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弦(序)第一次見到他是在莫斯科。
  好像是庫斯明斯克森林公園附近吧?
  那時他正要前往冰場練習。
  那人就如同許多賣藝人一樣的站在路邊,拿出他的小提琴,攤開只剩下蓋布的琴盒當作零錢箱,咿咿呀呀的調著音。
  他看了那拉琴的一眼,僅僅一眼,就像他偶爾會不小心把視線晃到任何一個路人、或是他感興趣的東西上一樣,沒什麼特別涵義的一眼。
  拉琴的就發現了他的眼神,對著他微微一笑。
  「你想聽什麼曲子?」
  他望了望周圍,確定那人指的是自己,搔了搔頭髮,隨意的說了首曲子。
  「1812序曲。」那是他正在練習的曲子,當季的長曲,氣勢磅礡的俄國國民樂曲,但是很顯然的,並不適合小提琴獨奏。
  拉琴的愣了一下,聽見他這麼說的路人也停下腳步,似乎對於這個青年要如何用一把提琴演奏1812序曲相當的感興趣。
  他這才發現自己對他提出了難題,正要開口換曲,卻聽到他開口說道:
  「你好厲害,怎麼知道我很會演奏1812序曲?」
  「耶?」
  他還沒反應過來,那人就開始演奏了。
   那人把原本層次豐富的交響樂整合成單純的旋律,低緩的音樂由他手上那把提琴緩緩流洩而出,因為練習而聽慣的1812序曲突然間變的新鮮了起來,小提琴的 聲音隨意在本來應該是法國號、小喇叭、或是提琴重奏的部分跳來跳去,那人閉上眼睛,彷彿欣賞自己演奏方式似的沉醉其中,旋律也隨之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宛 如走火入魔一般的加速、加速、再加速!又在高潮的部分嘎然而止,轉為低緩的曲調,但似乎又不甘心於緩慢的旋律似的,把每個音符演奏的又短又急又俏皮,讓他 不禁想起迪士尼卡通的主題曲。
  雖然沒有1812序曲最著名的砲聲助陣,但是一曲奏畢之後他還是不由自主的鼓掌,而傳入耳中的掌聲卻顯然不止他一個人的。他這才發現周圍不知何時已經聚集了相當多的人,為這位小提琴家獻上掌聲。
  拉琴的……不,是小提琴家微微一笑,朝著眾人一鞠躬,琴弓不客氣的往琴盒一指,而愛好藝術的俄羅斯人們也不吝於給予小提琴家應有的報酬。
  他掏了掏口袋,尷尬的發現出門的時候居然沒有多帶錢,只好把背包裡頭他用來補充熱量用的一包加倍佳棒棒糖丟了進去,然後羞稔的快步離去。
  那個小提琴家沒有對他給予的報酬表示意見,任意給予報酬也是俄羅斯人的習慣,但是他認為小提琴家沒有叫住他的原因,只是單純的又有人點曲子而已。
  「來首韃靼舞曲吧!」
  「卡門比較好!」
  身後的笑聲與叫聲此起彼落,他留戀的回頭看了一下,只見小提琴家忙於應付熱情的聽眾,沒有朝他這邊望一眼。
  他雖然想停下來聆聽他的演奏,但是時間已經來不及,若不快點趕去冰場,教練一定會生氣的。
  他不能讓教練生氣。
  還有……更重要的是,他想早一點去,這樣才能跟那個人相處久一點。
  這是他心中的小小秘密。
  除了他自己之外沒有人知道的,天大的小秘密。






-----
創作者介紹

某冬的普級窩

sal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