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弦(二)
更新時間: 12/23 2006

--------------------------------------------------------------------------------冰弦(二)


第二章
  他不否認烏拉諾夫說台灣沒有滑冰環境這件事情,但是說台灣沒有冰場卻是言過其實。
  台灣有冰場,一個相當漂亮的標準冰場。
  場上來來去去的是一群身著冰球服的孩子,拿著球棍在場上奔馳衝撞,牆上還掛著「冬令冰球營熱烈招生中!」的大型的橫幅。
  波里斯把時間表從包包裡頭翻出來,上頭冰球營的練習表佔去了大部分的時間,而且冰場全天對外開放,一般民眾可以付費滑冰。
  分給花式滑冰的時間很少,少到讓波里斯想哭的程度,這樣他根本不可能編排新節目。
  他只好穿上冰刀,走上場,選了個角落練習旋轉跟跳躍。
  好像已經很久沒有這樣。
  在俄羅斯,他的教練總是租下一整個冰場來上課,而他跟師兄弟們就盡情的在廣大的冰場上疾馳,而能夠使用最大空間的就是他跟烏拉諾夫。
  但是在很久以前,他剛成為教練徒弟的時候,他能擁有的地盤,也是這麼小小一塊。
  那年他才八歲。
  他的父親,也是他滑冰的啟蒙者,把他送到這位俄羅斯聞名的鐵血教練麾下。
  但是在怎麼鐵血的教練都只有一個身體一張嘴兩只眼,他的視線跟心血都分在他一位已經在成年賽奪冠的大師姐身上,另一個就是他的師兄─烏拉諾夫。
  大他兩歲的烏拉諾夫是個開朗的人,他誠摯的歡迎小他兩歲的師弟,給他許多的照顧。
  他們很快的成為好朋友,下了冰場會一起約去吃零食、玩手球,烏拉諾夫對他很好,就如同他對其他的師兄弟也很好一般。
  波里斯崇拜烏拉諾夫,他才大他兩歲,可是他的跳躍穩定、旋轉漂亮、四肢修長有力,他甚至還有四塊腹肌。
  他曾經拼命的想要追上這位師兄,努力的鍛鍊體格、喝牛奶、吃高蛋白質的肉類,卻怎樣都不長肉。
  他如此向母親傾訴,卻招來一頓白眼,後來他才知道,絕對不可以在女性面前說自己吃不胖,即使對方是自己母親也一樣。
  「你可以換個方式,走別的風格。」不過畢竟是母親,賞完了白眼之後就幫他想了別的方法。「跟你師兄不一樣的,別走陽鋼風格,柔一點,像水一樣。」
  這可真是個難題。
  不過他母親很有辦法,因為她是芭蕾演員,她知道要怎麼樣讓身體柔軟、柔媚,該吃什麼食物、喝什麼飲料、做什麼訓練。
  所以他被剝奪了與師兄一樣有腹肌的權力,改而訓練柔軟的身段、優雅的舞美,他甚至要練提刀轉。
  所謂的提刀轉,正式名稱是貝爾曼旋轉,是由瑞士的一位女性滑冰家貝爾曼女士發明的,要讓腳從後方往上拉到頭頂進行旋轉,是女子花式滑冰的指定動作之一,卻不列在男性動作中。
  很簡單,因為男人的身體並沒有柔軟到可以做這種高難度的動作。
  可是他成功了。
  他記得那天秀提刀轉給烏拉諾夫看的時候他說了什麼,他一直記得。
  「嘿,波里斯,你的提刀轉漂亮的像個小妞。」
  波里斯不確定這算不算是誇獎,但是他記得自己那時脹紅了臉說不出話。
  因為烏拉諾夫誇他漂亮。
  但是波里斯始終覺得真正漂亮的是烏拉諾夫,他的旋轉跟跳躍,都很漂亮。
  所以在一次青年賽中,波里斯心血來潮的想學烏拉諾夫跳四周跳,而他也毫不猶豫的實行了。
  那時掌聲震天的響,他下了場受到教練跟師兄姊們熱烈的歡迎,一向很照顧他的師姐用力的搓著他黑色的頭髮。
  「好小子!你什麼時候練成的!都不跟姐姐說!」
  「我不知道……只是突然想跳,就跳成了嘛。」
  他笑的合不攏嘴,卻發現烏拉諾夫沒有上來歡迎他,只是靜靜的坐在一邊。然後,就在他望向烏拉諾夫的時候,對他豎起了大拇指,燦爛的笑開了。
  對他而言,那一個笑容、一個手勢,就比任何人的誇讚還要令他欣喜。
  那年他十四歲,還不知道什麼叫做戀愛,但是已經有些東西悄悄的,以他不知道的方式在改變了。

