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弦(七)
更新時間: 12/23 2006

--------------------------------------------------------------------------------眼前的男人笑的很好看,上薄下豐的唇濕潤且紅嫩,但是卻讓波里斯覺得脊背發涼。
  只要是個文明人,沒有人不知道柴可夫斯基的大名,更何況是從小在俄羅斯長大的他,而他也是喜歡柴可夫斯基的音樂,才挑了一八一二序曲作為他的比賽曲目。
  但是這時他想起來的卻不是柴可夫斯基在音樂上的輝煌成就,而是柴可夫斯基的性取向。
  他是個有名的同性戀音樂家,一直到死,都跟許多男性之間有著似有若無的緋聞,剪不斷、理還亂。
  而波里斯之所以會有如此直接的聯想,其實是導因於他去年本來想滑的就不是一八一二序曲,而是「柴可夫斯基的禮讚」。
  但是他的教練強力反對他的構想,因為他認為波里斯的年齡不足以表現這位音樂家深沉的內在世界。本來還很不服氣的波里斯去翻了一堆相關資料想折服他的教練,卻在了解柴可夫斯基之後主動撤銷這個想法。
  柴可夫斯基是同性戀。
  波里斯沒有恐同症,就算有,也沒必要發作在一個死去的偉大音樂家身上;他害怕的是自己,怕的是自己內心深處的情感會隨著舞步與音樂被揭發出來。
  眼前這個認識才沒多久,他甚至已經忘掉他名字的男人,為什麼會對他提出這個構想?他說他花了三天三夜來研究他,才這樣就可以連他內心深處的秘密都被挖掘出來嗎?
  「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羅加爾夫。」見波里斯張著嘴巴發楞,威丞舉起手在他眼前揮了揮。
  「啊、不……怎麼說呢,我只是、有點訝異……因為我以前有過這個構想,只是作罷了……」波里斯有些緊張的低下頭,望著自己擱在桌面上的雙手,不自主的搓著手指。
  「喔?那還真巧,為什麼要作罷呢?」
  「因為教練說,我的年紀太小……當時才十六歲,沒辦法表現出柴可夫斯基的內涵。」波里斯打從心底感謝當初把他的主意打回票的教練。
  「你現在十八歲了,也跳過1812序曲,我相信你應該可以勝任這個節目。」威丞微笑著。「至少試試看,去挑戰這個節目。」
  「……為什麼你會想要我來挑戰這個節目……挑戰柴可夫斯基?」
  「這是我研究你三天三夜之後得到的結論……你可以稱呼他直覺或是靈感。」威丞愉快的攤開雙手。「而且既然你以前想過要做這個節目,只是受限於年齡……現在正是時候,你有一個願意幫你編曲的一流音樂家,而且十八歲已經是成人了。」威丞臉不紅氣不喘的稱呼自己為「一流」音樂家,不過此時波里斯並沒有力氣予以吐槽。
  「聽起來柴可夫斯基真像是個十八禁音樂家啊。」波里斯試著開玩笑,卻發現自己說話居然沒半點中氣,一整個心虛。
  「就某方面來說是的。」威丞微微一笑,把手指放在唇邊。「他是同性戀,或者該說,他是雙性戀,你知道吧?」
  「是的,我知道,所以……我不敢保證我能表現好。」波里斯越說越覺得自己的聲音小的可怕。
  「這是個提升自我的好機會,你不覺得嗎?羅加爾夫。」威丞彷彿在勸誘小孩吃苦藥似的低語著。「你該嘗試點特別的節目,來到新的國家、有新的氣象、跳新的節目給你師兄看。」
  「!」波里斯猛的抬起頭望向威丞,壓抑著恐懼詢問。「為什麼提到他……」
  「因為他是你的宿敵,不是嗎?」威丞眨了眨眼,彷彿很理所當然的說著。「很多報導上都說,你們倆都是不世出的天才,生的時代接近的很可惜呢。」
  「原來是這個……」波里斯鬆了口氣,嘴角不自主的放鬆。
  「不然你以為我說哪個?」威丞意有所指的反問。
  「我……沒什麼……只是,不怎麼想提到他,的確,我們是宿敵。」波里斯口中嚼著苦澀的名詞,手指不由得緊握。
  「感情很不錯的宿敵。」
  波里斯覺得坐如針氈,是錯覺嗎?他怎麼覺得威丞句句話都帶著暗示?
  「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感情當然很好。」波里斯沒注意到這跟他前面說的話相干格。
  「羅加爾夫……你不喜歡我的提案嗎?」威丞突然又把話題轉了回來,饒富興味的望著波里斯。
  「也不是不喜歡,只是覺得不適合。」波里斯強迫自己提高聲量,好顯得強硬一些。他有種引狼入室的錯覺,說不定自己找了一個很危險的男人當編曲者。
  「是嗎?可是我相信我的眼光,我不會看錯的。」
  「看錯什麼?」波里斯緊張的吞了吞口水。
  「我是同性戀,多少可以分辨同類。」威丞笑咪咪的對波里斯的精神投下炸彈,瞬間他張大了口說不出話來。
  「這是個適合你的題材,我絕對不會搞錯。」威丞無視於陷入震驚的波里斯,優雅的站起身來。「同時也很適合我,我相信我們的合作會有好成績。」
  「我……我並不是……」波里斯連忙站起身來,但是出口的抗議卻微弱的幾不可辨。
  「你不完全是,羅加爾夫。」威丞的手搭住波里斯的肩,輕輕一壓就讓他坐回位置上。「所以我更相信你可以表達出這個深沉的題材。」
  「但是……!」
  「這是我的電話,抱歉我還沒有名片,沒辦法給你。」威丞打斷波里斯的話,把一張紙條直接放在桌上。「換我給你時間考慮,三天內請聯絡我。」
  說完,威丞保持著有禮的微笑,留下如墜冰窖的波里斯,轉身離去。




-----
創作者介紹

某冬的普級窩

sal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