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等待的果陀(GODO向)


  夏日的烈陽在空中散發他的熱力,薄薄的浮雲檔不住任何一點陽光。在這樣的大太陽底下,如非必要,還真會讓人不想出門,可是他的身軀,卻感受不到任何一點熱氣。

  即使像這樣,站在什麼遮蔽都沒有的墓園,他仍然沒有流下一滴汗。

  被破壞的汗腺、被破壞的眼睛、被破壞的身體機能,他的新陳代謝與其說是緩慢,不如說是近乎停滯。

  眼前是一片傳統的日式墳墓,每個人一塊小小的墓地,墓碑上簡單的刻著死者的姓名以及生卒年月日,旁邊豎立著幾跟木製的卒塔婆,兩個小小的花瓶,瓶中插著兩束百合。

  百合很好,是好花,因為她是白的,若是紅色的,他就看不見了。

  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他伸出手指,刻畫著墓碑上的人名。

  綾‧里‧千‧尋。

  的確是,綾‧里‧千‧尋......

  蹲下身,讓自己的視線能夠平視著眼前的墓碑,模模糊糊的字,綾‧里‧千‧尋。

  他又笑了開來,扭曲著嘴角,露出兩排牙齒,卻沒有笑出聲來,像極了神怪漫畫中惡魔的笑臉。

  可是他不是惡魔,真正的惡魔是那個害死他的女人,而那個女人也死了。

  他愛的女人─綾里千尋;他恨的女人─美柳千奈美,全都死了。

  「咕咕咕......咯咯咯咯......」他把頭靠在墓碑上,喉頭發出詭異的聲音,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而他的眼睛,被遮掩在紅色的眼罩下,乾澀的掉不出眼淚。

  所以,他應該是在笑的。



  他還記得,五天前他醒來時,只聞的到咖啡的香味、只聽的到醫生激動的把馬克杯打破的聲音,卻什麼都看不到。

  他沒花多少時間就明白了他的處境,他死過一次了,只是憑著科學的力量硬撐著他的生命,過了這些年,他醒來了。

  剛開始他的確是開心的。

  他激動的感謝救他的醫生,照顧他的護士;負責出錢的是他的恩師星影,當天不久他就來看他了。

  但是他感覺不到另一個人,他最愛的女人─綾里千尋。

  沒聽到她的聲音、沒感受到她的呼吸、沒聽見她的腳步。

  然而,面對他的詢問,星影宇宙之介,吞吞吐吐的回答了,他怎樣都想不到的答案。

  『千尋她......死了。』

  那一剎那,他簡直可以聽到腦中響起了暴雷。

  『你冷靜點,莊龍,是這樣的......』星影宇宙之介用他的那特有的緩慢嗓音素說著一切的事情,他的“死亡”,美柳千奈美的伏罪,還有繼承了千尋的徒弟──成步堂龍一。

  他連哭都哭不出來。

  所有的事情就這樣在他甦醒來之後一股腦的襲向他,他就像是個沒有辯護律師,直接被判了唯一死刑的罪犯。

  連掙扎的時間都沒有。

  最愛的女人、最恨的女人,全都離開他的世界;不,應該說全世界都離開了他,從他沉睡的那一天開始,世界依然運轉,只有他的時間停止。

  既然如此,又為什麼要讓他回來?

  沒有等待他愛的人、沒有等待他制裁的人、沒有等待他的人,他為什麼要回來?

  他抱著頭,怎樣都無法明白其中的理由。

  『莊龍,你好好休息一陣子,現在先不要想太多。』恩師的手拍在他的肩膀上,如同他的聲音依樣和緩而有力,可是他卻無法感受到任何一點安慰。

  他試圖在接下來一連串的檢查時間裡整理好思緒,包括現在該做什麼、以後要做什麼,但一切都是徒勞,他只感覺到茫然的空虛感,好像靈魂仍在另一個世界飄飄蕩蕩。

  但是若自己的靈魂在另一個世界,為什麼見不到她?

  為什麼見不到她?

  為什麼見不到?

  為什麼?

  經過了三天的精密檢查,醫生熱心的為他說明他的身體狀況,比如說他因為毒藥的影響,黑色素褪的差不多了,頭髮全都變白,當然皮膚也是;身體的代謝機能幾乎被破壞殆盡;視覺不用醫生說他也知道,毀了。

  照理說,這早就是個死人了。

  所以他必須服用藥物、定期回醫院檢查、還得戴上一個奇怪的眼罩,說是可以補強他幾乎毀滅的視覺。

  只是,看不到紅色。

  正確的說,是看不到以白色為底的紅色。

  他宛如行尸走肉的聽從醫生的指示,戴上眼罩,卻怎樣都找不到自己要定期回醫院檢查來維持生命的理由。

  他沒有活著的理由。

  啊......是的、是的,就算在沒有遇到綾里千尋之前他還是活的好好的,現在只不過是回到原來的生活而已,只是他的身體已經毀了,而且隨時都有死掉的可能,應該好好把握現在的時間,努力的活著......

