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介紹】弦樂與節奏

 

在艾德文的新CD《史特拉提瓦里》發售之前,先來介紹一下芒果的代表性CD以及裡頭的曲子。

此後某冬還會持續的介紹每一首曲子,希望各位能夠更了解他、更喜歡他的音樂。

首先,跟各位翻譯一下CD的開頭介紹(笑)

 

 

At an age when other violinists have just graduated from the conservatory, Edvin Marton can already look back on a successful cLassical career.
在其他小提琴家才剛跨出學校的年齡,艾德文 馬頓已經可以被視為一個成功的古典音樂家


The young Hungarian is at home on aLL of the world’s leading stages — both as a soloist and with his own chamber orchestra.
這個年輕的匈牙利人以一個獨奏家與他帶領的室內管絃樂團,站在世界領先的舞台上。

His musical studies took him from Moscow, Vienna via London and Budapest to the prestigious Juilliard School in
New York, where he found a new love in the Local cLubs — a steamy affair with modern electronic grooves and the chill-out sounds of Manhattan’s bars.

他的讀了莫斯科、維也納音樂學院、布達佩斯李斯特學院、茱莉亞音樂學院,在茱莉亞音樂學院,他在曼哈頓的酒吧裡找到了一種新的愛,電子樂與現代音樂。(好難翻Orz)


A Love which inspired Edvin Marton in finding his own style and writing his compositions on “strings "n" beats”.
這樣的愛讓艾德文馬頓發現了他自己的音樂形式,因而譜成了《弦 樂與節奏》


In bonding music from past centuries with modern digital sounds,Edvin Marton has brought his own musical vision to fruition.
結合了古典音樂與現代電子音樂,艾德文馬頓找到了自己的音樂感 。


Well- known themes from cLassicaL compositions meet thepulse of modern music.
我們所熟知的古典音樂遇到了現代音樂的融合。

And there’s one partner on whom Edvin can always depend on for this musical adventure: his violin — an originaL
by Antonio Stradivarius dating back to 1697 — tends every piece its own unique sound.
而這兒有一個艾德文可以總是依靠著他來進行這種音樂冒險的夥伴,他的小提琴─由安東尼奧‧史特拉提瓦里在1697年製造的提琴─ 在每一個片段延續他獨特的聲音。


“My music is a bridge between classic and pop. It can't be pigeon-holed. It’s my music — my souL, my thoughts,
mother nature as I experience her!”    Edvin Marton
我的音樂是古典與流行之間的橋樑。他無法被分類,他是我的音樂 、我的靈魂、我的想法,我的天性、我的體驗!     艾德文 馬頓

 

某冬心得

說真的,看完整段介紹,第一個想法是,英文好難,不過也好親切(炸),比匈牙利文好啊囧

  外國人很喜歡用"love"這個字哪,對音樂的愛,對現代音樂的愛,讓艾德文‧馬頓背離了古典音樂之道。他發現了真正屬於自己的東西。
  但是必須特別注意到的是,他有個不可或缺的夥伴,史特拉提瓦里提琴,我們所熟知的傳說古典名琴,而艾德文手上這把,叫做「Goldfish」,金魚,而他稱呼他為「Cunci」─一個艾德文可以總是依靠著他,來進行這種音樂冒險的夥伴。
  聽過了艾德文以前的音樂,那片《薩拉薩蒂》之後,我更那認為這一琴一人是命中注定要相遇的。
  正如由里老師所說的,「艾德文有美妙的聲音以及精湛的技巧」,在薩拉薩蒂編寫的小提琴曲中,可以感受到那纖細敏銳,甚至可以說是高雅的演奏方式。那時他手上拿的也是一把十七世紀流傳下來的名琴,也是一把聲音美妙的好琴,那寬廣渾厚的低音非常的美妙,可是到高音的時候卻莫名的讓人感覺欲振乏力。也許是因為我已經聽慣了艾德文用Cunci演奏出來的瘋狂高音,演奏著古典音樂的艾德文,纖細、美麗、優雅,卻缺乏熱情。但是這並不是因為古典音樂無法熱情......聽穆特的演奏就知道,古典樂也是可以演奏的很囂張的(什麼話)
  但是,他用Cunci所演奏的每一首音樂,我所聽到的音樂,卻都充滿了他的自信、熱情,以及激昂的音樂靈性。
  博客來音樂館的介紹中,我最喜歡的還是那句話「那小提琴似乎逸出它歷經三個世紀的古老風貌之外,在這時而迷幻、時而強烈震撼的音響下,痛快地宣洩了三百年來的禁錮」
 
 而對艾德文來說,又何嘗不是呢?他從四歲開始演奏古典音樂,演奏到二十多歲,十多年的歲月,演奏著古典音樂,摸索著自己的道路,演奏著甜美的聲音,操縱著高超的技巧,卻始終覺得「這不是我的音樂」的年輕人,在碰到了這把被關了三百年的史特拉提瓦里之後,受到了怎樣的震盪呢?
  當他從瑞士銀行經理的手中,接過這把三百年來沒見過光的提琴,是否就像見到了自己那迷惘、被禁錮的音樂人生呢?

  不是古典!不是爵士!那些都不是我的音樂!我要走的更遠一點!可是要怎麼走!誰來陪我走!
 

  如果說與那些DJ們的認識,在曼哈坦酒吧的音樂啟蒙了這個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小提琴手,而這把史特拉提瓦里,想必就是照耀他的明燈,成為陪他冒險犯難的夥伴,嘗試著古典與流行之外的道路,屬於他的跨界音樂。
  正如他所說的,電子音樂在這個時代已經不稀奇了,把古典樂器應用在流行歌、把電子音樂應用在古典樂,這些都所在多有,可是他認為自己的音樂還是無法被分類,因為那是他的靈魂、他的情感、他的天性!
  真的硬要分類的話,恐怕只能夠分出「Edvin Marton」而已了(笑)
  而如果沒有他手上這把金魚‧史特拉提瓦里,這個年輕人,絕對不會是我們現在認識的艾德文‧馬頓。
  而也許正因為他知道自己的音樂缺少不了這個伙伴,他所創作的第一首曲子,簡直就像是在對史特拉提瓦里致敬、讓史特拉提瓦里盡情吶喊一樣。

Magic Stradivarius

如同魔法一般,神妙的史特拉提瓦里。
點我前往



-----
創作者介紹

某冬的普級窩

sal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