  「那個……對不起,請問是波里斯‧羅加爾夫選手嗎?」一句話把他拉出沉思,他轉過頭,是一個女孩,看來跟他差不多大。
  「是的。」
  「那個、那個、雖然很失禮,但是、可以請你幫我們簽名嗎?」
  女孩的英文不太好,他的英文也不是很好,可是他聽的出女孩說的的確是複數型。
  「妳們?」波里斯回以中文,這點程度的中文還難不倒他。
  「是、是的!我跟我的朋友們!都是你的迷!」女孩連忙往後招手,波里斯這才看見一群躲在擋牆後頭竊竊私語,嘻笑推擠的女孩子。
  「可以啊。」波里斯回以禮貌的微笑。
  女孩子,真好。
  女孩子太好了。
  
  那天青年賽之後,一群師兄弟買了兩箱啤酒在冰場座椅上乾了起來,你一言我一語的品評波里斯那套長曲──托斯卡。
  「波里斯!你那跳的哪是卡瓦拉多希?根本就是在跳托斯卡本人啊!」他已經忘了這句話是哪個師兄弟開的頭了,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戲謔與玩笑。
  「是啊是啊!好要命的貝爾曼旋轉啊!比伊芙納師姐的還漂亮啊!」
  「你的眼神把一群觀眾的魂都勾蘇啦!」
  「我在跳的當然是卡瓦拉多希!你們少胡說八道!」波里斯佯怒著罵人,臉上卻帶著笑,生平第一個青年大獎賽冠軍就在俄羅斯獲得,加上一罐罐啤酒往肚裡倒,他高興到懶的跟這群師兄弟計較。
  但是烏拉諾夫那天說的話,卻穿透了他的酒意,直直的擊中他的心。
  「嘿,你知道嗎?波里斯,要是你是女生,一定是很漂亮的女孩子,我會毫不猶豫的跟你交往!」
  波里斯本來已經有些發熱發暈的頭變的更熱,一口啤酒嗆的他發暈,咳的不能自己。
  「你還好吧?波里斯?女孩子喝酒要小心,喝醉了會出事喔!」
  「我去你的!」波里斯紅著臉回擊。「如果你是女孩子的話,那你一定是最醜的那種,維克多,我絕對不會想要一個有四塊腹肌的女友。」
  結局是所有人哄堂大笑。
  他忘了那天的聚會是怎麼結束的,卻記得那句要命的對話,而讓他印象更深刻的是,三天後,烏拉諾夫與一個師姐宣佈了他們交往的消息。
  那是波里斯一向很尊敬的一個師姐。
  有著一頭漂亮的金紅色頭髮,淺藍色的眸子,銀鈴般清脆響亮的笑聲。
  但是那一天,他卻覺得這個師姊討厭極了。
  說的正確點,一直到烏拉諾夫跟那個師姐分手之前,他都覺得那個師姐是這麼的令人討厭。
  只是波里斯那時也不懂,為什麼他的心中,會有想把那師姐碰觸烏拉諾夫的手用冰刀劃過的衝動。
  波里斯一向尊重女孩子、也喜歡女孩子。
  但唯獨對那個學姐,他會有股想傷害她的衝動。
 
  「女孩子真好。」波里斯不自覺的說著。
  「嗯?您說什麼?羅加爾夫選手。」手上正拿著一件外套給波里斯簽名的女孩抬頭望著波里斯。
  「啊,不,沒什麼。」波里斯微笑。
  女孩子,真好。
  圓潤的肢體,柔軟的胸部,清亮的笑聲。
  女孩子,真好。
  對吧?維克多?
  如果我是女孩子的話,你真的會跟我交往嗎?
  真的會嗎?維克多?





-----
創作者介紹

某冬的普級窩

sal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