  彷彿看穿了他的思想,星影如此對他說。

  『把握現在的時間,做什麼?』

  但是面對他這樣直接激烈的詢問,星影為之語塞。

  『我要做什麼!?把握現在的時間做什麼!?我能做什麼!?千尋不在了!仇人也不在了!我要做什麼!?我有什麼事情是必須把握時間去做的嗎!?』

  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他根本找不到活下去的堅持活下去的理由。

  星影也只能要他慢慢的想、慢慢的想......

  還有去看看千尋的墳。

  所以他來了。



  好真實的死亡感。

  不是像他一樣沉睡在病床上的死亡游離,而是只剩下了墓碑跟骨灰的死亡。

  他攤坐在墓碑的旁邊,像是喘息又像是呻吟一樣的笑。

  自己沒辦法保護的女人,死了。

  千尋第一次上法庭就受到了強烈的刺激,委託人自殺身亡,對她造成了莫大的傷害,怎樣都不願意再度站上法庭,所以他才去調查綁架案的真相,想要讓美柳千奈美伏罪。

  可是最後呢?自己差點被毒死,而在漫長的沉睡中,心愛的女人死去,而仇人也被所謂的“後繼者”送上了絞刑台。

  一無所成。

  保護不了心愛的女人,甚至連復仇也辦不到,沒有用的男人。

  「哈哈哈......咯咯咯......」

  天懸地轉天昏地暗,頭痛欲裂全身燒燙。

  啊對了對了,醫生說他不可以在太陽下待太久,因為沒辦法流汗來調整體溫,可能會被自己的體溫活活的“燒死”。

  那就去死吧。

  神乃木莊龍這個沒有用的男人,去死一死算了。

  連保護心愛的女人都做不到的沒用男人。

  反正千尋也有了後繼者......

  後繼者?

  這個名詞又在他的心底打下一道響雷。

  為什麼,那個後繼者─成步堂龍一,沒有保護千尋?

  既然被稱為“千尋的後繼者”,那一定是很有能力的了。

  為什麼沒有保護千尋?

  為什麼讓千尋無助的死去?

  像這樣的男人,有什麼資格被稱為千尋的後繼者?

  成步堂龍一有什麼能力?有什麼資格?

  成步堂算是個什麼東西!

  神乃木的心中感覺到無比的憤怒,就像是應合著他不斷上升的體溫一樣,熾熱的憤怒。

  成步堂能有千尋這樣的執著嗎?

  有千尋那樣的觀察力嗎?

  有千尋那樣對委託人無條件的信任嗎?

  千尋的後繼者?

  他絕不承認!

  像那種待在離千尋最近的地方,卻無法保護千尋的傢伙!

  他又笑了。

  這次他很確定自己在笑,打從心底的笑出聲音來。

  宛如從地獄爬上來的惡鬼的笑聲,響撤在寂靜的墓園裡頭。

  雖然是在熾熱的陽光下。

  那笑聲卻像在深夜裡一樣悽涼。

  過了一個月左右,檢事局裡多了一個神秘的檢察官。

  他的名字叫GODO。

  不管怎麼等待,都不會到來的GODO。

  一個沒有人等待的GODO。



後記:生出來了XD
其實,對GODO不能說是有很熾熱的愛,但是......
他讓我想起一個我很喜歡的人物。
因為心愛的女人死去而變成復仇鬼的男人。
對於他所說的“所有人都認為我死了”,其實是有很深的感觸啊,因為千尋看起來真的好像完全認為GODO不會活過來了XDD,沒有人等待他甦醒,可是他卻甦醒了......就算千尋本來有等待他,也因為死亡而中止了啊。
他終究成了沒有人等待的人。
啊,至於等待GODO啊......如果是有學戲劇的人應該知道吧,就是“等待果陀”。簡單來說,就是有兩個人在一個路口等著叫“果陀”的人,可是怎麼等他就是沒來。好呼攏的故事(滅)
當然這齣戲沒有我說的膚淺啦XD
只是因為小翼姐姐的點醒,我最後把這句話給加了進來。
有人等待著不來的果陀,以及沒有人等待卻醒來的GODO。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laj 的頭像
salaj

某冬的普級窩

sala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ily
  • COMMENT:
    拍手拍手!!

    寫的太讚了!~再多寫一點好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