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很不專業的人(笑)
我什麼都會一點點,可是什麼都不太行
就像雜貨店,什麼都賣,可是也當不起7-11(大笑)
寫老史獨白的時候,有人說我對音樂懂很多,事實上我無知的很最近嘗試自創,更是深深刻刻體會到自己嚴重的無知
我真的什麼都不懂
我不懂音樂,玩過的樂器除了直笛之外是薩克斯風跟土巴(笑)
常常有同事覺得我很行,事實上我是很會打嘴砲
要讓人覺得你很行,其實只要說話有調理、讓人家聽的懂就好
可是我真的什麼都不行耶(笑)

我不懂音樂,我只聽,聽我想聽的、愛聽的,然後才去研究
我不懂滑冰,我只看,看我想看的、愛看的,然後才去研究
要說研究的多深,那可是天大的笑話,就算三折肱也沒人規定要成良醫XD

最近對小提琴的迷戀越發的嚴重
我喜歡那帶著悽涼、高貴,甚至有些不可觸碰的美麗音色
那與人類相近的音域用著人類難以達成的方式唱出漆美的音色
大部分的提琴家,琴音中總是帶著不可觸碰的高雅,遠遠的、冷冷的、高貴的。
像是可以觸及卻又無比遙遠
而我們家那顆芒果,他的琴音卻總是給我親切的感覺
應該不是因為我聽了不下千次的關係吧(笑)
我喜歡高雅飄遠的提琴,也愛他親切熱情的音

我什麼都不懂

可是我愛,就只是愛而已

聽著江惠的“一嘴乾一杯”,突然間有的無聊感觸


-----
創作者介紹

某冬的普級窩

sal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