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記憶很混亂了,因為打支線打太多(死)

 

回到尼泊爾海姆村中,Z還問TIFA說賽費羅斯去了哪裡,TIFA挺火大的說我不知道就跑了……

然後Z只好把C扛到旅館床上,C也醒了過來。

Z稍微詢問了C他認不認識TIFA,不過C很倔強的不說實話……

反而問Z說現在是怎麼回事。

結果被搞得一團亂的Z很自暴自棄的說他也不知道,還拿了劍起來似乎想砍地板洩恨……然後千鈞一髮收了回來靠在額前,似乎在向死去的A尋求勇氣似的。

C就問了他那把劍是怎麼回事,Z這時才想起了A曾經說過的話……

不能忘記,誇耀與夢想。

ZC道謝,然後很開朗的往床上一躺,C則搞不清楚的望著Z……

然後另一個同行的小兵來了通報,說賽費羅斯在地下書庫,Z就跑去找他。

發現S像是瘋了似的翻著一本又一本的資料,自言自語著Z聽不懂的事情,Z也拿他沒辦法,只好回旅館待著,七天之後……

 

尼泊爾海姆村,突然發生了大火……

 

在睡夢中的Z驚醒,發現村子已經變成一片火海(我說Z你很遲鈍囧……),而C倒在地上,喃喃地念著賽費羅斯的名字。

Z連忙尋找著賽費羅斯或其他人的身影,卻見到火海的另一端,賽費羅斯透著詭異的笑容微笑著,轉身離去……(這段影像ACCC都用,頗省成本……= =)

接下來這段基本上都是LAST ORDER的劇情了。

Z連忙追了過去,S果然前往了魔光爐,到了魔光爐前只見TIFA倒在地上,Z連忙追問TIFA狀況,TIFA卻把整個人縮了起來,明顯不想看到任何跟神羅相關的人,喃喃地念著對賽費羅斯的恨以及明明說好的……你為甚麼沒有來……

Z只好放下TIFA向著賽費羅斯奔去,只見賽費羅斯神情恍惚似的把傑諾芭的鐵殼拔了下來,露出泡在魔光溶液中不完整的女體……

Z追上去喝問S為甚麼要作這種事情,為甚麼要燒村、傷害TIFAS則無視於Z的念著……

「看啊,母親,這些不懂感恩的小蟲子來妨礙我們了……」之類的話語……然後與Z開戰了。

Z終究不敵S而被打倒在地,這時沒想到C居然到來了,趁著S要帶走他媽媽的時候拿起Z的大劍直接狠狠的往S的腰刺下去……(我說S你怎麼沒有被腰斬啊……囧)

C這招背刺十分有效,但是S果然不愧是S,不但沒被腰斬還沒流血咧……反而回過身來要把C給解決掉,把他給彈飛了出去。

接著S拿正宗處刑,賞了C一刀……沒想到C居然發揮了火災現場的力量把S給揮了出去!結果S居然掉落到了深深的魔光爐底下去了……(好吧這邊從以前扯到現在就是了……)

結果SZ都倒地不起,TIFA則被行腳的修行者救走(也是她的拳術師父),然後塔克斯跟科學部門來收拾殘局,ZC就這樣被當成實驗品帶走了……

 

然後……

 

恍惚中,Z似乎看到了A的身影,斥責著他「這樣也算是個SOLDER嗎?誇耀去了哪裡!?」然後轉身離去。Z連忙喊著A的名字想要追上他,結果世界發出玻璃碎裂的聲音……

Z整個人倒在地上。

一個實驗員走了進來,看見倒在地上的Z似乎想要收拾一下,結果Z就起身把對方打昏了。

雖然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不過Z看到了一邊被放在魔光培養槽中的C,連忙把他也放了出來,看到桌上的紀錄就知道自己跟C被當成實驗品,就想說要帶著C逃走。

沒想到才出了神羅屋敷到村中,就看到尼泊爾海姆村像是沒事一樣的矗立著,但是才驚訝一下而已,如潮水般的神羅兵就湧上要逮捕他們。也沒機會解釋或是搞清楚狀況,Z把對方都打倒,卻覺得體力不支,只好又把C帶回了神羅屋敷,想說晚上再出發。還去找了一套衣服給C換上……1st的服裝。

這時會收到來自神羅的MAIL,大概泡在魔光中之前都收不到訊號吧(胡扯),收到的有ZS以其C他們的殉職通知,還有Z的好朋友發來的簡訊,說不相信他死了,請他回信;受他照顧的後輩也寫信給他,說自己已經發達了,一定可以幫助他的……

