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弦(五)
更新時間: 12/23 2006

--------------------------------------------------------------------------------『喂?』
  『阿威,我羅寇啦,有沒有打擾你的美好夜晚啊?』
  『你時間挑的很好,我們才剛談完。』說是剛談完也不太正確,威承已經把車子開上市民大道了。他看了下手錶,已經九點半了。『而且我覺得你這通電話很像是刻意要打擾我的美好夜晚的……如果我真的有的話。』
  『的確是刻意要打擾啊,因為我不希望你毀人前程啊。』手機的彼端傳來低低的笑聲。
  『什麼意思?』
  『那個男孩子,我剛剛看著他就覺得眼熟,回家翻了世界體育雜誌才想起來,他是有名的花式滑冰選手喔!你可別對人家動手動腳被媒體給拍到了。』
  『這他剛剛跟我說了,我也沒感覺到閃光燈。』威丞瞥了一下自己剛剛有些刻意的握著對方的手,突然有點心虛。『……不過你什麼時候關心起花式滑冰來了?』怕被追問的威丞立刻轉移話題,他記得這位好友對職棒比較有興趣。
  『誰會去關心那種娘娘腔的東西!』羅寇立刻予以反駁。『我是買來看王建民的,剛好隨手翻到而已。』
  『是、是,我知道羅寇少爺對這種娘娘腔的東西“一向”不感興趣,那麼請問王建民戰績如何?』
  『……想逃避話題也用個聰明點的方法,你“一向”對棒球不感興趣。』
  被拆穿了。
  『是、是,是我不好,我不逃避……不過我也沒有逃避的必要,我又沒對他做什麼,你大可放心,我對你的愛堅定不移。』
  『那就大可不必了,他找你做什麼啊?看他那股熱情勁兒我還以為他看上你了呢。』
  『就某方面來說也是啦。』威丞直接把波里斯要請他編曲的事情說給羅寇聽。
  『這可是好機會啊!』弄清楚狀況的羅寇興高采烈的說著。『跟體育選手合作是推銷音樂的好方法,雖然花式滑冰不算熱門運動,但好歹有國際比賽,你可以試試看啊!』
  『我知道這是好方法……問題是我根本不知道他要什麼,怎麼幫他編曲啊。』威丞無奈的嘆了口氣。『再說我對花式滑冰又不熟……』
  『阿威。』羅寇突然冷冷的打斷他的話,威丞不禁緊張了起來,方向盤歪了一下,立刻引來後頭的喇叭聲。
  『幹嘛啊!你嚇到我了!要是撞死了誰陪啊!』
  『我覺得你現在也跟死了沒兩樣。』
  『……』
  『你從紐約離開之後就差不多死一半,去俄羅斯也沒活過來,回來台灣等於全死了。』
  『羅寇……』
  『我知道你被他的死影響的很嚴重,但是你不能這樣繼續死下去。』
  『我並沒有……』
  『阿威,你以前是想做什麼就會拼命去做的人,但是你現在只是個窩囊廢。』
  『我不想在電話上跟你吵……』威丞緊握著方向盤,有股把耳機拔下來的衝動。
  『你不知道他想要什麼又怎樣,把你有的、能做的東西給他不就好了?你以前不就是這樣嗎?明明不會拉小提琴,卻為了拉一首小夜曲給暗戀的人聽就跑去學了,然後現在成了小提琴家!』
  『……我以為你忘了這檔子事情。』
  『我最好是忘的了。』電話彼端的聲音有些咬牙切齒的味道。『總之,我認為這才是你,拼命的傻傻去做,管他結果是什麼!』
  『我就是太瞻前不顧後才倒了大楣。』
  『反正你都“雖”到谷底了,幹嘛不試著往上爬爬看呢?』
  『我……』
  『試試看吧,不吃虧的,阿威,你學了十幾年的小提琴,並不是為了回台灣做路邊賣藝的吧?既然已經沒什麼可以失去了,就放手去幹吧,老子我會挺你的。』
  『羅寇……』
  『怎樣?』
  『你知道嗎?你真的很會說服人呢。』威丞低笑。
  『不這樣怎麼跟人談判啊?』羅寇也笑了起來。
  『好吧……我先回去研究看看花式滑冰是什麼鬼……然後,剩下的等我做出結論再說。』
  『你很不甘不脆耶,娘娘腔。』
  『這叫謹慎……死流氓。』
  然後,他們同時大笑了起來。




-----
創作者介紹

某冬的普級窩

sal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