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弦(六)
更新時間: 12/23 2006

--------------------------------------------------------------------------------被好友諷刺為不甘不脆的娘娘腔的威丞,一回家就賭氣似的打開電腦連上網路。
  第一步是惡補花式滑冰知識,第二步是看波里斯的比賽。
  搜尋了近來的體育新聞,知道的跟剛剛波里斯跟自己親口說的東西差不了多少,把時間往前推,威丞才發現自己有多孤陋寡聞。
  波里斯‧羅加爾夫,跟他的師兄維克多‧烏拉諾夫,是當代花式滑冰冰壇的兩大天才。
  兩個人的頭上都有一票冠亞軍頭銜,把世界滑冰協會的網頁拉開來看,凡是他們兩人參加的比賽,冠亞軍始終在他們的頭上閃耀。
  而今年才正式踏進成人賽的波里斯,在上一季的大獎賽上打敗了他的師兄。
  網路上對這個成果褒貶不一,有人說這個混血的年輕天才將會取代他的師兄,有人則說他不過是“趁人病,要人命”的撿到了一枚金牌。
  維克多的訪問上說他的師弟的確很有才能,說不定很快就會徹底超越他;而波里斯則是謙虛的承認這枚金牌的確算是撿到的。
  至於威丞的想法則是──這兩人怎麼這麼虛偽?
  不過,這個想法在看完了一堆FANS網站之後改觀。
  他們兩個的感情的確很好……
  根本是好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吧!?
  雖然說是師兄弟,但是年齡相近、實力相仿,通常都會演變成同門相殘的狀況,這種事情威丞從小就看過不知道幾次,不管到哪個音樂學院,不管哪個年齡層級都一樣。
  尤其以混血兒與留學生所受到的打壓尤其嚴重。
  發現自己似乎想的太遠了,威丞搖了搖頭,把心思拉回正事上,開始翻找所有線上視頻網站,展開漫長的研究之路。
  
