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支線全破,女神也被我滅了

 

但是卻很不想破第二輪,不想把最後的結局看完。

其實CC,是早就被註定好的悲劇,不論怎樣都無法去扭轉的。

Z不可能不死,G不可能不敗,但是第一次在玩的時候多少想知道他怎麼處理,但是第二次卻不想再一次的,看到ZDMW一個個消失……

但是,任務還是要完成的

這是我自己給自己的功課,把這個完成,也可以說是屬於我自己的,小小的誇耀吧。

以下,請看。

 

 

  來到了G的故鄉,Z把C托給總管照顧,就到了發出光芒的地下去尋找G。

  然後他看到了看起來像是G以前的日記的東西,說著G小時候是個天才兒童,把笨蛋蘋果做了改良,果汁販賣到整個世界。得了很多的獎。小小的G,他的夢想是,請同年齡的英雄賽費羅斯吃蘋果……

  到達了審判之淵後,開完七個寶箱收集好女神的魔石,就可以去訣別之扉打G了。

  如果還想挑戰一下的話可以把忘卻之湖的光柱都打一打,然後去打咒縛之柵裡的貝西摩斯,咒縛之柵其實挺有意思的,整個地圖都是壞掉的監牢,最後則是關了貝西摩斯,我看以前九成九也是拿來作動物實驗或人體實驗的地方囧。

  總之,邁向最後的決戰吧!

  在訣別之扉放上七女神魔石,然後G COPY會出現,打敗他之後存個檔就可以去滅了G了……

  進了門只見一尊相當大的女神雕像,上頭頂著一個紅色如同卵一般的球體,G喃喃地念著詩句,說著自己復仇的魂魄,期望救濟的似的心願……

  這時Z看到的G……已經是全身慘白龜裂的狀況了。

  G:「好慢」(因為人家不想打你啦囧!)

  Z:「又是loveless嗎?」

  G望著Z,似乎看的了什麼懷念的事物似的說著「你繼承了安傑爾的靈魂,又有賽費羅斯細胞的一部分,這也是一種親友的再會……(後面不清楚)」說這是LOVELESS的再現。

  Z「不是!睜開眼睛吧傑尼西斯!」(對魔王你別在人家說話的時候睡覺了(炸)

  G不理會他的念著詩句,Z說自己是來救他的。

  G念著女神從天而降,光與暗的翅膀,導向至福的禮物之類的內容,望著上頭的卵……

  Z『那是什麼?』

  G『女神的禮物,巴諾拉自然環境的秘密。』

  Z『禮物不是細胞嗎?』(對啊G你自己說過的囧)

  G『解釋是有多種可能的』

  Z『聽不懂啦!』

  G『只要是有思念巡迴的都是禮物,來吧,一同回歸星星,當然,我也一起現在我受到了星星的加護!』

  接著,G朝著卵發出了魔法,從口中發出了近乎哀號的吼聲。

  Z『聽我說話啊!不要把言語也捨棄了!不要變成怪物啊!你這個混蛋!』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G接受了生命支流的力量,變化成一個龐然大物……

  EVA初號機……(喂囧)

  抱歉……G初號機,是紅色的(炸)

  打壞了初號機之後(別再初號機啦囧),那赤色的卵消失了,G居然也恢復了原狀,但是看來非常的虛弱,腳步踉蹌,還是契而不捨的念著LOVELESS……

  G念著我復仇的靈魂、苦惱的終結、還有我的願望是救濟,你的安眠之類的詩句……

  Z望著他,恍然大悟似的說「難道說你一開始就……!」

  G看向他,揮著紅色的長劍衝了過去,但是腳步卻虛浮的讓人憐憫……T T

  G「戰鬥!SOLIDER 1ST! 札克斯!」

  Z沈痛的說著「這個也是那個也是……到底要我背負多少東西!」

  接著,與真正的G展開決戰吧!

  注意的是G的血量只有99999,請……請大家練得太強的不要太快打死他(淚眼)

  這樣才可以看到他很多有趣的招式啊(是用有趣形容嗎!?囧)

  是說我還看到像維吉爾哥哥那招的招式……G會發初一串劍圍著敵人然後展開圍刺還有發出氣劍來攻擊敵人……(默)SE社你這樣沒關係嗎囧?極限技則是舉起劍對天空放魔法陣,然後往下發射。還有一招直接把手上的劍射出去攻擊敵人的技巧,大概是跟SA他們射蘋果練來的(喂)

  打敗G之後,紅色的魔法劍飛上半空。,G則發現自己似乎跌入了生命之流,女神雕像發出溫暖的光芒,全副戎裝金髮的女武神出現在他的面前。

  G微笑似乎想得到女神的擁抱,女神卻閉上了眼睛消失無蹤,G錯愕的望著前方,然後腳下一空,跌回了原本的世界裡頭。

  女神雕像裂了開來,G也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Z憐憫的看了G一眼把他扛起來,很可惜的沒有拿走地上的魔法劍去換錢(),然後望著洞窟上方透出的陽光,把G扛到了C跟總管的身邊。

