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來點振奮的!XD


為了寫文,去找了一些經典古典來聽,這首曲子我一聽就好耳熟,以前學生時代聽過學校的管樂隊演奏過,好像是切了一段拿來當頒獎進行曲用(笑)當時沒有研究沒有感覺,現在深深覺得這曲子好讚啊XDDD
豐富的管絃層次以及歡快的樂章,一聽就覺得精神整個都來了!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好想笑(大毆)

這曲子的作曲者是艾默‧柏恩斯坦,為電影「豪勇七蛟龍」所配樂,雖然電影沒看過,但是這曲子相信有很多人應該聽過的XD./


以下介紹引用自「電影最前線」

 

艾默柏恩斯坦(中)
爵士鬥英豪                   

好萊塢最喜歡界定從業人員的類型,要拍什麼電影,就去找那一類型的工作人員,作曲家就經常被定型,很難脫身,艾默柏恩斯坦則是少數從悲劇到喜劇,從爵士到電子搖滾都擅長精通的全方位奇才。

艾預設為音樂若要對電影有所貢獻,最好是能提供一些觀眾在觀賞影像時所沒有注意到或感受到的層次,他最喜歡以五七年作品「最前線」(MEN AT WAR)為例,安東尼曼執導的這部韓戰電影描寫戰爭失利的美軍士兵要冒死穿越北韓領土返回美軍基地,畫面上全是死亡與恐懼的景觀,但是艾默的音樂卻在不想陷溺在電影的主題上做「配樂」,他反其道而行,不在死亡幽影上做文章,他關注的是北韓大地的山林田野美景與蟲鳴鳥叫,既有寫實意味,也有人間諷刺,開拓了更開闊的電影意境。

在替「十誡」作曲期間,柏恩斯坦採用爵士樂的意念替電影「金臂人」寫了電影配樂,廣獲好評也獲得了奧斯卡提名,就這樣站穩了好萊塢的地位。由法蘭克辛納屈主演的「金臂人」描寫一位在戒毒勒戒所待了六個月的青年人,很想改行做爵士鼓手的,卻因到賭場做發牌員,再度成為毒品的祭品,艾預設為用爵士樂呈現這樣一個角色的內心願景與煎熬最為恰當不過,因為爵士樂音本來就可以表現爵士鼓手的夢想意識,爵士音樂中即興閃擺的節奏律動,也可以襯顯男主角在自主意志和外界誘惑的矛盾世界中浮沈徬徨的焦慮。

但是艾默也很歉疚地強調電影世界對於爵士音樂似乎成見太深,總是用爵士樂來表現墮落、慵懶的黑暗社會,他在處理「金臂人」、「成功的滋味」(SWEET SMELL OF SUCCESS)、「神女生涯原是夢」(WALK ON THE WILD SIDE)等片時,不論場景是芝加哥、紐約或紐奧爾良,都是用爵士音樂來描寫黑暗社會的氣氛,意境烘托得不錯,但是卻已造成了爵士樂與社會陰暗面的不當關連想像,對爵士音樂並不公平。還好,隨著爵士音樂的層次內涵也獲得了世人更多的認知與喜愛,電影創作手法也日益翻新,爵士音樂不再是黑社會的代言音樂。

1960年他替「豪勇七蛟龍」所寫的主題音樂更是轟動一時,唱片公司爭著替他出版電影音樂原聲帶。「豪勇七蛟龍」雖然是翻版自日本導演黑澤明的「七武士」(整整比黑澤明的作品晚了六年才推出),但是艾默強調他並不知道這回事,他也沒看過「七武士」,他只是根據電影劇情,寫下了「豪勇七蛟龍」中西部豪俠快馬奔馳的理想情境樂。

事實上艾默用氣勢恢宏的交響樂替這部情節過場稍嫌拖泥帶水,槍戰場面也不夠辛辣兇猛的西部電影添加了完全不同的陽剛強猛色彩,每次只要有曲勢昂揚的電影主題音樂出現,電影的力道就多添三分,豪情氣勢及緊張氣氛同時浮現,艾默說:「你只要看電影就會發現,電影中的音樂節奏遠比人物動作要快得多了,關鍵就在於導演的情節處理有些優閒,但是我的音樂去要上緊發條,繃緊肌肉。」正因為艾默的主題旋律既華麗又陽剛,公認是影史上頂尖的西部電影音樂代表作,不少音樂行家都說其實電影片名應當改叫「豪勇八蛟龍」,這第八條蛟龍指的就是艾默柏恩斯坦的音樂。

該片導演約翰史特吉通常不和艾默談論音樂該如何表現,他最喜歡拉著艾默到他的辦公室聽他說故事,艾默說:「導演真的很會說故事,每次聽他繪影會形說完故事後,他就已經知道該朝什麼方向創作音樂了。」艾默替「豪勇七蛟龍」創作加分的音樂成績特別獲得西部電影的大哥大「公爵」約翰韋恩的賞識,從六0年代開始,他主演的電影如「蓋世雙雄」「美國警官」和「一門四虎」等片都指定要艾默來作曲,很能反應美國西部電影的豪俠特質,約翰韋恩的最後遺作「神鎗」也在艾默的樂音下譜出休止符,寫下一頁影史傳奇。

艾默的工作態度很隨和,合作過的導演都成了他的好朋友,所以他與約翰史特吉又合作了戰爭電影「大逃亡」與西部電影「邊塞爭雄記」,都有極佳表演。在又名「第三集中營」的「大逃亡」中,艾默先用小鼓敲出了戰場氣息的進行曲,隨即在低音貝斯和土巴號的襯托下,用橫笛和木管吹奏出帶有愛爾蘭風味的主題旋律,絃樂再適時加入烘托,將鬱悶的集中營生活打造成一則充滿反抗意識的敗部英雄傳奇,堪稱是戰爭電影音樂的代表。

約翰史特吉在「豪勇七蛟龍」中嘗到了玩大卡斯,大堆頭的明星群戲的噱頭優勢滋味,「大逃亡」的明星陣仗更是驚人,在史提夫麥昆的領軍下,每位集中營裡的男兒各有本色,艾默就得分別給予「大逃亡」中七位主配角不同的音樂主題,而且要配合監禁交心,地道挖掘、背叛出賣和集體逃亡的劇情線索創作音樂表情,或幽微、或絕望、或樂觀,或緊張、或浪漫,給予這部戰俘電影層次井然的情感空間。

(九月二十四日晚上六點愛樂電台FM99.7「電影最前線」介紹艾默柏恩斯坦的早期音樂作品)

 



-----
創作者介紹

某冬的普級窩

sal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