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肅議題腳本][性侵害]嗯,我覺得最近真的太廢了,所以應該做點嚴肅的事情

然後如果您想用聽得可以到這邊,我懶的座影片所以.....雖然是水管但是只有聲音而已

 

    
性侵害這件事情跟性別是有關的,而且是非常有關的,但是他並不是一種單純的性別暴力的問題,所以如果有男性你正在看而且看到這邊的時候就覺得「啊這傢伙要汙名化我們男性,真是個該死的女權主義者」,那你可能嚴重的誤會了甚麼

性侵害跟性別相關,不過更相關的其實是「權控」,也就是「權力與控制」問題,這個問題超越了性別,是很嚴重的關於人性的挑戰、人性的界線以及「靈魂」的問題。

而權控又與社會性別問題有絕對相關,因此性侵害確實也是性別問題,但他超越了一個基本的「性侵加害者大多是男性」的這個議題,而是「性侵加害者的權控意識與父權意識高漲的必然性相關」問題。
    
當然,確實,是的,也許有些男性覺得不舒服,或者甚至有些腦袋有點問題的男性聽到之後覺得「很正常」,甚至「很舒服」,沒錯性侵害的加害者,大多是男性。
    
根據內政部統計的資料,光是105年強制性交的嫌疑人,337人中就有333人是男性。
undefined
 
    
如果各位有印象,或許會記得每次出現性侵案的時候總是有某些腦袋可能被沙文癌入侵的患者說出類似「女神喝醉躺在你懷中不上就不是男人」之類的言論,我只能說有病要吃藥。
    
男性的加害者多似乎證明了,確實男性比較無法管制自己的性衝動、總是容易讓小頭控制大頭,但其實更深層的是「權力與控制」,因為大部分的男性認為自己有比較大的權力,可以對他人(不一定為女性)為所欲為,而這種狀況不斷的加成的結果就導致了性侵害的事件發生。

也就是社會沙文氛圍,一種男性應該,甚至「必須擁有」較高權力的氛圍正面加強了性侵害的產生。

    
但是,男性同胞們,如果你們還看到這邊,我要告訴你們:「並不是帶把就一定會強姦別人,也不是不帶把就不會強姦別人,所以,性慾不是強姦的藉口,不是管不住自己的藉口,你們真的不是犯罪預備軍,//不要把自己放在犯罪預備軍的位置還沾沾自喜。//」
    
接著,我們當然可以從各式各樣的方面來分析加害者,除了加害者通常以男性為多之外,接下來還可找出各種共通點,而在中間我們會出現很多偏見、刻板印象,不過我想先把加害者的問題放到一邊去,來討論一下被害者的問題。
    
當性侵案件出現時,我們總會發現,第一個冒出來的聲音就是檢討受害者,令人欣慰的是,近來大家也發現了檢討受害者是不正確的,所以有了不該檢討受害者的聲音,但是檢討受害者依舊是一個常見的現象
    
於是我們現在列出所謂性侵案受害者的刻板印象吧
    
通常我們在提到性侵案受害者的時候,腦子會冒出幾個既定印象,大概就是傳統文化中所謂的壞女人,她們可能衣服穿得少、交友關係亂、常出入酒吧夜店等場所,穿著暴露,簡單來講就是通稱的私生活不檢點。再來呢,她可能沒有以上的行為,但是「出入了危險的場所」,比如暗巷、一個人晚歸、治安不佳的場所等等等等。
    
比如之前的李宗瑞案,有無數的沙文癌患者,包含李宗瑞的律師,就說「這群女人自己要去酒吧,所以她們想要被強姦,她們活該,她們賤,她們(以下略)」
    
每次聽到這種言論我就在想,「所以男人們你們是希望所有女人都接受你們這種腦袋有洞的言論然後都不要去夜店酒吧?」
    
我在此再次的奉勸沙文癌患者,有病要吃藥,知道嗎?\
    
好的,總之,你腦袋裡頭可能冒出了各種對「受害者」的想像,但事實上,性侵案受害者的大數並不是你們想像中的這些女性
    
跟據內政部的統計,事實上是這樣的  

undefined
    
受害者大數集中在對未成年之犯罪,而其中以12-18歲之少年男女為重災區
    
對未滿18歲少年男女(含兒童)在內之性侵害事件,為全年度統計的55.45%,其中男性受害者集中在這個年齡層,占所有性侵案男性受害者的81.4%,女性則是53.8%。
    
