹底的音樂人啊好孩子~~(抱抱)不過這麼說來你跟小普的行程都是早就排好的趕場趕很大是故意的囧?另外你那個興趣裡頭有朋友......是不是少了個“女”字?XD)


呼......真是有夠他媽的難翻譯的一篇文章,不過總算比匈牙利或羅馬尼亞文好,畢竟有翻譯軟體實在好搞多了......(揮汗)
這篇訪問也挖出了更多有趣的芒果,包含他內向的年輕時代(大笑)
其實你小時後是自閉兒吧?XD
喜歡女孩子用說的就好啦......
你一定不懂甜言蜜語又不會寫情書(也對啦才五歲耶囧),媽媽才教你用琴來說吧?
用琴表現出語言所不能表現的東西......

親愛的芒果,真的,我很感謝你的初戀─親愛的Andrea小姐,讓你拿起了提琴。
更感謝你的母親,讓你用琴表達自己的情感。
尤其感謝Andrea小姐給你的吻......讓你發現了自己可以用琴表達出更多的東西。
感謝你的老師,感謝你的父母,感謝你的姊妹,感謝普魯申科......
感謝所有讓我認識你的一切因素以及人們。
所以,請你一直演奏下去......
親愛的,艾德文‧馬頓。



-----
創作者介紹

某冬的普級窩

sal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