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

 

  「波里斯,是個很成熟的人呢。」橘紅色頭髮的海盜女王手上拿著大杯啤酒,嘴角噙著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而被他這麼稱讚的黑髮少年則回以苦笑。

  「會嗎?」

  「會啊,尤其在一堆小鬼之中。」女王的眼神望向一邊無視於生日會的主角玩的相當開心的一夥人,簡單的下了定論。

  自從八人認識之後,幫彼此慶生似乎成了一種習慣,前陣子也才幫了麥克斯明跟希培林慶生過。不過也由於慶生太過頻繁,導致感動似乎有點稀釋,送完禮物之後就變成單純的嬉鬧宴會。

  現在的狀況就是年齡上最長者與精神年齡上最成熟的兩人在喝酒,而路西安與愛兒鬧成一片,麥克斯明與伊絲萍又不知道為了什麼相持不下,而希培林在旁邊想要勸架卻好像不自覺的產生搧風點火效應,那雅則是非常認真的把眼前的大蛋糕解決掉。

  「這樣也很好啊。」波里斯微微笑著,把手中的蜜酒含入口中,那是路西安特別跟木蘭花訂製的低酒精濃度調酒,味道香甜,適合年齡較低的人飲用。

  「哪裡好啊,人是要長大的。」女王笑著說,但是那張有著男子似的豪氣的臉龐,其實也帶著幾分孩子般天真的氣息。「被守護、然後去守護,人不可能永遠當個孩子,如果當守護你的人消失了才體會到這點就來不及了。」

  「……」波里斯望著美菈,知道她指的是自己的養父的事情,但是對現場的所有人而言,都是共通的。

  當然,對他自己也是。

  波里斯下意識的碰觸了下冬霜劍的的劍鞘,劍與劍鞘撞擊發出的輕響,總是能夠讓他安心。

  「所以啊,你也別太照顧少爺了,雖然是保鑣,也要讓他自立點啊。」女王仰頭一口氣飲下杯中的啤酒。

  「這種話……要等美菈您別太照顧愛兒才能說呢。」波里斯微笑著反擊,女王有些訝異的瞥了他一眼,隨即笑了開來。

  「我又不是自願要照顧她的,是她死黏著我呢,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希望她自立啊。」女王試圖反擊。

  「如果能自立的話,好像有點可惜。」波里斯眨了眨眼。

  「啊?」

  「我覺得蒂琪愛兒的魅力所在,就是她總是讓人擔心呢。」才說著而已,愛兒就表現了平地跌倒的絕招。

  「……你想追她?很辛苦喔。」女王明顯的表現出詫異的神色。

  「我只是說一般論……而且我已經有個要讓我擔心的夥伴了。」波里斯嘆了口氣,眼神瞟向那個想要把愛兒扶起來卻一腳踩在緞帶上跟著滑倒的路西安。

  「真的打算照顧他一輩子啊?」

  「我是他的保鏢……」波里斯淺淺的微笑著。「而且,我也從路西安身上,得到了很多的東西。」

  「……聽起來像是認命了。」

  「如果不是他的話,我也不會是現在這樣呢。」

  「少爺的不成熟把你弄得更成熟啦?」

  「可能吧,我常常認為自己還是個小鬼呢。」

  「你是小鬼的話,這些傢伙都是嬰兒了。」女王嗤之以鼻。

  「波里斯~~」波里斯正打算回話,卻被一個開朗的聲音打斷,望向聲音來處,迎面而來的卻是一片雪白的圓盤。

  波里斯下意識的閃身而過,白色圓盤間不容髮的擦過耳際飛往身後,只聽的“啪”的一聲,女王端正豔麗的臉上多了一塊看起來相當美味的奶油蛋糕。

  「……」然後,追趕跑跳碰三人組沉默了。

  「……」接著,罪魁禍首扔蛋糕的金髮少爺也沉默了。

  「……」本來就沉默的波里斯跟那雅,繼續的沉默。

  「你們……!!」打破沉默的,是女王的怒吼。「找死啊!」女王憤怒的抹下臉上的奶油,往路西安的臉上扔去。

  沒想到路西安反應快捷,立刻往下一蹲,奶油則飛濺到蒂琪愛兒的臉上,呈現出非常危險的景象。

  「……要來玩丟蛋糕嗎?」金髮少女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結果,現場陷入了一片混戰。

  這樣叫做成熟嗎?

  望向跟著路西安的胡鬧起舞的女王,波里斯打從心底浮出這樣的疑問。

  但是發出疑問的餘裕,也只有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而已。

  「不准置身事外……」隨著冷冷的童聲飛來的,就是一塊沾著奶油的水蜜桃。而這準頭跟力道都拿捏的恰到好處的“暗器”,就這樣不偏不倚的正中波里斯額頭。

  丟出“暗器”的,自然是眾人中唯一的暗器好手,(臉上跟身體上都沾了五顏六色的奶油跟緞帶的)苗族倖存的少女。

  也許,自己的確是相當成熟。

  波里斯打從心底確定了這件事情。

  不過,這種時候,就沒有必要繼續成熟了吧?

  微笑著的黑衣少年,穩穩的踏著步子走到蛋糕邊,然後,拿起了“武器”。

  天氣很好,盡情飛舞的蝴蝶,也受到波及,成了真正的“Butterfly”。

  肩負著未來的少年少女們,此刻,盡情的歡笑著。

 

 

後記:最近寫文越來越難整理思緒,文字都變成片段了orz

但是,本命小波生日,還是要發文才行

小波,生日快樂(笑)


-----
創作者介紹

某冬的普級窩

sal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