  總管說神羅來了,安傑爾COPY也來了,就是愛麗絲教堂上那隻,悽慘的倒在地上,Z想起了這個安傑爾的分身忍不住想要哭泣,這時,連總管也閉上眼睛離開了人世,整個世界似乎只剩下他一個人似的……

  接著Z拿了笨蛋蘋果過來,在G跟C的手上的放了一個,說

  「好,一起吃吧。不是本尊,真是抱歉啊。」接著,Z咬了一口蘋果,似乎頗不錯吧。

 G這時說……「女神的禮物……」

  Z望著蘋果「這個蘋果嗎?」

  G搖了搖頭,望向總管說「安傑爾……夢想,達成了。」

  接著,總管跟COPY的鷹馬都化成了生命之流回歸了……

  我想,這時G所指的夢想,並不是說他自己的請S吃蘋果的夢想,而是A想要回歸生命之流的夢想吧……

  而在鷹馬消失的地方有一張紙,Z撿起來看,只見上頭是愛麗絲的字跡,寫著「你在哪裡?你還好嗎?這是第89封信了,你卻從沒有出現,這是最後的一封信,不知道能不能送到你手裡,札克斯,花很受歡迎喔,大家都用笑臉看著,這是札克斯的功勞。……愛麗絲。」

  Z「四年……?什麼最後啊!!」Z對著天空大吼,接著喃喃自語著「愛麗絲,等我。」

  然後他扛起了C,即使在這樣的狀況下也不願意拋棄夥伴……「我們絕對要活下去」,接著,對著閉著眼睛的G點了點頭。

  這時,天空出現了神羅的直昇機,裡頭的人說著他們有重要的任務,要去迎接似乎是自己兄長的人,卻看到頻臨彌留的G。

  這時身型較為強壯的人把G抱了起來(公主抱啊!(炸)

  然後天空飄下了LOVELESS的詩篇,生命之流劃過了詩篇,似乎揭示了那消逝的最後一章……

  

  另一台神羅的直昇機正打算升空,卓恩叫住了希斯涅,兩人似乎都想救ZACK一命,深知軍方不管輕重,會傷害ZACK的性命。

  希斯涅說「當然的,我還沒把自己的姓名告訴他呢。」

  卓恩「他就拜託你了,要把信交給他,那八十八封……」

  

  鏡頭轉到了ZACK那邊。

  Z「開玩笑的,我不會拋棄你的。」

  (這邊我真的一定要說一下,官方資料說他們逃亡了一年左右,也就是說這一言,Z都照顧的沒有行為能力的C,也就是不只要照顧他吃喝還要把屎把尿囧……我得說Z真的超級偉大啦!!!!)

  這時,車輛一陣顛簸,C低下了頭似乎在贊同他的話。

  Z「我們是朋友,對吧。」

  這時,已經到了米卡爾附近,神羅的直升機在天空盤旋,駕駛的是塔克斯的雷諾跟路德。

  雷諾「都是荒野,這種狀況要發現一個人根本不可能嘛。」

  路得「但是任務還是要做」

  雷諾「因為我們是塔克斯啊。」

  路得「是啊,卓恩拜託我們要給他的東西。」

  鏡頭轉到了卓恩,這時宛如許願似的蓄了長髮,桌上擺著一份機密資料。

  雷諾「真是不良的郵局啊,工作了一年都沒達成。」

  這時耳機傳來了希斯涅的聲音。

  希斯涅「雷諾、路得,你們那邊怎麼樣?」

  雷諾「完全沒有消息。」

  希斯涅「我往235方向去,雷諾路德你們請往125。」

  路得「了解。」

  雷諾「快走吧。」

  直升機救這麼飄然遠去……

 

  這時地上,一輛吉普車遠去,Z把C放在岩場的一角,然後轉身離去,這時C似乎清醒過來的抬起手,想要抓住Z遠去的背影……

  但是,Z當然不是要拋棄C,而是迎向了遠方不知從何得到消息的神羅軍……

  Z「真是的,自由的代價很高啊。」

  Z微笑著望向眼前人山人海的軍隊,把身後的刀舉到了眼前,彷彿祈禱又彷彿向死去的友人話似的,說著他奉行一生的圭臬。

  「要抱持夢想,還有,無論何時,都不能放棄身為SOLIDER的驕傲。」

  然後,Z發出了吼聲,衝向了敵陣……

  「歡迎光臨啊!!!」

  Z……拼命的跟敵人應戰,人類的兵隊、還有直升機的導彈,然而,視線、記憶、卻漸漸的模糊掉了。

  以前那賴以為生的、憑恃以戰鬥的記憶,漸漸的模糊不清了,那些跟隨著他戰鬥的話語,漸漸的聽不清楚了。喜歡的、討厭的、朋友的、敵人的容貌,都慢慢的模糊掉了……

  最後,只剩下愛麗絲那帶著有些調皮的喊聲……

  “喂~喂~”