  三天後,威丞直接前往小巨蛋冰場找人。

  俗話說的好「醜媳婦總要見公婆」。
  不過威丞既不醜也不是女的,既然不可能當媳婦,自然也不會有公婆,所以對他來說,這句話不過是個讓人耳熟能詳的俗語而已。
  不過當威丞花了三天三夜把波里斯常用的那些他搞不清楚到底有什麼不同,連圈數都算不出來的跳躍以及轉來轉去踏來踏去的步伐稍為有點基礎的認知就前直接前往小巨蛋冰場找人的時候。
  他深深刻刻的感受到了這句俗語是需要多方面理解的。
  醜媳婦總要見公婆。
  只是在你見之前最好先做了萬全的準備,至少心理準備得要先做好,別一不小心就被公婆撞見了你跟他們兒子在一起有說有笑。
  甚至根本還沒開始有說有笑,只是按門鈴找人而已。
  「你是誰?」
  當他在小巨蛋冰場的櫃檯付了五十元進場,一邊後悔著自己衣服穿太少一邊四處張望,看見波里斯正好在場邊休息便走了過去。
  結果才開口喊了波里斯的名字,就被冷冷的叫住。
  「呃……媽,他是我前幾天剛認識的朋友……叫做……」波里斯似乎也慌了,連忙幫威丞解套,卻很明顯的連威丞的名字都給忘了。
  「崔威丞,音樂工作者,請多指教。」威丞擺出最完美、最優雅,自認為最能博得女性好感的微笑,但是心裡頭卻忙不迭的叫糟,看那眼神態勢擺明了就是先把威丞給當做了可疑份子。
  「找我兒子有什麼事?」
  很好,這態度就是對他的自我介紹一點也不滿意,這位母親心中八成覺得他的職業很可疑。
  「是這樣的,前幾天羅加爾夫有來找我,希望我為他的新賽季編曲,我想來找他商討相關的事宜。」話才一出口他就看到波里斯臉上出現「死定了」的表情。
  「喔……?波里斯,我怎麼沒聽你說過?」
  完美的高三度威嚇性語氣。
  「那、那個,因為當初他沒有答應,我就沒跟你說了……」波里斯連忙澄清,很明顯的,這位母親不只對外人不客氣,對自己的兒子也是非常嚴格的。
  「我想你在做這樣的決定或是邀請之前,就應該先跟我說才是。」瞬間這位母親把語言換成了俄語,大概是覺得家醜不可外揚吧?弄得威丞也不知道該不該跟她說他的俄語很好……
  「是的,媽,我只是當天靈機一動,也不是認真的要請他編曲……」
  「……」雖然說威丞知道波里斯這麼說是想要平息他母親的怒氣,但是心裡頭多少有些生氣,不管是誰,拼了命三天三夜不睡覺卻得來一句「不是認真的」,那心情絕對都是好不起來的。
  「既然不是認真的,那我就走了吧。」威丞微微一笑,轉身離開這個冷的要命的鬼地方。
  「啊!那個、崔先生!稍等一下啊!」波里斯連忙抓住他,小聲的在他耳邊說。「對不起,我跟我媽說一下,你在樓下星巴克等我好嗎?」
  「……好。」反正都來了,就這樣回去還挺蠢的。
  結果,威丞喝完了一杯美式咖啡,吃完了一個藍莓慕斯,加點的芒果派都已經上桌了之後,波里斯才甩著那頭半長的黑髮從樓上奔下來。
  「剛剛真的是很抱歉,崔先生!」
  「沒關係,坐吧。」威丞指了指對面的座位。「我是想了很久才決定要幫你編曲……不過你好像沒跟你母親商量過?」
  「是的……」波里斯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頰,很緊張似的咬了咬下唇。
  「那現在你還需要我嗎?羅加爾夫。」威丞直接把問題丟給這個看來大膽卻又好像有些內向的少年。
  「是這樣的……就如同那天跟你說的一樣,我認為我需要一個專業的編曲者或是作曲家來幫助我……這樣的想法並沒有改變。」波里斯抬起頭,望著對面把芒果派送進嘴裡的男人。「雖然只聽過你的1812序曲……可是我覺得,你應該可以幫助我,做出我想要的音樂。」
  「那你母親那邊怎麼辦?」威丞歪了歪嘴角,有些壞心的問著。
  「我跟她說過了,她也認為有個比較專業的編曲者,比她自己剪輯還要來的好。」
  「喔?她也會編曲剪輯?」
  「這……如果在軟體上剪貼就算會的話,幾乎每個教練和編舞都會。」波里斯苦笑著。
  「原來如此……」
  「原來如此?」
  「我花了三天三夜看花式滑冰的比賽跟資料,那些音樂大部分都很糟,我還在俄國音樂家怎麼墮落至斯了。」威丞笑了笑。
  「耶?三天三夜?」
  「是的,我不能對你、對滑冰完全沒認知就來接這個工作吧?」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才好!」波里斯笑了開來,激動的握住威丞的手。
  「音樂還沒做出來,先別謝吧。」威丞微笑著,不著痕跡的把手抽回來。
  「但是,我還是得先感謝你如此看重我的請求。」
  「不客氣,這也是為了我自己,你就當作我們是互利共生吧。」
  「為了您自己?」
  「嗯,因為這件事情……看來很有趣嘛。」威丞意有所指的笑著。
  「有趣?」波里斯眨了眨眼,發現自己對他所說的話都只能以問句來回應。
  「是啊,有趣……」威丞搖了搖手上的塑膠叉。「請問你,對下季的節目有想法了嗎?」
  「啊……不瞞你說,還沒有……本來是想說用舞曲類的……因為也不是很清楚該做什麼……我很沒用吧?」波里斯沮喪的低下了頭。
  「那麼,我來提議吧。」威丞上身微微前傾,勾了勾手指要波里斯靠過來。
  「嗯,什麼?」
  「《樂聖柴可夫斯基》。」
  「柴可夫斯基……」波里斯愣愣的重覆著,彷彿很訝異於威丞提出的「建議」。
  然而威丞只是開心的、瞇著眼睛笑著。




-----
創作者介紹

某冬的普級窩

sal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