如果去比較去年的圖像的話,未成年男性的受害者比例有少數上升,不過我跟社工師稍微談了一下,我們一致認為這可能不是單純的男性受害者上升,而是未成年男性受害者的「通報率」上升
    
 分析103到104年性青害案件統計的結果,可以注意到104年18歲以下男性受害者的些許增加

好的,那麼我想各位已經發現到了,性侵害的受害者跟各位想的不太一樣,性侵案的受害者以18歲以下為主,而其中18歲以下的女性比例較高,但若以女性受害者論,女性受害者的成年和未成年差異比想像中低。但是男性受害者則超級明顯的集中在未成年的部分。
     
而接下來,為了鼓勵你還看到這邊的男性同胞,也希望避免男性同胞認為「吼,噗主都把我們男性當犯罪預備軍」而感覺到不舒服,所以接下來不管是受害者還是加害者,我們都直接用男性的案例。
    
用男性的案例做甚麼?喔,抱歉,我繼續強調我一開始就說的重點。
    
性侵案發生的重點,原因,並不單純是因為性慾,而是權控,也就是「權力與控制」
    
而也因為重點在於「權力與控制」,所以大部分的加害者都是被社會賦予了較多權利跟有較大力量控制他人的男性,而在部分男性加害者受益於這樣的沙文癌的同時,同樣的,這種沙文癌帶給男性受害者的是「我不敢說,我不能說,我不想說」,因為社會的沙文氛圍賦予了男性「權控者」的印象,導致了「男性權控受害者」的沉默
    
分析受害者的樣態,受害者大多是在社會中「被認為有較少的權利,與容易被控制的對象」,也就是未成年者以及女性。
    
而其中男性受害者的沉默黑數比率恐怕相當高(因為是黑數,無法統計),就是因為男性加害者受益於社會沙文氛圍的同時,他們成了社會沙文氛圍的受害者。\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提倡性別平權,因為沙文癌會造成權控欲,而也會在同時加深了「失去權控力」的男性受害者的沉默
    
講了這麼多,我要奉勸各位潛在的加害者與受害者們,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身兼這兩種身分,尤其,我想會看這篇文的人,大多是成年人,請你們,控制你們的權力欲,我們沒有人有權力對他人為所欲為,不論對方是小孩、男性、女性、老人都一樣。我們沒有人有權力對他人為所欲為
    
好的講了這麼多,我再次重覆這一次的重點:
    
1.性侵案發生的重點,原因,並不單純是因為性慾,而是權控,也就是「權力與控制」
    
2.我們沒有人有權力對他人為所欲為
    
3.社會沙文氛圍會造成性侵案,也會造成男性性侵受害者的黑數增加
    
其實關於性侵還有很多事情可以說,那這次強調這些也差不多了。
    
性侵是可怕的,雖然我們把「殺人」視為最重罪,但是性侵不只摧毀一個人的生命,還摧毀一個人的「靈魂」,一個性侵受害者若沒有適當的治療跟安置還有處理,恐怕被後會有更多的案件。
    
近年來,最讓人恐懼的是,「小加害者」的出現。
    
性侵案比蟑螂更恐怖,就如同家暴案一樣,性侵案的受害者變成加害者的機率是極大的,而即使他不成為性侵案的加害者,也可能成為家暴案的加害者。
    
然後,男性的性侵案受害者變成性侵案兼家暴案加害者的機率極大,女性則是通常變成家暴案的加害者。
    
而性侵案的加害者往往來自熟人
    
因為熟人比陌生人更容易使用權控。
    
結果又多說了這麼多,這一階段還是先到此為止,希望大家都能夠學到些甚麼,然後,注意你身邊的未成年者,下次我們來討論這些未成年受害者的普遍樣態。
    
希望大家都能成為性侵害的預防者,讓我們一起大喊
    
undefined
    
TBC
    

本文件內統計資料來自內政部網站性別統計專區
http://sowf.moi.gov.tw/stat/gender/list.html

反性別暴力資源網
http://tagv.mohw.gov.tw/TAGV13.aspx

背景音樂來自CC授權網站purple planet紫色星球
http://www.purple-planet.com/

創作者介紹

某冬的普級窩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