  什麼都消失了,在遍體麟傷的ZACK面前,一切都消失了,包含了唯一殘留在腦海中,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原因,他明知道全米卡爾都是他的敵人,卻一定要去米卡爾的原因……

  “喂~喂~”

  然而,此時在過去ZACK掉下來的地方,愛麗絲望著那降下雨的天空,低頭祈禱著……不可能得到回應的、希望那個人平安的話語……

  雨下者,ZACK倒在地上,渾身是血,連動都不能動,周圍是敵人的屍體跟不能在稱之為武器或是防具的鐵塊,克勞德在泥濘中爬向了他的上司、照顧了他一年的救命恩人、喊著他的名字。

  「札克斯……」

  札克斯漸漸失去焦距的眸子望著醒來的友人,笑了開來。

  「你是……我的……」

  「我的……」

  「對……我的……」

  札克斯伸出了手,攬住克勞德的頭,壓向自己的胸膛。

  「活下去。」

  「我……生存的證明……」

  然後,札克斯的手,跌落了。

  他為笑著,望著手上安傑爾傳給他的大劍,勉強的抬起手,把劍柄朝著克勞得。

  「我的誇耀……全部……」

  克勞得接住了劍,重的讓他的手為之一沉。

  「我是,你活著的證明。」

  然後,聽克勞德說出這句話的札克斯,很安慰似的,閉上了眼睛。

  這時,克勞德才彷彿大夢初醒般的倒吸了一口氣,發出了痛心疾首的吶喊……

  滿天的雨落下,腦中閃過的是札克斯的身影,不斷的充盈著他的記憶,天空漸漸放晴,克勞德望著彷彿只是睡著、還坐著香甜夢境的札克斯,腦中迴響著他的話語。

  「要抱持夢想,要成為英雄,就要抱持著夢想|

  克勞德望著他,說著「謝謝,我不會忘的。」

  然後站了起來,望著札克斯,對他道了晚安。

  「晚安了,札克斯。」

  接著,克勞德就這樣,拖行著重劍離去了。

  札克斯躺在地上,意識彷彿在這時迴光返照的清明起來了。

  「那孩子,說過害怕這樣的天空,果然,這樣的天空還是會讓心情很好的」

  張開眼睛,札克抬起了手,握住從天上落下的羽毛,以及友人的手……

  「那雙翅膀……也給我一個吧……心情……真好啊……」

  「愛麗絲,就麻煩你了喔。」

  天上,落下了羽毛,克勞德疲倦的拖行著沈重的劍。

  札克斯的聲音,在空中響起,他是聽不到的。

  「我……成為英雄了吧……」

 

  接著……

無視無人們的生老病死,星星依舊在天上閃爍,生命之河不斷的流動……賣花的女孩對著街道的角落祈禱之後,佔起身來,走向繁忙的馬路。魔光都市米卡爾,吸乾了周遭的土地,成為地上耀眼如星的都市。

  而在這都市之中,一台疾駛中的列車上蹲著一個金髮的男子,他拿著札克斯傳承給他的大劍,彷彿跟靈魂對話似的,把劍舉到了眼前,然後揹向了身後。

  他睜開閉上的眼,彷彿確認著自己身份似的,喃喃自語著……

  「我是,克勞德。」

  「SOLIDER, CLASS 1ST」

 

 

  然後,另一個故事……一個我們早就知道的故事……開始了……

 

 

 

 

 

  可惡,我邊打邊哭,第一次看過而已所以沒有哭成這樣,這次邊打劇情邊看所以哭得不像話,想打的簡略一點都辦不到,因為我覺得不可以就這樣簡單的寫過去。

  札克斯……你知道嗎,你是英雄,你真的是英雄。

  因為你的意念,影響著很多、很多的人,持續的、不斷的,讓很多人得救了。

  那個軟弱的男孩,因為承襲你的意念而堅強了。

  雖然從沒說出口,雖然有時會顯得很陰沉,但是,他還是做到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你在生命之流裡頭,有跟愛麗絲一起好好的看著吧……

  

 

創作者介紹

某冬的普級窩

sal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白覈
  • COMMENT:
    被我爸罵了…因為我把PSP帶到學校玩,我妹沒得玩很生氣-皿-"

    乾脆直接破到結局好了(拿出衛生紙)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