晚上,ZC再次帶了出去,這次雖然也受到阻撓,但是總算成功的擊退了,然後走到了海邊的Z迷茫的想著接下來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自言自語的說著「安傑爾,我該怎麼辦才好?」。不過雖然很失意,還是沒有喪失警覺,對著背後偷偷接近的人打了招呼……

「好久不見啦,希斯涅」

沒錯,就是塔克斯的希斯涅,她要來追捕ZC的。

Z就說請她放他們走,可是希斯涅悲痛的說這是任務,把巨大的手裡劍扔了過去,Z輕易的把手裡劍擋開,要她不准過來。

「下次就是認真的了」

接著Z回到C的身邊,跟C說軍隊跟塔克斯都變成對手了,危機很強啊,還是早點休息吧。

沒想到希斯涅也跟來了,Z拿出武器喝問她想怎樣。

希斯涅卻看著無神的C逕自的問著「這不是在尼泊爾海姆跟你一起回收的嗎?他怎麼這樣?」

Z「魔光中毒啦!」

看著C的狀況,希斯涅拿出手機,跟卓恩回報目標逃跑了……

Z對希斯涅道謝,希斯涅還附贈了一台摩托車給他當禮物XD

 

Z騎著摩托車在高架橋上奔馳著,快樂的喊著「神羅製最棒啊!」,卻看到標示排上有兩個單翼的身影……

「還來啊!」

不爽的Z下車拿出了刀子要應戰,兩個G COPY看起來要跟他打的樣子,這時卻一人突然從他背後踹了一腳把他踹倒……XDDDD

沒錯!就是我們的文藝青年G先生!把對方踹倒之後叫COPY壓制住Z,自顧自的開始念起詩來了……而這時的G,上半身幾乎都是慘龜裂的……

G說他聽說了Z被用來作實驗的事情,利用了S的細胞來引導傑諾芭之力的實驗體。

還搞不清楚自己狀況的Z還說「是、是這樣嗎囧?」

然後G就做了個再嘴邊咬什麼的手勢,就看Z身後的G COPY居然把Z被扯下來的頭髮吃下去了囧!!!!

Z一整個大囧,G則說那細胞就是女神的禮物,可以阻止他的劣化。

Z說出了連我都贊同的話……

「你,好奇怪。」

G則說著Z是怪物,少點細胞也不會怎樣的話,Z就說你才是怪物啦!

G也不管他就念著詩飛走了……

然後吃下Z頭髮的G COPY,則變成了更可怕的怪物……

打倒牠吧……

打倒了G COPYZ再次的念著……

怎麼辦啊……安傑爾……

 

接著鏡頭一轉,Z帶著C回到故鄉了!

「看啊!這是我的故鄉!剛加加!」

Z就把C安置好了之後想要回家看老爸老媽,沒想到還沒看到老爸老媽就先看到了希斯涅囧……

希斯涅就說Z的行動也太好猜了點,你的故鄉跟另一個人的故鄉都佈下天羅地網了,還賣關子問他猜不猜得到另一個人的故鄉是誰的

不過沒兩下就說了是安傑爾的故鄉……

希斯涅還很訝異Z居然不意外,Z就說昏迷中有看到A的感覺,所以他還活著也不奇怪啦……希斯涅總之就勸告Z別回來,還說他雙親都很好,雙親還誤以為希斯涅是Z的女友……

總之,希斯涅給Z十五分鐘離開,轉身就走了,沒想到一邊的居然看到了安傑爾的翅膀,Z連忙喊著A的名字,對方卻飛走了……

Z連忙追了過去,看到的卻是G跟同樣也半身班白的霍蘭德博士!

原來霍蘭德博士也被注射了G細胞……(我這邊推測是G強迫他的,不然他不會乖乖的找解決劣化的方法囧)

博士跟G說,那個失敗的C身上有的J媽媽細胞可能比較完全,要把他帶走,然後G就留下蘋果飛走了。

Z自然要去阻止他們帶走C,結果G COPY留下來跟他打了一場,害他慢了一步才趕到。

就看C要被博士動手動腳的時候,一個狼狽的白色翅膀擁有者從天而降把博士等人推開,居然是劣化的安傑爾!?Z來不及問,就先追上去解決了博士!

 

解決了博士之後回來一看,那個劣化的安傑爾,自稱是拉薩德總管,原來他也是A COPY……

他說自己的半生因為復仇而搞得亂七八糟之類的話,現在才醒悟,G他也是受害者,希望Z可以幫幫G……

Z說自己也搞不清楚要怎麼幫啊,手上還拿著笨蛋蘋果在玩……一邊自言自語著搞不清楚G所說得女神的禮物到底是什麼,他到底想怎樣……

然後兩人看到蘋果終於領悟了G應該會去哪裡……沒錯,就是G的故鄉……

 

累死了,先到這邊OTL


-----
創作者介紹

某冬的普級窩

sal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